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歼20总设计师杨伟:创新发展 军民融合

核心提示: 军民融合发展是国家战略,是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从国家安全和发展全局出发做出的重大决策。中国科学院院士、航空工业科技委副主任、歼20总设计师杨伟先生就为我们带来“创新发展 军民融合”的主题演讲。

22

中国科学院院士、航空工业科技委副主任、歼20总设计师杨伟先生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受何总的邀请,我今天来作一个发言。实际上这个大背景知道,是我们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一种纪念,是西飞六十年航空报国的一种追忆。但是题目出的是大中型军民用飞机的发展,大家知道,我是搞战斗机的,虽说都是在一个行当,但是,针对大中型飞机研究很少。接到这个邀请也是诚惶诚恐。我想围绕三个题目来说。一个是发展,第二个是创新,第三,谈一下有关军民融合。

先说发展。当我们谈到任何一个事物的发展的时候都离不开三个自问,一个是我们现在在哪?第二,我们要到哪去?第三,我们怎么去?这些对国家是这样子,对行业是这样子,对于比如说飞机的机种是这样子,对一个企业也是这样子,甚至我觉得对个人也是这样。

今天我非常简短地把一些大家所共识的东西跟大家交流一下。先说战斗机。战斗机经过了20多年的发展,我们国家从三代机,以歼10、歼11系列的飞机,以及三代改,像最近刚公布的歼10C列入战斗值班任务,以及包括歼16,还有咱们的四代机歼20,这就是我们的现在。

轰炸机,咱们西飞这块是轰炸机的主体。我们有轰6,我们有包括现在出岛链绕海的轰6K,我把歼轰7可以作为战斗机,也可以作为轰炸机之一。这也是我们的现在。

第三个说运输机。咱们有运12、运7、运8,现在有运20。作为客机,我更是老外了,咱们有新舟60,新舟600还有ARJ21,还有C919,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们现在,我就选了这四类,咱们大家相当于围绕今天的主题,大家都比较熟悉的。

我们要到哪去?在战斗机,今年在两会的时候,我作为两会代表,过代表通道的时候,记者问我,后面战斗机怎么发展。我把当时的主要要点在这块再重复一下。一个是像歼20已经列装部队了,我们肯定要想办法让它尽快形成战斗力。另一个,我们肯定会对它进行系列化发展。第三,我们不会停在这儿,我们还会创新驱动,再实行弯道超车。我觉得这是明摆着的,就要往这个方向走。

怎么走?第一,国家需要咱们怎么走,我们就怎么走。战斗机的作用是博弈的,是保护国家生存、发展、利益安全的。真正在战斗机的博弈里面,它和真正的民用机的思路是不太一样的,它强调整个博弈的OODA化,整个战斗机的发展,从OODA的1.0主要强调机械化,2.0机械化+信息化,这是目前我们发展的阶段,未来是3.0,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我想这个就是它的一个发展的脉络。

作为轰炸机,第一,我们要正视差距。如果我们从国家的战略上来讲,我想简单的只有轰6K是肯定不能满足国家需要的,具体往下怎么发展,我们就是要根据国家的战略需要的要求,同时,我们还要加快创新发展的步伐。运输机。咱们说了,我们现在运20已经成军种了,我们下面首先我觉得至少是要尽快地形成能力,尽快地扩大规模,同时,要提高它满足运输条件的能力以及它的可靠性。特别我在这里还想强调一条,我们还要对整个运输机的使用流程进行变革,要引用目前的互联网+等等这一系列的信息,使得真正这一个装备能够在它的整个的使用全流程过程里面发挥最大的效益。后面怎么办?我还是想说,跑不了系列化发展,我们不可能运20就是现在这个状态,同时,作为我们这么一个泱泱大国,仅仅就有运8和运20够吗?下面我们该怎么走?我觉得这个就是对我们提出的挑战。

客机我不说了,我这个积累是最少的。但我想作为ARJ已经投入运行的时候,肯定要想办法提升服务,树立品牌。作为C919要尽快取证,投入运营。同时,在这些,你要进行服务变革,要扩大市场,要为客户,从乘客,从航空公司,包括你的供应商,包括政府,要给大家创造更多的价值。大家才能支持你,才能帮助你,才能给你更大的发展空间。

除此以外,我想至少有这么几条,一个是系列化的发展,咱们都有规划。再有一个,我们要提高机载系统的自主性,这也是明摆的。我们这里面目前我们比较多的东西,装的是我们不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设备。同时,今天杨总也来了,肯定要谈下一步怎么发展,包括双通道,我觉得包括小支线,小支线,我们现在不能只用运12在那一直顶着,以及包括超音等等。

怎么去?真正要往哪去和怎么去的时候,我觉得,第一,我们笼统来说,要满足国家战略需要,同时,要为客户创造价值,这两件事是并举的。另外,作为任何一类飞机和任何一型飞机,它的渐进式发展和跨越式发展也是要并举的。再有,作为飞机研发取证,以及包括使用流程和全生命周期的提升,是并举的。我们搞装备的,不能只面向装备本身,应该面向装备,第一个范畴是使用全流程、第二个范畴是全生命周期全流程。再有就是广泛合作,我们不能“关门”,我们要开放,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要扩大自主知识产权。最后是提高性能和可靠性和降本增效,所有的这一类的战略的思维,我觉得都是在我们推进发展里面所值得考虑的。

再说怎么去发展,我想回到第二个题,创新。关于创新,在十九大报告里面有一系列的论述,我相信我们绝大多数都认真学习过,我这里不重复了。在这里强调的最多的就是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也是我们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

我就想看看我们现在比如说中国航空工业作为进行航空研发和生产的主体,我们的创新是什么情况。首先先盖个帽子,我们现在,包括今天片子里面讲的,最近若干年来,我们实现了一系列的重点型号的井喷式发展。无论是从战斗机来讲还是无人机、运输机、教练机、特种飞机等等,我们也说我们从望尘莫及走到了望其项背;我们从跟跑现在实现了部分的并跑,我们正在向部分领跑迈进。但是,在整个大的取得伟大成绩的同时,我觉得我们也要审视我们自己。我们有多少创新的短板,我们的创新能力发展到底如何。我这里想谈的更多的是自问。

一是,创新的动力。我们知道所有的人不会否定创新的重要性,但是,真正在我们的团队,在我们的企业,在我们的行业里面,是不是真正解决了为什么创新?就是你的创新的目的。是不是真正深入到血液里面认识到创新是生命线,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不是我们的干部群体将主要的精力用在了带领团队创新,而不是仅仅是呼吁创新?以及是不是我们现在的体制机制能够激发团队成员的创新动力?我觉得至少是这四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也值得我们行动。

首先谈创新的战略,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一个企业都有我们的规划,我们有我们的“十三五”规划,有些企业也有我们的创新部署。我最近读了西飞和三次创业的非常伟大的实践,但是,就这个创新的战略,我们是不是在不断地滚动优化调整,根据国家战略需求的变化,根据市场的变化,我们在进行调整。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们很多单位还值得在这里面要进行挖掘。这里面作为集团来讲,包括集团,包括我们板块,包括我们各机种,包括各单位,甚至包括各部门,是一样的。因为一个战略,实际上不是一个,是一个数。

是不是我们都把所有的方法都用到了我们在研究战略里面?另外,我们的战略是不是两个聚焦?我们的战略往往容易聚焦产品,是不是还聚焦技术。这一块,作为创新的战略研究本身就值得我们提升。

另一方面就是创新的自觉。我这里是断章取义。我把创新说成创就是从无到有,新就是前所未有。我们一般的体制是两个,一个是设计研究所,一个是生产制造厂,为什么设计研究所都愿意冠两个字,既有设计,又有研究。设计就是从无到有,研究就是揭示内在的机理和特征。生产和制造,我也把它掰开,生和制我把它叫从虚到实,产和造是从小到大、从少到多。在这四个领域方面,所有的方面,我觉得都有创新。而且这个创新是相辅相成的。所以,它既有创新的需求,也有创新的空间。但是,我们是不是在这些方面都有一种创新的自觉?这个自觉,我说的是一种文化,不是我们加班加点完成任务是我们的最高追求,这个首先是我们的必须,在另外一个过程里面,是不是还有创新?

我们再进一步来说关于创新的方向和思维。我这里想谈的创新就是万变不离其宗,讲的就是装备和使用体系。创新本身在十九大报告里面涵盖的面很广,我们就谈局部的。我们搞装备的,我们都知道,我们是成体系的,是从自下而上综合的,这个大流程模式是我们的主体流程模式,在这个过程里面,首先我觉得需要创新的就是需求上的创新。作为军用产品,就是要想办法设计战争,作为民用产品,就是要想办法设计使用。仔细来讲,最大的创新是创造用户的需求,创造新的用户的集群。在这些方面,我们现在走到了我们真正该认真思考和研究的时候,以前我们在跟跑的时候,我们不需要研究需求,我们也不需要创造用户,这是一个层面。另一个层面是装备层面,也是飞机层面,包含多个方面,从应用理念、工作性能以及涉及多个专业、总体驱动结构等等。我们是个大系统工程,真正地创新不可能是从顶上来的,必须得从底下来找,从局部到整体。只有集成了一种创新集合才能真正贡献整个的装备,包括体系。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臧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