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并肩作战”的别样浪漫

2020-02-28 14:19:37 中国航空新闻网

中国航空报讯:晚饭时突然接到了王斌斌打来的电话,“前两天您约的采访还需要吗?”隔着听筒,略带沙哑无力的声音让我能感觉到他情绪的低落。“当然了”,我一阵欣喜。两天前,我曾约王斌斌想对他进行采访,因为他一直在北方试验外场,爱人又在抗疫的第一线,被他断然拒绝了。他说“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像她们这样坚守岗位、冲在一线的人太多了,没什么值得宣传的”。

对于他今天态度的转变,我非常好奇。他告诉我,“我爱人太难、太累、太不容易了,我只是想通过我们的故事,告诉大家,在这场必胜的战‘疫’里,我们曾经努力过、奋斗过……”

航空工业特飞所总体气动研究室的王斌斌是一名来自遵义的贵州小伙,2012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所里工作。在荆门这个山清水秀的小城里,他不仅圆了儿时的“航空梦”,还寻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爱人陈灵霄是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两人爱情的结晶可爱的小女儿,如今已经三岁了,一家三口过着平静幸福的小日子。

2019年9月,特飞所浮空器型号任务要到北方外场试验,王斌斌作为技术骨干,必须跟队到现场进行第一手试验资料的搜集。可这一走至少一年半载,爱人鼓励他说:“你去吧,家里有我。”就这样,王斌斌带着家人的理解与支持奔赴外场。转间年关,试验任务正在加紧进行,想着自己不能回家过年,他便把父母从老家接来陪爱人孩子过个团圆年。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这一切都改变了。

1月27日,王斌斌接到妻子的电话,说要进入一线抗疫。说实话,他心里有太多的害怕与担心,自己不在家不能帮爱人分担,孩子又太小需要人照顾,再加上疫情肆虐风险太大。可是王斌斌更清楚,自己的白衣天使披上“战衣”的那一刻,就变成了救死扶伤、捍卫生命的“勇士”。

就这样,一家三口分隔三地,一个在北方外场战风雪,一个在抗疫一线战生死,孩子则交给老人帮忙照顾。

北方的冬天异常寒冷,王斌斌每天都得裹着厚厚的军大衣在空旷的外场观察着试验状态,记录着试验数据。恶劣的天气可以忍耐、简陋的生活可以克服,然而最让他无法割舍的就是长期见不着的三岁的女儿,最让他牵挂的就是奋战在一线与病毒搏斗的爱人。

对于王斌斌来说,每天要做的事就是忙完工作静静地躺在床上,等着爱人发来视频连线。“我们约定好了的,我从来不主动跟她连视频,一是怕她正在忙,另外是怕打扰她休息”。王斌斌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等,有时候抱着手机等着等着就睡着了。早晨起来,看到爱人发来的文字或语音,一般都是会聊一聊病人的情况,或是嘱咐他要注意身体之类的。王斌斌知道,爱人又忙到了深夜。

作为荆门市首例ECMO团队护理的骨干,王斌斌的爱人1月27日就主动请缨,参与了荆门市一名危重病症患者的抢救与治疗当中。20多天对病人的悉心护理,20多天与病魔的拼死博弈,她们成功从死神手中把病人“抢”了回来,成为当地首例ECMO治疗成功脱机的患者。雾气打湿了护目镜,口罩遮盖住了面庞,患者可能直到出院都未曾看过她们的脸,却知道她们是最值得任赖的人。

而在北方的王斌斌除了时刻挂念着爱人的安危之外,也经历了一场“与天斗”的较量。

2月14日北方突降冰雪,而打头阵的是冻雨。王斌斌和他的队友们知道,这又将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由于气温极低,冻雨落在地上和球体上立即结成了冰,一会儿的功夫,球体就裹上了一层坚硬的“冰壳”。当现场队员们刚刚除掉冻雨后,大风裹挟着大雪从天而降,雪粒如沙、颗颗分明,拍在脸上针刺般疼痛。

漫天的大雪铺天盖地地“倒”在球体上,除不完也冲不尽,王斌斌和队友们在地面配合空中除雪人员作业,他们死拽着吊篮保护绳,在凛冽的大风中把持着锚泊车、在泥泞的雪地里移动着除冰机、在漫天的飞雪里输送着除冰液……“战斗”结束,王斌斌的衣服已经被冻成了僵硬的“盔甲”。

半载的外场坚守,数十天的抗疫奉献,这对年青的夫妻,相距千里难相见,唯靠文字诉依恋。家中三岁的女儿想妈妈想得厉害,就吵着要跟妈妈连视频,但是陈灵霄从来不接,“她说怕孩子看见她哭,其实我知道,她是怕自己看见女儿忍不住哭。”王斌斌说道。

孩子交给父母,王斌斌放心;可是父母对他们小两口却是没日没夜的担心,王斌斌只有隔三岔五向老人报个平安。由于疫情形势严峻,社区实行全封闭管理,老人必要生活物资的采购有时只有依靠社区和志愿者帮忙。

一个在外场与上天“扳腕”,一个在一线与疫情“决战”。他们以平凡演绎着“并肩作战”的别样浪漫。甜蜜的微笑,柔情的双眸,虽然寂然无声,却胜过海誓山盟;真情的凝望,痴心的守候,或许不够浪漫,却是最长情的告白。

责任编辑:实习生 曹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