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航机组的故事 越基层越精彩

分享到:

中国航空报讯:我曾随机组进入森林火场,降落抗洪一线,住过最简陋的房屋,遇到过最凶猛的蚊子,对视过最期盼的眼神,享受过最灿烂的笑容,飞越高山, 跨越河流,只为把通航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

越基层越精彩

一花一世界,通航机组虽小,却有外界不知的精彩。“通航的故事一定要有温度,你要多往基层跑一跑”, 我把前辈的这份教诲变成一个工作信条。做一名好的通航记者,必须让自己低到“尘埃”里去。釆访时,我会用大部分的时间去聆听、去观察,因为温度是发自内心的一种表达,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扰”。记得前年在尚志市抗洪机降点,机长聂政臣总喜欢蹲在解放军的队伍中看着他们吃早餐,大家笑他想“蹭食”,而他却认真地说:当兵是保家卫国,我现在也是保家卫国,看着他们特亲切,这叫“英雄惜英雄”。

我和米-26直升机机组最有感情,毕竟跟着他们三入火场。每天, 公鸡还没打鸣,米-26机组就到达停机砰,中午,在飞机的加油的空闲时间,中俄双方的机长就“暧昧”地躺在机舱中睡觉,直到远处最后一家灯火熄灭时,飞机才安稳地飞回,作为一个小“跟班”,刚在米-26上飞了2个架次,我就抱着塑料凳子呼呼大睡,机组成员说这是典型的晕机表现,他们的身体早就适应飞机巨大的震动。

我是土生土长的黑龙江人,却一直不知道黑龙江有多美,直到开展南翁河低空旅游项目时才知道家乡的美竟然让我词穷。刚到南翁河机组住处时,还没等我把车门打开就被同行的机组成员勒令停止,“把这个喷上, 头发里也要喷”,几秒钟车厢里弥漫着怪怪的味道。推开车门,我终于体会到“蜂拥而上”的含义,各种没见过的飞虫在身边绕着,却无从下嘴, 机组成员住的墙上全是星星点点的血迹,在一次次惊叹美景和一张张精美照片的背后,谁会知道机组成员生活的艰苦。

流着眼泪写稿

不是我的眼泪不值钱,每一个故事背后我总想哭一场,可能是我太过于感性,以至于每次采访最害怕提及家庭这个话题,而家庭却是每每都要触碰的“泪区”。每位中国飞龙人都面临着“三愁”,年轻人愁找不到对象、结婚的愁不好要孩子,有孩子的愁不能陪在左右,每一种愁都是对中国飞龙人的考验。贾小龙、苑进楠、赵俊强、孙强、王锡明这些年轻人都已经晋级成为父亲,可他们最大的希望仅仅是亲手帮孩子换片尿布,抱孩子举个高高或是一家三口在一起暧暧地晒晒太阳。“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如此的坚强,车被剐蹭了要和那些大老爷们儿去理论,有时半夜带孩子去医院,孩子的吃喝拉撒我一人包办,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超人。”每次说到这儿,飞行员赵楠的妻子韩烨眼中似乎噙着泪水,采访他们不需要多问,因为朋友圈连一张与家人合影都没有,飞行员和机务人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了责任, 而他们的家人却将一头青丝熬成银发,他们都在兑现自己的承诺,或是对岗位的,或是对爱人的。

记得和机组人员聊天时流过三次泪,一次是听老机务讲上世纪80年代中国飞龙征服塔克拉玛干沙漠,那一次因为激动;第二次是顾绍华告诉我汶川地震后他跳下飞机挽起一位连家都没有的老妇人说“走,跟我回家”, 那一次是因为感动;在不久前,飞龙的机长在远海的上空对副驾镇定而自信地说“放心,我能带你回家”,那一次是因为责任,很多时候,我并不是叙述一个流泪的故事,而是分享让自己流泪的理由。

通航的故事只有开头

通航,由于它所包含的范围太广, 从繁华城市到田野乡间,从黄沙连绵到海天一色,从洁白高原到墨绿山区, 到处是一片“可爱深红爱浅红”的景色。虽然干通航的人看尽大美的江山, 却也品尝着异乡异客的滋味,“你能不能多写写我们机务。”这是钱森每次见面都要和我“磨叽”的事情。来中国飞龙4年时间,还有将近100多号人我不认识,每次向他们进行自我介绍后,“哦,你就是曹晋,我知道你写了挺多稿子。”说实话这是我听过最好回应,每当看到在外作业机组的人偷偷地看手机或是视频聊天时, 我都不忍心打断,就这么看着他们, 不用多问这就是最好的新闻素材。

时间越久,写通航的故事越停不下来,“既然开始了,就不要停,写到我写不动的那天就好!”这是我目送米-26转场时,站在风里对自己说的话。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王芮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