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两大军用电子商合并:全球第七大军工企业诞生

分享到:

中国航空报讯:10月15日,美国两大军用电子商“L-3技术”与“哈里斯”宣布合并,这个周一当天发布的重磅消息让L-3(纽交所代码:LLL)的股价大涨12.75%,哈里斯(纽交所代码:HRS) 股价也涨了11.87%。本次合并将诞生全球第七大军工企业,全球军用电子领域也将因此而重新排列座次。不过这一合并案还需等待美国国防部、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的批准。

“2017全球军工100强排行榜”中,L-3以总收入95.7亿美元、国防收入77.5亿美元的成绩排在第12位;哈里斯以总收入60亿美元、国防收入41.5亿美元的成绩排在第19位,两强相加总收入为155.7亿美元、国防收入119亿美元。这一成绩将使新公司的排名上升到世界第7,紧随波音和通用动力之后,一举超越了空客、金刚石-安泰、泰雷兹和莱昂纳多。

全球军用电子商重排座次

在此之前,全球三大军用电子商是法国泰雷斯、美国L-3和ITT(后分拆为独立的埃克斯利斯Exelis),2015年哈里斯收购了埃克斯利斯(Exelis)。现在L-3与哈里斯再一合并,可以与法国泰雷斯竞争全球第一的宝座。泰雷斯2017年度总收入185亿美元,国防收入大约110亿美元,与新的“L-3哈里斯”不相上下。

军用电子商的地位极其重要

电子系统不仅仅是海、陆、空、天武器装备的力量倍增器,更是它们的核心和灵魂。如果装备是骨骼和肌肉的话,电子系统就是它的眼、鼻、耳、触觉系统、神经系统和大脑。缺了这些, 骨骼和肌肉有用吗?

以现代战机为例,机体、发动机这些硬件设备只占作战效能的30%,70%的力量要靠先进的雷达、航电、C4I、电子战等电子设备和系统来体现。没有这些看不见的“软件”相连,任何先进的硬件装备都是一堆毫无意义的散件。

加上越来越强调体系对抗、网络化作战和跨平台互通、互操作,这一切更需要先进的电子系统相连,它是左右战局的决定性力量。从市场份额上看:泰雷斯、L-3和哈里斯,都是全球100强前20名的企业。足以证明装备采购的很大部分都花在了“软件”而不“硬件”上。

事实上,目前全球顶级防务合同商如洛马、诺格、通用动力、雷神、波音、空客和BAE系统,也都拥有一流的军用电子能力,包括萨博、莱昂纳多旗下的Selex ES等,水平都很高。区别是大家各有专长,另外军用电子领域分类繁杂,需要更专业的军用电子商弥补各方的不足,或把各方的“关键家伙”连接在一起。

L-3技术公司

L-3技术原名L-3通信,1997年从军工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分拆独立,之前属于劳拉公司,1996年洛马公司收购劳拉公司,两位高管弗兰克·兰扎和罗伯特·拉盘诺担任洛马公司副总裁。之后弗兰克·兰扎劝说洛马公司董事长拉尔夫·奥古斯丁, 鉴于洛马公司体量太大,不可避免会感染大公司病,这对新兴的军用电子业发展不利,应将这一部分业务分拆独立,洛马公司董事长竟然也同意了他的要求。

因创始人弗兰克·兰扎的字头是“L”,而劳拉公司和洛马公司的字头也是“L”,于是新公司的被命名为“L-3通信”。

分拆时L-3只有4000名员工, 但之前有休斯、霍尼韦尔、斯佩里等公司的基因,之后陆续收购了德州仪器、爱立信微波通信、法国汤姆逊和雷神等公司旗下的相关子业务,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军用电子商之一,2016年更名为“L-3技术”,现有员工31000人。

2013年起,洛马公司和美国空军着手解决F-22与F-35和其他传统飞机的通信互联问题,采用了L-3研发的独特通信波形,同时优化了低截获概率/低探测概率(LPI/LPD)数据传输技术。

在“协同航空电子试验台”(CATbird) 上的测试表明,F-22也可向Link 16数据链的终端传送通信数据,还可传送武器数据, 这样大大增强了F-22与F-15、F-16的协作空战能力。F-22可将其先进的雷达扫描数据共享给老式战斗机,从而提升老式战斗机的预警能力。

L-3技术的Randtron共形天线系统,安装或嵌入在飞机的曲面上,最大限度减小气动阻力的同时还保持优良的射频性能。L-3的该系统广泛用于战斗机、轰炸机、直升机、加油机、电子战机和无人机。功能分为情报通信(COMINT)、通信与导航(CNI)、电子攻击(EA)、电子对抗(ECM)、电子情报(ELINT)和雷达告警(RWR)等。

哈里斯公司

洛马公司选择哈里斯公司提供F-35的下一代集成核心处理器(ICP)。与上一代ICP相比, 单位成本降低75%,计算能力增加25倍。哈里斯制造的ICP将从第15批次开始集成到F-35上,预计在2023开始交付。

哈里斯公司成立于1895年,至今已有123年的历史。而这家公司在前60年一直从事自动排版和印刷机业务, 直到1957年才进入电子领域,上世纪80年代初进入军用电子业。在收购了埃克斯利斯(Exelis)之后,成为全球军用电子业的领导者,主要产品有电子战系统、空中交通管理、航空电子、无线技术、C4I、海洋系统和卫星通信。

哈里斯公司为EA-18G“咆哮者”提供干扰消除系统(ICANS)。EA- 18G强大的电子攻击干扰机可使敌方雷达失明和通信中断。不幸的是,来自干扰机的强大能量也阻碍了自身的机载通信;哈里斯使用独特的干扰消除技术,INCANS收集干扰信号样本, 并使用该样本创建抗干扰信号,然后将其混合到受保护的无线电接收路径中。也就是说,“咆哮者”在让对方听不清、看不见的同时,并不影响自身的通信,这也是美国海军EA-18G的核心能力之一。

传统战机携带先进综合防御电子战套件(AIDWS)后,具备初级电子战机的能力,可保护战机在复杂射频威胁环境下免受攻击。

两家合并的深远影响

全球十大军工企业将有两家军用电子商入围:L-3哈里斯和泰雷斯, 这足以证明“软件”决定“硬件”;而再看另外八家,也是软硬件能力均衡, 像BAE系统、雷神、诺格,它们的“软件”份额早已超过“硬件”份额。至于洛马公司,更是有“世界最大软件企业”的别称。它们早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军火商”,而是防务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早就脱离了“制造”和“工业企业”的范畴。

这两家公司有很大互补性,如果合并案通过,会带来行业的新一轮整合与洗牌,将进一步强化美国在这一领域的竞争优势。

如果还以传统工业1.0的眼光和思维模式,把主要精力放在“制造”“硬件”“工具”和“重器”方面,恐怕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会越来越远。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王芮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