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特飞所刘元海:为飞机披上防护“战衣”

2019-10-18 09:41:00 中国航空报 梅春艳

360截图-689886187

刘元海,从事飞机腐蚀防护与控制研究工作。2012年负责的水上飞机防腐蚀项目获得集团公司“个人三等功”、集团科技进步三等奖;2015年负责的项目获得集团公司先进个人二等奖、“型号总指挥奖”, 并获得“中央企业青年岗位能力”荣誉称号。“守一种航空报国的精神, 圆一个航空强国的梦想”,对于刘元海来说,这是他坚定的抉择,更是他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

梦想与现实的较量

2008年6月,从南开大学毕业的刘元海,怀揣着梦想来到了湖北荆门。由于刘元海学的是化学专业, 被分配到当时的腐蚀中心,从事飞机腐蚀防护与控制工作。这项工作类似于给飞机做装修、做保养,设计效果直接影响飞机的使用效能和维修成本。而在当时,腐蚀防护与控制属于航空领域的“冷门”。“梦想与现实的差距,让我有些迷惘”, 走还是留,是摆在刘元海面前的一道单选题。当时刘元海的师傅叫吴有金,是一个近60岁的老航空人, 扎根三线一辈子。师傅看出了他的心思,对他说“搞科研,就是要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越是冷门越说明需要有人去开拓和研究,你不干他不干,总得有人干吧”。就这样,跟着师傅“摸着石头过河”,从头开始。在师傅的带领下,刘元海很快成长为技术骨干,并担任腐蚀防护中心专业组组长。

技术与经验的沉淀

“都说干航空的人,一辈子能遇到一个重大型号研制是一生中的幸事。而我,就是这群幸运儿中一员。”2009年, 我国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AG600正式批复立项。2011年,刘元海参与了AG600的机翼结构腐蚀防护设计研发工作。由于是水陆两栖,AG600飞机服役环境极其特殊,对腐蚀防护设计品质要求极高,研制经费又极其有限,如何拿出一套科学有效的设计方案成为刘元海和队友们面临的最大难题。在那段日子里,夜以继日地加班加点已是“加常便饭”。披着月光出门,戴着星光回家,刘元海把所有精力都付诸在为AG600打造防护“战衣”的伟大事业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按照“借鉴—转化—落实”工作思路,刘元海带领团队收集、学习和消化了波音系列机型的相关资料,充分借鉴成熟的设计经验,并结合AG600飞机结构及环境特点,向结构设计人员下发了详细的表面防护、密封、排水设计技术文件,并用两年时间对机翼49个GCI对应的所有图纸进行4轮迭代审查,保证了发图质量。

2018年10月20日, 当AG600在美丽的漳河水库上腾空而起的那一刻,刘元海和他的队友们止不住流下了泪水,这是幸福的泪水、喜悦的泪水,更是作为一名航空人自豪的泪水。

信念与使命的坚守

2012年8月, 特飞所自主研制的一款水上飞机,在服役期间机翼出现了大量的腐蚀问题,这是飞机使用用户要求解决的一个难度大、时间紧的问题,并且所里没有足够的技术储备,刘元海下定决心要啃下这块硬骨头。

为了尽快完成涂层防护体系的设计验证,就要加快涂料的研究。众所周知,涂料的研究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有毒物质这道关。驯服这些凶如猛兽的有毒物质,需要专业与智慧,更需要勇气与毅力。刘元海和他的队友们连续一个多月泡在实验室里,进行涂层体系的综合评价。即使保护得再好,有毒物质依然会对身体进行侵蚀,刘元海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就这样,刘元海终于完成了飞机涂层防护体系的设计验证, 突破了腐蚀损伤区域的填充及原位修补等4项关键技术,顺利解决了4架飞机的腐蚀问题。在此基础上, 刘元海带领团队在国内首次提出了“系统工程”正向设计思路,经过多轮迭代后已经固化了一整套贯穿于型号全寿命期防腐技术及管理工作流程,填补了国内空白。

责任编辑:侯嘉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