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安航空上半财年市场表现简析

分享到:

早在2015年,欧洲航空公司迎来了自经济衰退以来的最好年景,诸多企业扭亏为盈,人们一度认为欧洲航空公司的春天就要来了。但随着恐怖袭击、员工罢工、英国脱欧、油价上涨一系列事件先后发生,频频传来的却是欧洲航空公司接连破产的消息。对欧洲的部分小规模航空公司和低成本航空公司来说,这个冬天真的有点冷。

作为欧洲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瑞安航空近日公布了2018年3月至9月的半年报,报告显示,欧洲航空市场的整体环境对这一高速成长的公司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报告期内,瑞安航空实现税后净利润12亿欧元,同比下降了7%,是自2015财年以来财政表现最差的一年。

e1

事实上,瑞安航空的旅客运输量和主营业务收入都有一定程度的增长,同比分别上升了6%和8%,但收入的增长弥补不了成本的大幅上升,导致净利润同比下降了7%,净利润率下降4pt至25%。

旅客运输量和收入方面,瑞安航空虽然保持增长,但增速都不及上一财年同期,这主要因以下两方面的影响:一是持续遭受一系列罢工影响,尤其是夏季高峰时期空管以及机组的罢工,导致大量航班取消。不仅瑞安航空,劳资关系的动荡也是欧洲航空运输业内普遍的情况,工会罢工频发成了阻碍欧洲航空公司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

二是票价水平进一步下降,这一方面是由于欧洲短途市场运力过剩,导致航空公司间竞争过于激烈,另一方面也是员工罢工导致的结果之一。报告显示,瑞安航空平均票价进一步下降至39欧元,同比下降了3%。这不仅仅是瑞安航空公司特有的现象,而是欧洲市场的普遍趋势,除挪威航空外的其他主要航空公司票价水平或多或少都有下降。

e2

瑞安航空首席执行官表示,在过去的一年内,欧洲短途航线市场的运力增长了大约8%,这样的增速显然过快,已经超过了市场的实际需要。此外,受空管罢工影响,瑞典航空的准点率从去年同期的86%降至75%,票价更高的周末航班取消数量激增,这也导致了平均票价水平的进一步下降。

而成本的上升主要来自于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燃油成本的大幅上升,瑞安航空报告显示,上半财年的燃油成本同比增长了22%,预计整个19财年燃油成本的增幅将达到4.6亿欧元;二是美元的持续走高和美元利率的提升也给航空公司带来一定经济压力;三是人力资源成本的上升,而这也主要由员工罢工导致。

报告显示,上半财年内,瑞安航空单位扣油成本同比增长了7%,其中人工成本增长了33%,包括飞行员提薪20%、工程师投入和机组人员培训费用增加等。此外,因罢工造成的、基于EU261法案的旅客赔偿大幅提高,导致归属于营销及其它的支出同比上升了15%。

e3

在2018年3月底,瑞安航空宣布并购劳达航空,收购了后者24.9%的股份;在获得欧盟批准后,瑞安航空进一步增持劳达航空股份至75%,有关细节CADAS曾在《瑞安收购劳达航空,欧洲航空业持续整合》一文中作出了具体说明。

值得一提的是,在完成对劳达航空的收购后,瑞安航空就劳达航空的飞机租赁问题与汉莎航空发生了争议:汉莎航空原本与劳达航空约定,前者将租赁11架A320给后者,但实际只交付了9架。在本次报告中,劳达航空宣布已经和汉莎达成协议,劳达航空将于今年冬季归还这9架A320给汉莎航空,取而代之,将通过其他渠道租赁更加优惠的、合约期限更长的飞机。瑞安航空称,在未来几年内,旗下劳达航空和瑞安阳光(RyanairSun)两个子公司将成为瑞安航空的主要增长动力。

基于上半年的市场和财务表现,瑞安航空给出了下半财年及整个19财年的业绩预测。瑞安航空首席执行官称,从10月份圣诞节期间的表现来看,市场需求明显低于预期,因此,在短途市场运力过剩的情况下,预计下半财年(即截止2019年3月31日)的票价水平将进一步下降2%左右。总体而言,整个19财年,瑞安航空的旅客运输量预计为1.41亿人次,利润约11-12亿欧元,这也意味着瑞安航空在下半财年实现利润极少甚至亏损;与2018年财年相比,全年利润同比预计下降17%至24%。

瑞安航空也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减少冬季航班、减少部分运营基地、通过套期保值抵消绝大部分的燃油成本增长等。瑞安航空公司称,在目前油价上升而票价持续下探的大环境下,没有充分进行燃油对冲的企业将十分危险。

航空公司确实可以通过燃油对冲抵御油价大幅上涨的风险,在油价波动不大的时候,燃油对冲可以获得比较稳定的收益,然而一旦油价跌幅较大,航空公司则会承担一定的经济损失。18财年上半年,瑞安航空在旅客运输量同增11%的情况下,因套期保值收益,燃油成本反而下降了3%。但在2015-2016年两年间,国泰航空因燃油对冲发生的亏损达169.3亿港元。

为缓解燃油价格持续上涨的压力,瑞安航空对此后12个月90%的燃油需求进行了风险对冲,对冲比例高于大部分主要航空公司,挪威航空进行的燃油对冲相对较少,仅占其未来12个月燃油需求的15%。

在CADAS此前发表的《近期5家欧洲航空公司相继宣布破产引关注》一文中指出,近几个月来,多家规模较小的欧洲航空公司接连破产,而这一趋势还将持续下去;瑞安航空方面也表示,缺乏足够竞争力的低成本公司在未来几个月内破产不可避免。

外界认为,瑞安所指可能是挪威航空,今年早些时候,IAG曾两次对挪威航空公司发出收购要约,但均被后者拒绝了。2014年来,挪威航空始终在盈利与亏损的边缘左右徘徊,在2018年第二季度挪威航空实现净利润0.36亿美元,资产负债率达到93.43%,燃油成本的上升和较高的负债的确给挪威航空造成了不小的运营压力。

油价上涨对欧洲低成本航空公司造成的冲击的确比传统航空公司更大,笔者认为,这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一是传统航空公司主要通过构建枢纽型航线网络进行扩张,因而在其各自的基地机场具有较强的垄断地位,而低成本航空公司航线多为点对点形式;二是传统航空公司旅客价格敏感度相对更低,结合其枢纽的垄断地位,传统航空公司具备较好的将燃油成本转嫁给旅客的条件;三是燃油成本占据传统航空公司营业成本的比例比低成本航空公司更低。此外,传统的欧洲航空公司也具备了较好的盈利能力,以汉莎航空、IAG为例,在过去两年内毛利率大幅提升。

e4

瑞安航空首席执行官多次提及,这个冬季将迎来更多欧洲航空公司的破产重组,而瑞安航空通过采取非常具有侵略性的定价,将起到加速这一轮破产重组的作用,但不太可能参与到破产航空公司的重组当中去。欧洲航空公司数量众多,重组合并是自由化市场竞争中不可避免的优胜劣汰过程,产业结构的合理化也对提高效益有长远意义。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王芮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