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探访C919南昌车间:7000多项零件全部自主制造

核心提示: 我们跟随“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采访团走进南昌航空城,探访C919大部件的制造工艺。

e4a27c06cfdc47b4bf36b6ac8112d8da

在位于江西南昌的洪都商飞公司大部件车间里,一架已经装配好的C919前机身整装待发,将被运往上海的中国商飞总装制造中心。我们跟随“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采访团走进南昌航空城,探访C919大部件的制造工艺。C919是中国首架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喷气式客机,2017年5月5日,首架C919在上海浦东机场成功首飞,其前机身、中后机身都是在洪都完成的,制造量占整个机体的四分之一。

从2014年交付首架飞机的前机身、中后机身迄今,洪都公司已经完成了5架大飞机前机身、中后机身的交付,此外,还交付了一架试验段(编号003架)。“根据项目规划,包括试验段在内,C919研制批共需交付9架。”洪都商飞公司副总经理李代俊向中新社我们介绍,未来两年,洪都还将继续完成3架份的产品交付。大型飞机被誉为“现代制造业的一颗明珠”,是对一个国家高端制造水平的全面检验。C919从研制到首飞历经近10年,而C919前机身、中后机身的研造,也足足花了6年多时间。

“前机身长6米,直径6.5米,带有前货舱门和登机门;中后机身长9.5米,直径6.5米,带有后货舱门和服务门,共计7000多项零件全部是由洪都自主制造的。”在李代俊看来,“完全可以与国际上先进的机身制造工艺比肩。”车间里,十几名工人师傅正在对C919中后段机身进行补铆,“传统方法是靠手工钻铆,精确性和一致性差一点,现在采用的是自动钻铆机自动钻铆,更为精准,一致性也更好。”李代俊说。

机身制造绝对是技术活,包含了许多“黑科技”。在洪都,蒙皮加工设备、型材加工设备、高精数控加工设备、数控喷丸强化设备、数字化装配生产线一应俱全。我们看到,机身的蒙皮非常平滑。蒙皮相当于飞机的皮肤,直接与外界接触,受力复杂,因此蒙皮在生产过程中必须要做到绝对平滑,凹凸须控制在0.1毫米范围内。

C919的机身蒙皮、长绗等零件使用了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第三代铝锂合金。“这在中国民机应用上尚属首次。铝锂合金材料被认为是目前航空航天首选的最理想材料。”C919总设计师吴光辉对中新社我们说。

再来看看数字化装配生产线,李代俊透露,“总装定位系统定位精度误差达到正负0.1毫米,重复定位精度达到0.05毫米,比一根头发丝还细。”生产大部件需要攻克哪些难关?李代俊说,包括铝锂合金蒙皮喷丸强化、铝锂合金型材滚弯成形、铝锂合金型材热压下陷制造、蒙皮镜像铣切加工、铝锂合金蒙皮喷丸校形、超大蒙皮拉型制造、轴承粘接等在内所有的关键技术,洪都公司已全部取得突破。

机身制造不仅包含了很多“黑科技”,还很环保。李代俊说,他们用数控铣切技术代替了化学铣切技术(镜像铣设备),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是中国首创,每年至少可减少酸碱污水排放6千吨。

C919大飞机串起了一条完整的飞机制造产业链,包括200多家企业、36所高校、数十万产业人员参与研发,70家企业成为C919的供应商或潜在供应商。

“C919将带动整个民用大飞机产业链的发展。”在吴光辉看来,大飞机项目产业链长、关联度高、辐射带动作用大,能够有效地推动中国经济增长,带动产业技术升级,推进中国民用航空产业化进程,加快航空产业集群形成。“现在生产一个架次的大部件需要三到四个月,如果将来进入批量生产,洪都将会增加生产线,届时,大部件的生产周期将大大缩短,产量也会提高。"李代俊说。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臧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