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书非借不能读也

2018-07-16 10:36:28 中国航空报 王蒙蒙

书,非借不能读也

关于读书,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见解,关于读书,没有对与错,亦没有好与坏,只有读与不读。读书,教会我们如何看待人生;读书,触动我们如何感悟人生;读书,带领我们如何走过人生。书陪伴着人生成长的整个过程,至少对我来说是如此。

我与书的缘分最开始是源于听。孩提时代还不识字的我,最开始接触到书籍是通过一个又一个的故事,爷爷是个语文老师,每到夏天的傍晚,与同龄的小伙伴一起,围在爷爷的膝盖下,听他讲一个又一个的故事,陈胜吴广起义、孟姜女哭长城……那些故事书早已被爷爷烂熟于心,任何一个故事,他讲起来都是信手拈来,而那时候的自己,总盼望着能早点念书,识字,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想读什么书就读什么书。

等到长大一些的时候,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读书。不过大多采取默读的方式,因为长大的原因,选择的面也越来越广,再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只对充满情节的故事书感兴趣,而这时父亲为了培养我在文学方面的兴趣,开始让我接触一些散文,其中沈从文的《边城》中翠翠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类似的还有《小二黑结婚》等,那时候的我最喜欢读那种泛黄的扉页上带着墨香的书,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尽管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方式可以阅读,但只要读书,依然固执地选择将书捧在手里来阅读,喜欢书拿在手里那种沉甸甸的感觉,很踏实,很温馨。无论是孩提时代,还是上班以后,一直对“书,非借不能读也”这句话情有独钟。

“书,非借不能读也”一句原本出自袁枚的《黄生借书说》,大意是说书只有借来的才会认真去阅读。因为借来的书有归期,有了期限才会在有限的时间内认真阅读。尤其是读书时代,到目前为止印象最深的还是初一借同学的那本《穆斯林的葬礼》,当时阅读的时候恨不得把整本书都记到自己的脑子里,以至于上班了之后买了一本,久久置于书柜上,难得去翻几次,即使去阅读,却远没有了当初那份心境。

古今同是,人皆如此。其实,看看生活中的任何事情,无不如此。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小时候我们对图书所有的幻想,所谓的在书海里遨游很容易就能实现,我们有越来越多的书籍可供阅读,再也不用担心借书的归期了,可真正坚持读书的人却不多了。

我周围有很多朋友,热衷于在朋友圈维新阅读打卡,其实这未尝不是“书,非借不能读也”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因为只有持续的打卡,外在压力迫使自己不得不坚持阅读,跟书非借不能读有异曲同工之妙。

无论是坚持打卡,还是“书非借不能读也”,其本质都是做一个认真读书的人。人生的道路上固然忙碌,无论何时,都不要忘了读书,回头看看最初的起点,向前望望最终的归宿,然后带着书和一个从容的自己,走过漫漫长路。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张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