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节奏:当青春遇见“青春”

分享到:

“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习主席在与北京大学师生座谈时,引用了辛弃疾的这句词。

五四青年节前夕,记者走进习主席亲自视察过的部队——海军舰载航空兵某部。该部是我军序列中最年轻的部队之一,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是我军人才方阵中最具活力的群体之一。训练场上,战机轰鸣,激情飞扬—

起飞,青春的姿态歼-15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起飞前准备。 解放军报记者张 雷摄起飞,青春的姿态歼15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起飞前准备。 解放军报记者张雷摄

年轻的节奏——

“世界上其他军事强国,干航母的历史都有100多年了,我们才几年?要赶上他们,不争分夺秒地干,不拼命去追赶,能行吗”

晨曦微露,西太平洋某海域海风猎猎,波涛翻涌。在歼-15发动机的巨大轰鸣声中,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袁伟驾驶战机,冲出辽宁舰甲板的舰艏飞上蓝天。

在我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梯队中,袁伟是最年轻的飞行员之一。30岁出头,他已是我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中的主力。在此次航母编队跨岛链训练中,袁伟参加了首轮空中自由对抗演习,赢得了对抗胜利。

此时,远在千里外的某舰载机训练场,年仅26岁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何志也正驾驶歼-15战机,从陆基模拟航母飞行甲板滑跃起飞。为了成为合格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他已经训练了1年多。

同行都羡慕何志的年轻,而何志自己却感到时间紧迫。他告诉记者,西方一些军事强国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在他这个年纪,已经具备从航母上起降并进行空战的能力,而他自己还在学习海上着舰起降。

感到时间紧迫的岂止何志?

“现在我们培养一名合格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所用的时间,比以前大幅度缩短了,但还是不够。”舰载航空兵某部政委张中明告诉记者:“航母的战斗力建设,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培养必须赶在前面。”

这种紧迫感造就了该舰载航空兵部队快节奏、高强度的训练模式。而快节奏的背后,是年轻的飞行员们必须面对的训练中的诸多挑战。

等到何志飞完当天的训练课目,时间已经是下午。走下战机,他又赶到着舰指挥位置,跟着大队长曹先建学习着舰指挥,仔细观察每一架飞机的起落状态,详细记录各种数据……

下午4点多,何志和战友们一起从舰载机训练场撤回。一路上,他还在跟战友们讨论空中协同方案。

吃过晚饭,在大队长曹先建和副大队长张敏组织下,何志又和战友们一起,就当天训练中每一架飞机的表现,进行逐项复盘。等他们走出会议室,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而这样高强度的训练,早已成为常态。

“这比当年高考不知道难多少倍!”这是何志对日常训练最深切的感受。在加入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队伍之前,何志已经是老部队的骨干飞行员了。可到了舰载航空兵某部,他一度觉得难以跟上节奏。

这种快节奏、高强度的训练,甚至连地勤战友们都感受很深。去年,该部组织精干力量赴北方某训练场开展集训。持续训练几天后,机场保障人员找到他们说:“保障这么多年,没见过你们这么干的!这也太拼了吧?”

这种拼劲,正是来自于这支年轻队伍只争朝夕的紧迫感,也代表了这些年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青春节奏。曹先建不止一次地跟年轻飞行员们说:“世界上其他军事强国,干航母的历史都有100多年了,我们才几年?要赶上他们,不争分夺秒地干,不拼命去追赶,能行吗?”

梦想的力量——

“我们赶上了好时代。本以为我们再奋斗个十年才能上航母,没想到自己这么幸运”

一天的改装训练结束,耿维谦感觉有些累。他比何志大3岁,飞行经验也更丰富。这本来是他的优势。但歼-15战机与其他战机的操作规范有很大不同,甚至有的操作要领完全相反。以前飞其他机型所形成的操作习惯,如今成了耿维谦驾驭新战机的“阻碍”。

晚上,耿维谦还是坚持加班研究以前的飞参数据,反复观摩其他飞行员的操作视频。某舰载航空兵团团长徐英对他进行一对一指导,将自己的经验悉数相授,对他的操作动作,逐个进行修正。

面对周围很多年龄更小、学习进度却更快的战友,巨大的压力始终萦绕在耿维谦的心头。能让他坚持下来的,就是他心中的“航母梦”“舰载梦”。这也是所有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梦想。

“如果能加入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队伍就好了,一定要去航母上感受一下。”动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史晋杰还是空军某部一名年轻的飞行员。那是2012年11月25日,他从电视上第一次看到了舰载战斗机试飞员戴明盟驾机着舰成功的画面,内心深受震撼。

热爱天空的人从来都喜欢挑战。“要干就干最难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这是很多飞行员的梦想。如今梦想成真,史晋杰自己总是觉得上航母的路很梦幻。

周小勇觉得自己与航母要有缘得多。刚毕业那年,他赴渤海湾某机场进行改装训练。他驾驶教练机,飞向某海域上空,正好看到下方一架黄色涂装的歼-15试验机在进行绕舰飞行。

在不同的飞行高度上与歼-15意外相遇,让周小勇激动不已。

“以后舰载航空兵部队还会选人,你们还有机会。”听到部队领导讲起这句话的时候,周小勇正在南方海军某部任职。虽然觉得未来还很遥远,但他还是希望自己将来也能驾驶歼-15从航母上起航。

青春,正是爱梦想的年龄。当戴明盟等舰载战斗机试飞员实现一个又一个零的突破时,更加年轻的飞行员们不约而同地将自己的梦想,与航母事业紧紧联系在一起。

这是一支年轻的部队。2013年,海军舰载航空兵某部正式成立,至今不过5年时间。在胜利日大阅兵、朱日和沙场大阅兵现场,歼-15战机方阵吸引了世界的目光。

这是一群年轻的军人。早期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选拔,对参选人员的经验值要求很高,被选中的飞行员平均年龄也大。在积累了数年经验的基础上,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选拔适当放宽了对飞行训练小时数的要求。该部招收到一批更加年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苗子,培养规模成倍扩大。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耿维谦、史晋杰、周小勇、何志等一批优秀的年轻飞行员踏上了逐梦海天的征程。

遇见大时代,是军人的幸运。这些心怀梦想的年轻人,将自己的梦想倾注于这支年轻的部队,爆发出蓬勃的青春活力。在往后的岁月里,无论他们遇到多大的挑战,承受多大的压力,他们最深的感受依然是幸运和感激。

周小勇告诉记者:“我们赶上了好时代。本以为我们再奋斗个十年才能上航母,没想到自己这么幸运。”

青春的担当——

“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不能对危险和牺牲有丝毫胆怯,否则就会被大海和天空吞噬”

“面海而兴,背海而衰。舰载机事业必须有人去干,那就必然会有牺牲。”曹先建提到战友张超时,眼里依然有泪光闪烁,“战友牺牲了,但我们干舰载机事业的信念从没动摇……”

在舰载航空兵某部采访,张超是绕不过去的话题。从来没有哪个群体,像年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这般时刻与高风险相伴。

在张超牺牲的20天前,曹先建就在飞行训练中遭遇飞控系统异常。他紧急处置试图挽救战鹰,直至最后2秒才被迫跳伞逃生,身负重伤。

当张超牺牲的消息传来,躺在病床上的曹先建眼泪横流。但是,擦干眼泪后,他最想干的事,依然是重返蓝天。

张超的牺牲,不仅没有让这群年轻的飞行员退缩,反而激发出了他们更大的训练勇气。

为了鼓舞士气,该舰载航空兵部队徐汉军等领导身先士卒,驾机冲上云霄。其他的飞行员纷纷用更高强度、更高水平的训练来向战友张超致敬。

张超牺牲几个月后,在选拔新一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时,他们收到了来自海军和空军航空兵部队更多的申请。甚至有地方青年打电话给海军有关部门,询问如何才能成为舰载战斗机飞行员。

耿维谦就是在张超牺牲后,申请加入舰载航空兵某部的。他跟战友们说,张超用自己年轻的生命为航母事业开拓道路,他的身影就是我们飞行的标杆。

“战友的牺牲固然悲痛,但我们不会恐惧退缩。飞行员必须理性看待每一次事故。”耿维谦从悲痛中缓过劲来,着手研究那起飞行事故的原因,寻找避免类似事故的方法。他说:“飞行就是在一次又一次险情中不断前进的。出现了险情,知道了飞机的性能边界,找准了操作方法,反而会让往后的飞行更加安全。”

重伤的曹先建在经历了两次大手术后,再次以惊人的毅力出现在训练场上。受伤一年多后,重返蓝天的他,成功将歼-15舰载机降落在辽宁舰的甲板上。

“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不能对危险和牺牲有丝毫胆怯,否则就会被大海和天空吞噬。”曹先建告诉记者,面对生死挑战,舰载机飞行员必须有一颗强大的心脏,练就胆大心细的强悍心理素质。

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们还有更多难关要去攻克。该舰载航空兵部队正在探索加速人才培养的新模式,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会越来越年轻。为了追赶世界最先进的训练水平,他们日夜钻研舰载战斗机空战战例,不断加大复杂技战术课目的训练强度。

对照国内外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事业发展历程,记者感叹于他们用短短几年时间,走完了别国数十年走过的路。但这些倾情于航母事业的飞行员依然感到,探索的速度还不够快。在这支年轻的队伍心中,时刻有战鼓催征。在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军的伟大征程中,他们这种只争朝夕的拼搏精神激荡在海天之间,绘就了这支队伍的青春底色。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韩婉洁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