分享:

中航传媒:疫情让我们转向“飞”在“云”上

2020-03-20 18:10:52 中国航空报 姜坤英 宋婉宁

 

中国航空报讯:一场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很多人、很多计划, 金梅也不例外。她所在的中航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航空工业出版社),在疫情暴发之初,就开始对原有的工作方案进行调整。基于出版社资源平台,免费开放电子书在线阅读、“航空工业科技信息资源共享平台”教育对航空类院校免费开放访问等战“疫”举措在春节期间相继展开。与此同时,金梅和团队成员们也在为上线航空科普直播课堂忙碌起来。“做线上科普这个想法, 出版社一直有,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金梅说。疫情发生,学校延迟开学,孩子们都待在家中, 航空科普直播课堂面向中小学生再合适不过。他们在已出版的书库里挑选适合直播的内容,优选出《魅力纸飞机》和“青少年航空研学科普丛书”, 这些图书包含的航空科普内容可以与网上直播相结合,实操性强,内容传授也更为直观。紧接着, 金梅拨通了杨烜的电话,杨烜从事航空科普工作多年,又是“青少年航空研学科普丛书”《感知航空》一书的作者,课堂交给他也更稳妥。巧的是,电话那头的杨烜也正为受疫情影响不能如期举办的航模讲师培训活动寻找着解决的办法。

杨烜的直播课注重启发孩子的创造力。_副本

杨烜的直播课注重启发孩子的创造力。

34

35

一番沟通,两方当即决定将教师和学生都拉进来,尽快上线直播课程。学生不能出门购买制作材料、家里空间有限,课程就要选择对环境要求低的纸飞机制作,于是教学的重点就放在如何精准飞行的原理和方法上,实现真正的“飞”。虽说杨烜经常在学校讲课,但直播也是头一回, 咨询了相关人士,东拼西凑了一套设备后,金梅被杨烜拉进了直播测试群。网络卡顿、声音不稳定、进度流程、是否能够回放等问题,让他们在不同的直播平台来回进行着选择和调试。“这就 得一点点地做,慢慢就熟练了。”杨烜说,关麦克、切换ppt、切换工作台,测试中一套动作从忙乱逐渐变得流畅,“老师忘开麦克”的笑话也不再发生。

36

疫情期间,《航空知识》主编王亚男参与了多场直播,丰富的科普经历也让他对科普如何与学生的课本知识点联系起来有了自己的认识。

疫情期间,《航空知识》主编王亚男参与了多场直播,丰富的科普经历也让他对科普如何与学生的课本知识点联系起来有了自己的认识。

与此同时,为了让更多居家的人们感受航空科普的魅力,中国航空学会与新浪微博联合制作的“航空科普助力疫情防治系列”也在同步准备中。“随着传播渠道的发展,我们的航空科普工作也要不断地创新。疫情当前,航空学会发挥资源优势,与各渠道合作开展线上科普宣传,让学会科普服务更加贴近大众,达到广泛的推广效果。”中国航空学会科普部部长赵霜红告诉记者。课程邀请了《航空知识》主编王亚男、张北县树儿湾小学的老师兰学渊等3人进行此次线上授课,与中航传媒的直播课堂不同的是,该系列课程内容更偏重于大众航空科普。“在整个课程设置上,我们要兼顾各类人群。”中国航空学会科普部负责此次网课教育推广工作的金峰说,本次网课航空学会总共组织了五节课。授课老师兰学渊此前也没有直播经验,所以金峰与兰学渊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两人通过网络, 好几次讨论到凌晨一点多。

新冠肺炎疫情对今年即将高考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来说,或多或少都有带来一定的压力,更何况是在疫区武汉。航空工业沈阳所戴亚光的姐姐是武汉一中高二(13)班的班主任,春节里问候的电话中,戴亚光听出了姐姐的担忧——病毒、高考, 武汉的情况让班里的孩子们隐隐有了消极情绪。作为班主任, 姐姐每天除了上网授课之外,还要帮助孩子们调整心态、缓解压力。“我觉得自己应该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这些孩子们。”挂断电话,他马上在自己所在的综合强度部群里说了这个想法,大家都认为这是个很有意义的事情。但是,一群已经离开校园多年的人如何与00后们交流呢?大家开始头脑风暴,给孩子们写信、拍视频、寄励志书籍……最后,参加过航空科普进校园活动的杨翔宁等人提出是不是可以利用“云课堂”进行远程科普。听说了强度部微信群这个“金点子”,所团委立即组织大家把活动方案定下来,并着手搭建云课堂。

一场主题为“胸怀、勇气、坚持”的云课堂,连接起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航空工业沈阳所与武汉一中高二(13)班的师生。

一场主题为“胸怀、勇气、坚持”的云课堂,连接起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航空工业沈阳所与武汉一中高二(13)班的师生。

寻找网络直播最佳场地、更好的通讯能力保证视频的流畅,解决技术问题对设计飞机的人来说不是难事,他们更关注的是给这些高二学生讲点什么。于是,“一纵小分队”提前进入高二(13) 班的班级QQ群,搜罗同学们感兴趣的问题。几位老同志针对性地整理了飞机设计的基本知识和航空先辈们的动人故事;年轻的小伙子们开始为制作活动预热PPT忙活起来,并着手录制了“航空科普进校园”“武汉加油”等短视频;为了让孩子们清晰地了解试验模拟机在天空飞行时的状态,综合强度部的专家们也被拉进来,模拟上课场景,讨论教学方法。

 

开讲啦

2月17日,“直播课堂:教孩子在家学做模型飞机”第一期课程正式上线。

2月21日,“航空科普助理疫情防治系列”正式上线,兰学渊作为第一位出场嘉宾开始了系列课程第一讲。

2月28日,一场主题为“胸怀、勇气、坚持”的云课堂,连接起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航空工业沈阳所与武汉一中高二(13)班的师生。

疫情期间,李俊的父母参与到儿子的学习中。

疫情期间,李俊的父母参与到儿子的学习中。

“重新设计课堂,将知识传授、运动锻炼相结合。”杨烜说,制作、调整、测试的时间穿插着来, 上课不能让孩子感到枯燥,要激发他们的兴趣。也正因此,他也在课程中融入了“感知航空”丛书里探究式元素。“不只是学着做一个飞机,还要在学中通过参数、角度的调整,看到飞机的变化,要让孩子们有思考,动脑筋。”李俊是众多学生中,令杨烜印象深刻的一个。“根据数据显示飞机的横截面越小,飞行速度越快;反之横截面越大,飞行速度越慢;且横截面的比例与速度成反比。这也解答了我的一个疑惑,就是在飞遥控飞机的时候,为什么不同型号的飞机,他们的飞行性能是不一样的……”北京市九十四中学的李俊通过观看直播课,着手写了一篇研究性文章《探究横截面对飞机速度的影响》。为了完成试验, 李俊全家总动员——妈妈计算时间、爸爸负责投掷,李俊统计结果,拍照,计算……“这次试验, 我不仅解答了心中的疑惑,也体会到航模的魅力。试验中也遇到很多挫折,甚至一度想放弃,但最后还是坚持下来。感谢杨老师对我的指导、帮我纠正错误,感谢父母陪伴、鼓励和支持。这次试验让我更喜欢航模了。”

“大家看到前几天运20去武汉运送医护人 员和物资了吗?”杨烜在课程中,也不忘融入一些人文航空的元素,例如,歼10总师为何更改自己的生日等故事,让孩子们更加深入地认识航空、了解航空。

屏幕那头,孩子们有所收获,因为疫情迟来的快递也送来了直播的专业设备,杨烜的网课进行得越来越顺利。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航空学会科普部的微博账号活跃度非常高,与新媒体联系也更加紧密。“兰老师,语速、语调还要再做些调整。”第一节课后,金峰和兰学渊通过受众的反馈,寻找着哪个阶段“火苗大”并分析其中的原因。与杨烜一样,几次直播后,兰学渊一节比一节熟练。尽管课程中间也有些小问题,但之后都逐渐规避掉了。课程熟练,加上传播广泛,便有了爆款《看!吸管如何变飞机》。

武汉高二(13)班的同学们一进入云课堂, 就看到了戴着口罩的赵飞宇和孙元昊正手持“飞鲨”舰载机的模型,在屏幕里向大家打招呼。尽管也在QQ群里和大家混个“脸熟”,但坐在屏幕前起来仍不免有些忐忑。“第一次通过网课进行航空科普,对于讲师来说,因为看不见同学们的反馈,感觉面对的是一个‘虚无’的互联网, 压力更大一些。我和飞宇都是‘90后’,面对一个班的‘00后’,直播时会不会有冷场、尬讲等问题,我们心里并不是很有数。”孙元昊说。但当一架架战斗机以各种姿态出现在画面中时,那边的屏幕里发出“好酷”“高科技”“这也太帅了”的赞叹,同学们的热情与好奇逐渐被点燃,屏幕上一朵朵盛开的“小红花”也让两人放松下来。

“舰载机是如何着落呢?大家看下,就靠它——拦阻索。”“飞机设计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一百多个专业领域,每个领域都是一门深奥的学科,各领域又需要彼此密切配合, 因此飞机的研制周期往往需要数年甚至十余年的时间。”

“飞机之间怎么发现对方?”“四代机和五代机的区别?”……

每个知识点的讲解、一个个问题的解答,直播课时的吸引与被吸引,让同学们暂时忘记了窗外的疫情,也让孙元昊和赵飞宇恍惚间有了“网红”的感觉。根据之前做的准备,俩人也在课程中间穿插了一些航空人的故事。对于高中的学生来说,他们有自己的兴趣点,也会有自己的思考。“好像中国是既可以解决配装鸭翼,也解决破坏隐身的问题吧?”互动环节时,看到对话框里发来的这个问题,赵飞宇不禁暗自窃喜,班里果然有“小军迷”。直播课后,老师反馈说学生们特别喜欢这节来自远方的直播课,“孩子们正处于人生的一个选择期,如果我们的一些努力,能让他们了解航空,将个人兴趣转化为后续人生的目标,我们这节直播课就有意义了。”戴亚光说。

在“云”上

2月22日,王亚男出现在“航空科普助理疫情防治系列”课堂上。作为《航空知识》主编的他,不仅经常在各媒体上进行专业解读,也在公益科普领域做着很多的知识传授。《航空文化的风尚印痕》直播课结束后, 王亚男和记者分享了他感受到的现场授课和网络直播之间的差异:在他平时的讲课中,对科研院所进行的技术形态分析、产业报告等内容,更适合现场授课;而对大众、青少年群体的科普,互联网提供了一个特别大的舞台。他也举例说,一年如果讲30场,每场平均500人,总共也就15000人。但网络科普课如果几十万人同时在线, 科普的受众面立刻扩大了十几倍。“网课传播力更广泛,一年受众数量不如一次多。”

37

兰学渊在演示如何让纸飞机飞得更稳。他的网课《看!吸管如何变飞机》观看量达到29.8 万人次。

兰学渊在演示如何让纸飞机飞得更稳。他的网课《看!吸管如何变飞机》观看量达到29.8 万人次。

记者也在新浪直播数据统计中看到,兰学渊的《看!吸管如何变飞机》一课创造了此次直播课的最高纪录,观看量29.8万人。“航空科普助力疫情防治系列”中的三位老师,七节直播课, 平均每节课收看人数21万,由此可见大众对航空科普、航空文化的关注度非常高。“直播课让更多喜欢航空的人,不受时间、地点等条件所限。”王亚男也进一步指出,目前网课只能通过小视窗里的PPT,讲师的动作和声音来传递信息,观众问题只能留到最后进行解答,未来授课形式如何多样化,授课老师在语言风格、方式方法上也要进行改进创新,由此也对网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不是王亚男第一次网络直播,此前他也在中航信托第二季中航财富公开课中也做了一期公益航空科普的直播。多次的科普经历也让他对科普如何与学生的课本知识点联系起来有了自己的认识。“我们可以思考一下,当课本中讲到抛物线的内容时,可以加入弹道武器的原理,是不是会让知识点更加有趣?”

孩子们的优秀作品将在不久后进行集中展示。

孩子们的优秀作品将在不久后进行集中展示。

中航传媒第一期直播课程结束,学生开学的消息还没有动静,“直播课堂:教孩子在家学做模型飞机”第二期课程已继续开讲。“我们会一直坚持到孩子们返回学校。”杨烜说。因为各地学校的网课开始上线,考虑到孩子们学校的课程安排,原来一周三次的课程,调整为每周二、四、六的下午4点。“二期课程与一期课程相比,难度有所增加。孩子们如果理解得不够,可以通过回放弥补一下错过的知识点。”杨烜说,他和金梅针对每次授课后收集整理着孩子们的学习体会和作品,并梳理需要改进的地方。“尝试还在不断进行中,这让我们在科普知识跟进社会发展, 体现灵活多样上有了更多的表现方式。”金梅说, 以前受授课老师时间、组织学生等原因,网上科普课程推进过程比较慢。特殊时期,大家都“宅”在家里,原本排课很多的老师、学生都有了时间, 多种因素叠加让线上科普快速变成现实。通过线上科普直播课,也让出版社对未来图书的选题、出版等方面有了新的思路。

疫情还没有结束,网课里有孩子们学习的身影。无论是一场温暖的援鄂直播课,还是航空学会可以不断回放的科普教程,以及一直陪伴孩子们直到开学的老师,“飞”在“云”上的航空科普模式,都为人们带去了特殊时期的特殊问候。同时,也为航空科普的创新发展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未来“云”上的日子,一架架飞行器会“飞”得更高、更远。

责任编辑:实习生 张若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