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易方达等六家公募基金涉嫌『窝案』说说内幕交易

核心提示: 中国A股市场除具有“政策式”的明显特征外,一直也是典型的“消息市”。多年来,通过满天飞的传言而进行的各种内幕交易在资本市场屡见不鲜。

中国A股市场除具有“政策式”的明显特征外,一直也是典型的“消息市”。多年来,通过满天飞的传言而进行的各种内幕交易在资本市场屡见不鲜。

日前,证监会铁腕查处了一起公募基金公司内幕交易“窝案”,引发行业震动。因几年前的内幕交易,有6家公募基金公司陆续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分别为易方达、嘉实、交银施罗德、华宝基金、景顺长城和金元顺安。这6家公募基金公司在113家公募基金管理公司中并非平平之辈,嘉实、易方达均是行业领先公司,管理规模在业内名列前茅;另4家均有外资背景,在合资公募基金中也小有名气。其中,易方达、嘉实、交银施罗德、华宝基金、景顺长城这五家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均因为其交易同一家上市公司广联达,被视为机构涉嫌构成内幕交易行为。根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5家公募基金出现在同一家上市公司的内幕交易中,并非因为公募基金经理之间互相串联,而是上市公司董秘经过券商研究员传导给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再由基金经理利用该信息实施内幕交易并获利。

和过往不同,这是证监会第一次将矛头对准机构,把基金经理的内幕交易行为认定为公司的职务行为,并对公司进行行政处罚。对于基金公司来说,罚款倒是其次,但是如果拿到一张内幕交易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将对公募基金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纷繁复杂的各色内幕交易

“内幕交易窝案”的情况可能包括以下几种:关系较好的基金经理们在私下聚餐时不小心交流造成的;同一个卖方研究员在不同公募基金公司路演过程中泄露了内幕信息;买方研究员或基金经理赶赴同一家上市公司集中调研过程中获得了同一信息。

如今,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达,微信等新型内幕交易也屡见不鲜。早在2014年6月,“微信泄密”事件就闹得沸沸扬扬。中信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在微信群发布丽珠集团重大非公开消息,提前宣布该公司将于下周二公布管理层限制性股票+期权方案。巧合的是,丽珠集团股价当天异动。作为“新财富”金牌分析师,不可能不了解上市公司非公开信息的相关规定。但在当时,分析师通过短信、邮件、微信等非正式形式发送上市公司非公开信息和内幕信息。与上市公司保持紧密联系,提前获知重大信息,也被认为是分析师的一大竞争法宝,不少人甚至以此荣登“新财富”宝座。由此派生的“抢帽子”、到私募基金兼职也屡见不鲜。

老鼠仓实际上也是内幕交易的一种。前几年老鼠仓的猖獗,是基金信托责任缺失的直观写照。自2014年以来,证监会共启动99起“老鼠仓”违法线索核查,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83起,涉案交易金额约800亿元。这几年影响最大的老鼠仓案,就是2014年的马乐案。博时基金原基金经理马乐利用内幕消息炒作76只股票,涉及金额10亿元。作为国内最大“老鼠仓”案,负面影响很大。

“弃车保帅”不灵了

本次的事件虽然是“陈年旧案”,但是还是杀了基金公司一个措手不及。机构总以为证监会还是会“护犊子”,不会痛下杀手。公募基金行业不论是“老鼠仓”,还是内幕交易,一般会拉出基金经理“顶雷”,鲜有基金公司因为基金经理的内幕交易而被追究行政或者刑事责任;而且证监会对于被监管机构的处罚向来比较审慎。

2013年交银施罗德原专户基金经理吴春永向上市公司相关人员打听、刺探和印证内幕信息,并用其管理的七个证券账户买入上市公司股票,共计亏损316万元,被证监会认定为内幕交易行为。因为没有违法所得,对其只进行了30万元的罚款;相关基金管理公司也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

基金经理做内幕交易,基金公司理应被追责,这是业内共识。但是这次证监会勇于讲监管的板子打到及基金公司身上,以基金公司从事内幕交易来追究其刑事责任,史无前例。本次处罚关于机构从事内幕交易的认定,在业内也引起了一定的争议,争议焦点在于民事法律关系方面,雇主对雇员、代理人对被代理人的行为承担责任,在行政和刑事法律关系方面,雇员的违法行为是否被视为单位的违法行为,并非必然。《证券法》对此也没有明文规定,同样目前的司法实践中也没有相应的标准。

笔者认为,如果是公司内控不到位,管理松散,没有对员工进行合规培训,或者默认员工去从事违法交易,这样公司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但是如果公司已经在合规和防控方面很到位,却依然无法避免基金经理内幕交易的发生,也不应该将基金公司的合规责任无限放大。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韩婉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