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航空工业洪都张勇:用一生磨好“一把刀”

核心提示: 在航空工业洪都钳焊液压附件厂,提起张勇没有人不竖起大拇指。

许伟 摄

航空工业洪都钳焊液压附件厂,提起张勇没有人不竖起大拇指。作为一个技能明星,他立足岗位,钻研技能,先后取得了普车技师、数控车工高级技师、钳工高级工职业资格证,是名副其实的一专多能型人才。

从一名普通的车工到航空工业首席技能专家,从平凡的工人到“洪城工匠”,张勇坚守岗位,踏实奋进,用实际行动诠释着什么叫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精一行。

把一件事做到极致

测量、磨刀、装夹、加工……车工在大多时候都是在日复一日地重复工作。每天都跟冷冰冰的钢铁打交道,同时还需要长时间站在车床旁操作,对很多人来说,这门技艺既脏又累还枯燥。但在张勇看来却并非如此。“有句老话叫行行出状元,既然选择了这个行当,我就要努力争取做到最好。习总书记说要做新时代的产业工人,这就是咱们技术工人的奋斗目标,我就要把每一个零件都当作‘艺术品’来对待。”

在车工这个行当里,有这么一句话:车工一把刀。“车工就是要玩好‘一把刀’,刀好,活自然就不会差,这直接影响到车工的加工效率和产品质量,可以说磨刀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难的。”张勇说,他的工作往简单了说就是磨刀,往难了说就是磨好刀。

好的车工要学会因材施刀,要磨好刀,首先得有扎实的理论基础,要根据不同零件的材质、参数,选好刀、用好刀,甚至发明刀,这些对于张勇来说都了然于心。

某机型喷射泵导管是一个细长的喇叭形零件,其最小端直径与圆珠笔芯大小相当,内孔的表面要求光滑平整,否则会影响到液压油的流速,导致供油不均衡,给飞行安全带来隐患。由于孔小且深,加工时排屑余量大,普通车刀刚性差,这就要求切削用量必须小,而且因为零件加工排屑比较困难,所以加工效率非常低。为提高加工效率,张勇自制了一支形状与内孔相似的锥形钻头用于粗加工,可快速去除余量,缩短加工时间;再在一把镗孔刀的刀杆部分磨出消振棱,进行精加工内锥形孔,从而解决了因刀具刚性不足而产生的振刀现象。这一方法不仅有效保证了零件加工符合工艺要求,而且还将加工效率提高了3倍以上。

“小车工”也有大能量

对岗位的热爱和对技术的不断钻研,激励着张勇向着更高的目标迈进。如何才能为公司创造更多的价值,他把目光放在了创新上。

2015年,为使得普通车床上的专用夹具、组合夹具能与数控车床连接,实现模锻件、铸件等异形零件的数控化加工,张勇参与设计制作了一种能在数控车主轴和多种夹具之间连接的转接芯轴。经实践证明,零件加工效率提高了5倍。

近几年,张勇提出合理化建议革新30余条,自制各种工装设备20余套。某不锈钢薄壁导管原先采用爆炸成型技术制造,由于爆炸成型存在模具易损坏变形,成型的产品很难达到图样尺寸有求,合格率低等诸多弊端,因此单位决定改用车削成型来生产该零件。由于该零件的形状复杂,薄壁厚度要求均匀,导致加工余量大,壁厚均匀难保证。接到任务后,张勇与工艺技术人员一起商讨制定加工方案,编制工艺规程,再通过改磨的钻头、车刀、自制的车床心轴,在数控车床上编程,最终保证了该项零件100%合格交付。这种加工方法不仅提高了加工效率,延长了刀具使用寿命,产品合格率也由原先的50%跃升至100%。

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张勇先后带徒10余名,均已取得高级工职业资格证。如今,他又与新进单位的7名新学员结成对子,为单位形成车工青年人才梯队作出了积极贡献。他还常常组织所在班组成员开展业务学习、讨论活动,将生产加工过程中的典型零件、工作中常见的问题收集整理编制成培训素材,通过单位“技师上讲台”活动形式进行授课,近3年先后开展培训授课8次,参训人员达140余人次,为单位加速发展提供支撑。

在张勇的履历簿上,“全国技术能手”“航空工业技术能手”“青年岗位能手”“中央企业技术能手”“青年岗位能手”“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等荣誉让他星光璀璨。但是张勇并不满足,他总说:“活到老,学到老,这‘一把刀’,我要学的还有很多,为实现中国梦、航空梦,我将用毕生精力在车工这个行当做好做优做强,不懈奋斗!”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臧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