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航空业的技术创新与国际合作

分享到:

中国航空报讯:2月11~16日,2020年新加坡航展仍然按计划如期举行。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常务董事谭光辉指出,“尽管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但今年全球企业仍较为积极地参加了新加坡航展,反映了国际企业对新加坡在航空航天领域付出努力的认同,也是新加坡为航空航天界带来的价值的有力证明。这个行业对新加坡来说是一个亮点,并将继续为新加坡企业和新加坡人创造良好的机会”。

1

新加坡空军F-16D

虽然没有像中国、日本或印度那样拥有自己的本土航空航天制造业计划,但新加坡却是航空航天产业的领军国家之一,在其境内共有130家航空航天公司。新加坡在2016年被英国《金融时报》称为“未来的航空航天城市”,称其在吸引投资方面已经超过了不少国家,是“创新的诱人之地”。

据英国媒体FlightGlobal在新加坡航展期间报道,英国罗罗发动机公司于2007年宣布计划在新加坡建立工厂,当时罗罗将其称为“未来工厂”,并表示该工厂在遄达发动机的开发及罗罗与新加坡的关系方面都具有重要地位。在2017年,罗罗又宣称实里达园区是新加坡数字化转型的“重心”,尤其是在该国的航空航天领域。这表明罗罗对新加坡在航空产业链中的地位充满信心。

罗罗也将其新加坡的工厂建设成一个新技术应用中心,目前该工厂正在大量应用工业机器人。这是罗罗在英国总部之外的唯一的遄达发动机钛合金风扇叶片的生产工厂,目前拥有两个生产单元:一个用于总装遄达1000和遄达7000发动机的总装设施,以及一个用于风扇叶片总装的设施。该工厂率先在风扇叶片生产的钛合金超塑成型工艺中采用机器人,机器人将风扇叶片放入加热炉中,将其扭曲成型并在高温下用惰性气体进行保护。这些机器人于2019年第二季度被引入新加坡工厂的生产线,甚至比英国总部的工厂应用机器人还早。

在过去的生产中,生产过程通常需要3名穿着防护服的工人来执行, 工人操纵一个平台将风扇叶片小心地放入加热炉中。而现在机器人将取代他们执行这一操作。罗罗表示,与工人相比,使用机器人可以提高生产率和安全性,并带来质量效益。

在上述钛合金风扇叶片的生产工艺中应用机器人只是新加坡的航空航天企业采用创新技术的一个新案例。

除罗罗外,美国发动机制造商普惠公司也在实里达产业园拥有自己的一处制造工厂,这家工厂在2019年9月宣布将采用自动化的检测、加工和装夹设备,有助于提高检测质量并降低零件检测时间。普惠的这家工厂将是世界上第一个将上述工作流程进行自动化“转型”的工厂,而且普惠公司试图将其作为业务扩展的一个重要部分。

新加坡航空零件公司将率先使用机器人和“具有自学习功能的AI视觉辅助系统”在发动机涡轮叶片的修理中进行自动化检查,以简化劳动密集型的手工检查过程。

普惠公司表示,这些举措是“互联工厂”行动的一部分,有助于提高产品质量,且将履行订单的时间缩短30%、将机器闲置时间缩短30%,并将能耗降低10%。

新加坡本土的航空服务巨头企业ST工程公司也一直走在创新前沿, 其航空航天部门使用“Smart MRO”技术面向未来。在一个演示案例中, 配备3D扫描仪的无人机在检查飞机机身是否有缺陷。

2019年6月,ST工程公司在与新西兰航空公司合作中,采用DroScan系统进行此类试验。新西兰航空公司的波音777在新加坡樟宜机场进行大修时,采用了无人机来检查飞机的机身,检查时间从6个小时缩短至2个小时。无人机沿着飞机的外部已规划好的路线拍摄一系列高清照片,然后由专业软件对其进行处理, 以进行检测并进行缺陷分类。

在“Smart MRO”技术下,ST工程公司还采用了其他先进技术,例如增强现实(AR)、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等。ST工程公司介绍,AR眼镜为技术人员提供了任务的视觉提示,并提供了远程连接的支持,而腕戴式设备则可以实时跟踪人的肢体活动。

空客于2016年在实里达开设大型工厂,利用其在新加坡的基地来探索“未来机库”的模样,并研究可提高MRO运营效率和生产率的新技术, 包括使用3D打印和数据分析来改善工作效率等。波音公司在新加坡拥有其亚洲最大的培训和专业服务机构。该机构拥有6个全飞行模拟器和4个飞行训练器,而且是波音仅有的两个能为波音787复合材料维护提供人员培训的机构之一。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 贾茹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