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强调国防科技创新

分享到:

中国航空报讯:8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 以下简称法案),使其正式生效。美智库评论员发表文章,系统分析了法案中涉及国防科技创新及阻断竞争对手利用美国研发成果的条款,包含机构调整、新技术研发及对外合作等多个方面。

关注未来规划注重创新体系优化完善

一是制定新版国防科技战略。法案要求国防部拟制战略,阐明科技优先事项、战略目标和投资安排,并为国防研究与工程体系的未来发展提供建议。战略须充分考虑国防部人才队伍能力、基础设施建设、与外部机构的合作伙伴关系及研发与采办工作之间的协调等。

二是制定战略能力办公室发展计划。法案要求国防部提交该办公室的未来发展计划,阐明撤销、职能转移或继续保留该办的3种可能情况。

三是提交国防创新小组(DIU,原国防创新试验小组DIUx)报告。法案要求国防部提交报告,分析DIU在国防部的作用及影响,阐明DIU如何在研究与工程领域发挥作用。

聚焦新兴领域促进高新技术快速发展

一是确定关键技术能力。法案要求国防部围绕高超声速、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科学及定向能等新兴技术领域, 比较美国与竞争对手的能力差距,并向国会提交一系列报告。此外,法案要求国防部继续完善“采办计划、技术、制造能力和研究领域清单”,以保持技术优势。

二是加强对新兴技术的快速反应能力。法案要求国防部建立工作制度加速技术开发,并能对未获得研究经费及关注的技术作出反应,以快速应对竞争对手的新兴能力,国防部快速创新计划将得到强化。

三是发展量子信息科学。国防部受命在量子信息科学领域启动研发计划,重点关注传感器和计量学、通信和密码学、材料和分子功能设计等领域。

四是推进定向能技术。法案给予负责研究与工程副国防部长更多授权, 以制定定向能领域样机计划,并为定向能武器系统试验提供了指导。此外, 法案还阐明联合定向能转移办公室的职责,包括研究高功率微波的功能等。

深化合作机制加快外部创新技术引入

一是拓展“开放园区”计划。法案授权国防部在军内实验室广泛开展类似陆军研究实验室“开放园区”计划的项目。

二是深化与大学合作。根据2018年法案授权,国防部需至少设立3类合作协议, 以“促进快速获得大学技术及专业知识”。新的法案中,该项授权被延长至2022财年,太空领域、弹性基础设施、光子学和自主系统等领域也被纳入其中。此外,法案要求国防部实验室与州、地方或非营利机构合作,促进与地方企业和学术机构的交流。

三是推进技术合作。法案指示国防部在新兴硬件产品和技术方面与工业界和学术界展开“互动”,并为此授予7500万美元资金,同时指示国防部建立专职机构开展上述工作。

四是建立小企业信息库。法案要求国防技术信息中心针对已参与国防部任务的小型创新企业建立技术能力信息库,促进未来的军地互动与合作。

五是扩大雇佣和管理授权。法案调整了部分雇佣授权,旨在招募拥有技术专长的人才和在校大学生,并将国防部实验室特殊雇佣授权扩展至战略能力办公室和国防创新小组。

限制技术外流强调保护美国研发成果

一是对华政策。法案指示总统提交对华总体性战略分析,包括有计划地应对中国所谓“利用情报网络进行开放式研发”及“利用市场准入和投资等经济手段进入美国敏感产业”。此外,法案还规定在国防部提交的中国年度报告中,针对中国获取美国技术的评估应考虑到“投资、工业间谍活动、网络盗窃等手段”。

二是保护学术研究倡议。要求国防部设立倡议支持学术机构的工作, 保护与美国国家安全相关的知识产权、技术和关键人员。该倡议还需消除世界各国通过外国人才项目等手段盗用美国技术而带来的对美不利影响。此外,国防部需制定相关政策“限制或禁止为故意违反该倡议相关法规的机构或个人提供资助”。

三是敏感技术的出口控制。法案推动一系列改革,强化美国外国投资机构间委员会(CFIUS)的权力,阻止涉及国家安全的商业交易。这些改革包括要求联邦政府设立“识别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新兴和基础技术”的机制,并对这些技术的出口加以控制; 四是控制外国获取先进技术。在符合国家安全利益的情况下,国防部需“通过合同、赠款、合作协议或其他交易来限制外国获取先进技术”。

几点认识

一是更加注重新技术能力开发部署。继2007年《国防科技战略》更名为《国防研究与工程战略规划》后,国会要求重新制定《国防科技战略》,表明美军将重心再次转向技术本身,致力于统筹谋划国防科技的创新发展。

二是更加强调发展科技优先事项。美国防部已明确高超声速、定向能等十大优先技术领域,采取建设专职机构、部署重点领域工作等措施推动相关技术创新发展和军事化应用,以期通过塑造不对称能力,确保美军在日益增多的新兴威胁中保持作战优势。

三是更加重视军民一体化发展。随着商业技术的不断发展,商业部门在人工智能、自主系统等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美国防部意识到商业技术的融入有望改变战争性质,因此愈加重视与商业领域的合作,试图通过打破传统新兴技术引入国防部繁琐程序的桎梏,加速商业技术快速转化为作战能力,充分利用民间力量推动国防科技创新。

四是更加重视美国技术成果保护。特朗普上台以来,不断出台相关政策限制美国技术外流,并通过强化相关机构权力、建立相关机制等手段封锁国外技术获取渠道,以最大限度地防止由于美国技术外流造成的消极影响, 维护美国国家安全。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王芮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