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本F-3战斗机计划新进展

2020-01-02 19:02:27 中国航空报 黄涛

中国航空报讯:12月20日,美国《航空周刊与空间技术》网站报道称:日本防卫省最近发布了该国下一代战斗机的新设计方案,显示比以前更加关注航程与有效载重。

日本官方最新发布的下一代战斗机设计概念图。

日本官方最新发布的下一代战斗机设计概念图。

该图片并未被确认为首选设计, 而是作为防卫省从2020年4月1日开始的新财政年度为战斗机及相关技术提供280亿日元总经费的素材出现。

防卫大臣河野太郎在2019年12月17日提到的项目计划名称从“未来战斗机”改为“下一代战斗机”(NGF),已在防卫省2020财年预算的日语版报告中得到确认。这种双发战斗机将在本世纪30年代投入使用,日本正在考虑与英国及美国伙伴合作的建议。

新方案与之前最后展示的设计有着显著不同,后者被称为26DMU,在2014财年开展相关工作。新设计在某种程度上让人联想到拟议中的“未来作战航空系统”(FCAS)和“暴风”战斗机计划。前者由法国和德国领导, 后者由英国领导。“暴风”是下一代战斗机的可能基础。

2019 年6 月法国达索飞机制造公司发布的“未来作战航空系统”(FCAS)中下一代战斗机想象图。

2019 年6 月法国达索飞机制造公司发布的“未来作战航空系统”(FCAS)中下一代战斗机想象图。

26DMU有四个尾翼,部分翼面是倾斜的,而预算报告中的NGF图只显示了两个;它们可能以45度角外倾安装。与之前的设计(2013财年的25DMU)相比,26DMU机翼的后缘平直,向前掠过,展弦比明显减小。在25DMU的机翼中,后缘直而向后掠过。

主翼面也大不相同,展弦比似乎更大。机翼前缘像以前一样是笔直的, 但后缘内侧前掠、而后缘外侧后掠——就像“暴风”和FCAS概念的机翼。在此之前,麦道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未成功提交的JSF计划方案和上世纪50年代麦克唐纳公司F-101“巫毒”飞机也采用这种机翼平面形状。

新近展示的日本“下一代战斗机”设计的机翼后缘与机身交点与尾翼前缘几乎在同一点上,与达索公司发布的FCAS概念相同。在英国的“暴风”概念中,展弦比远小于日本设计方案的主机翼,一直延伸到了尾翼后缘。

日本防卫省以前曾借助后缘折转的方式实现远航程和大武器载重,尽管当时的设计显示它的四个尾翼外侧截面更大,展弦比也更高。高的展弦比可提高亚声速下的航程和续航能力,但战斗机阻力也会受到机身形状的严重影响。较高的展弦比还可允许更大的起飞和着陆重量, 从而增加燃料和武器载荷。

早在设计25DMU时,日本防卫省的设计人员已经决定日本需要一架放弃极端飞行性能但要具备更大航程并且拥有更大的远程空空导弹内载能力的大型战斗机。与性能更高的战斗机相比,此类战斗机可以在战场上保持更高的续航时间。如果新的设计代表了防卫省现在想要的,它将使这个想法更进一步。

这些概念将会指向体型非常庞大的飞机,比洛马公司F-22“猛禽”更大——也许“哥斯拉”要比“下一代战斗机”这个名字更贴切。

石川岛播磨重工(IHI)和日本防卫省已经为新战斗机开发了推力至少为33000磅(约合15吨力)的发动机XF9-1。2020财年预算中的280亿日元资金并未得到充分解释。正如河野太郎在12月17日所说,为战斗机的研发将投入111亿日元。河野称这项工作为“概念设计”。与生产26DMU和早期设计相比,该水平的资金显然将付出更多的努力,但防卫大臣的术语似乎排除了2020财年全面开发的开始——无论如何,不应在选定外国合作伙伴前开展这项工作。

预算还包括用于战斗机任务系统集成的76亿日元,低于防卫省需要的177亿日元, 而用于作为NGF伙伴的无人机的工作预算仅为1亿日元, 远低于要求的19亿日元。这些表明2020财年有92亿日元的NGF工作资金未被确认。在其预算要求中, 日本防卫省要求设立一个项目办公室。

日本政府在2018年底表示,日本将领导战斗机的研发,这意味着将寻求国际伙伴关系。该机型旨在替代三菱重工(MHI)的F-2多用途战斗机。

候选合作伙伴包括BAE系统公司、洛马公司、诺格公司以及波音公司。BAE的报价基于参与“暴风”计划的情况,日本可以挑出和选择设计元素, 也许使用其自身的机身、发动机、航空电子设备或武器或它们的某种组合。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 贾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