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功成不必在我 而功力必不唐捐

核心提示: 从2014年12月30日ARJ21-700飞机获得型号合格证,到2018年3月冰岛大侧风试飞圆满落幕,试飞中心ARJ21-700试飞团队以“功成不必在我”的思想境界,彰显出脚踏实地、积极作为、认真负责的精神,展示出航空试飞人勇于担当、甘于奉献的高尚情操

66

 4月8日, 我国自主研制的喷气式支线客机ARJ21-700满载冰岛大侧风试飞成功的喜悦,纵越亚欧两大洲6个国家,于15:02平稳降落在航空工业试飞中心机场。当冰岛大侧风试飞现场总指挥长、航空工业试飞中心(以下简称试飞中心)副主任赵鹏率试飞员陈明、赵生走出飞机舱门时,现场立刻变成了欢呼的海洋。

此前,ARJ21-700飞机102架机曾于2010年5月、2011年3月、2012年4月和2013年4月在我国西部地区的两个机场进行过大侧风试飞,验证了侧风22节条件下的飞机起飞和着陆能力。但受国内机场跑道、侧风风速等环境和气象条件制约,“验证更强侧风条件下的ARJ21-700试飞”成了试飞中心民机试飞团队所有人的“心病”。2016年,试飞中心与中国商飞陆续启动一系列工作,最终锁定冰岛雷克雅未克-凯夫拉维克机场,ARJ21-700飞机大侧风试飞风云再起。

冰岛当地时间2018年3月26日上午9时,作为责任机长,试飞中心试飞员中心副主任陈明与局方试飞员赵志强驾驶着ARJ21-700飞机104架机在凯夫拉维克机场腾空而起,1架次局方审定试飞在上百双眼睛的注视中揭幕。利用难得的“1小时26分时间窗口”,陈明与赵志强驾机完成6个起落,起飞平均侧风速度38.4节,着陆平均侧风速度34.9节,验证到的最大风速为48.7节,超过设计目标值,侧风包线扩展审定试飞大获成功。当晚,试飞中心ARJ21-700飞机试飞总师赵杰兴奋地对本报记者说道:“冰岛大侧风试飞的成功,标志着ARJ21-700飞机最后一个特殊气象环境运行限制被解除,已完全具备高原、高寒、高温高湿、自然结冰及大侧风等全部特殊气象环境下的运营能力。”

从2002年试飞中心开始ARJ21-700飞机试飞准备工作,到2009年7月15日ARJ21-700飞机101架机转场试飞中心开始适航取证试飞;从2014年12月30日ARJ21-700飞机获得型号合格证,到2018年3月冰岛大侧风试飞圆满落幕,试飞中心ARJ21-700试飞团队以“功成不必在我”的思想境界,彰显出脚踏实地、积极作为、认真负责的精神,展示出航空试飞人勇于担当、甘于奉献的高尚情操。正如试飞中心党委书记葛和平在ARJ21-700飞机冰岛大侧风试飞现场对大家的叮嘱所言:注意防止和纠正急功近利,不图一时之名,以科学的态度和严谨的作风追求经过历史沉淀后真正的评价。

“功成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当央视新闻频道将试飞中心誉为中国飞行试验“国家队”时,也许我们每个人都能在ARJ21-700飞机冰岛大侧风参试人员的身上看到并读懂自己的价值。

11

凯夫拉维克机场来了一群“特殊的”中国人

2018年3月初,“凯夫拉维克机场来了一架中国飞机和一群中国人”的消息在冰岛国内引起热议,当地网友故作神秘透露:“这群中国人的任务很特殊,如果他们成功,将会扩大凯夫拉维克机场的国际影响,给我们的经济带来好处。”闻听这一信息,试飞中心ARJ21-700飞机试飞总师赵杰笑了。

“说特殊,首先是任务特殊。”赵杰介绍道,2017年4月,ARJ21-700飞机曾在内蒙古锡林浩特机场开展了大侧风地面试验等一系列设计优化试验试飞;就在ARJ21-700飞机104架机冰岛试飞期间,一架航班号为EU2781的ARJ21-700飞机在内蒙古同期展开航线展示运营。把时间稍往前推,2018年2月底,巴西航空工业新下架的一架ERJ-175LR支线客机在没有交付使用方美国联合航空的情况下,远渡重洋直接飞到内蒙古面对中国“潜在客户”进行“演示运营”。

据了解,从2001年至今,ERJ已生产了近1500架,从70座级的ERJ-170到120座级的ERJ-195,这个系列在欧美和我国市场都逐渐占据越来越多的市场。可以说,我国自主研制的喷气式支线客机ARJ21-700自“出生”之日起就面临着着严峻的市场竞争。赵杰表示:“站在推动中国大飞机事业稳定持续发展,助力国产新支线客机项目商业成功的高度上,试飞中心党委、试飞中心领导要求我们胸怀全局,全力完成ARJ21-700侧风包线扩展审定试飞任务,体现了咱们航空试飞人的一贯朴实和宽广胸襟。”

“第二个特殊,就是试飞地点特殊。”试飞中心副总工程师、ARJ21-700冰岛大侧风试飞队领队刘军仓给记者讲了一个小故事。2013年4月7日,ARJ21-700飞机大侧风试飞在国内西部两个机场展开,但不是风速不满足试验要求,就是来风的角度与机场跑道不垂直,当时大家叹息“如果能有一条‘米字型’跑道该多好啊”。所以,在这次试飞前,投入商用的ARJ21-700飞机一直都是按照最高22节侧风的限制安排运营。

2016年11月,根据CCAR-25部相关条款要求,试飞中心与中国商飞共同酝酿ARJ21-700侧风包线扩展审定试飞,于2017年11月将试飞地点定位在冰岛雷克雅未克-凯夫拉维克机场。相关资料显示,凯夫拉维克机场秋、冬、春三季多风,而且风速常常超过50节;更重要的是,根据当地东西和南北方向大风经常交织出现的情况,机场修建并开放了两条90°交叉的跑道,分别指向南北和东西。刘军仓介绍,从1993年至2014年,美国波音、欧洲空客、荷兰福克的许多民用飞机都将侧风试验地点选在凯夫拉维克机场;另外从试飞中心的专业角度讲,凯夫拉维克机场能够起降包括安-225在内的所有型号飞机,拥有完善的地面保障,且机场周边地表被苔藓覆盖,即使强风也不会飞沙走石,有利于飞行安全。

在ARJ21-700冰岛大侧风试飞现场,刘军仓不仅是试飞中心试飞队领队、临时党支部的支部书记,还担负起联合试飞队领队及中国ARJ21-700飞机冰岛大侧风试飞团队临时党支部支部书记的重任。他说:“现在在冰岛的这支队伍是一个联合试飞队,既有我们试飞中心的参试人员,也包括中国商飞和局方的人。我们在这里,代表着中国形象、中国精神。”

保持队伍思想稳定,保证试飞安全质量,关心参试人员饮食起居,大事小事,临时党支部事事操心,事事到位。自3月5日ARJ21-700飞机104架机转场到凯夫拉维克机场后,除了适应性飞行和正常的科研训练飞行,试飞队一直没有等来满足试验条件的大风。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已到3月下旬,距离凯夫拉维克机场给出的试验截止时间快不足半月,一些失望、焦躁的情绪开始在队伍里滋生。3月22日,刘军仓主持召开ARJ21-700飞机冰岛大侧风试飞团队临时党支部支部大会,和中国商飞试飞队领队组织全体党员座谈,通过手机和蓝牙音箱等简陋设备共同收听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中国人民是具有伟大创造精神的人民”“中国人民是具有伟大奋斗精神的人民”“中国人民是具有伟大团结精神的人民”“中国人民是具有伟大梦想精神的人民”引起强烈共鸣,大家再次提振信心。

3月23日,新的气象预报消息传来,24日后将出现满足大侧风试飞条件的天气。刘军仓果断决定,25日召开联合试飞队、临时党支部战前动员会。那天上午,不大的会议室里挤进了近百人,机务、航务、气象、课题、测试、遥测、构型、后勤、翻译、空勤等纷纷表态:牢记使命,认真准备;抓住机遇,无缝配合;坚决、彻底打赢ARJ21-700飞机冰岛大侧风试飞这一仗,安全有效完成我国新支线客机侧风包线扩展审定试飞任务。

是夜,刘军仓有些失眠。这个曾出色组织过ARJ21-700飞机加拿大自然结冰试飞的陕西籍汉子在脑海里反复梳理着一项项试飞准备工作。因为,按照冰岛大侧风试飞任务启动之初时达成的共识,试飞中心是这次任务的主体责任单位。他想起试飞中心党委书记葛和平离开冰岛时说的一句话:你们有信心,国家的民机试飞技术才有未来,中国的大飞机才有力量。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臧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