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玩转未来!AR & VR技术让飞机制造变得更easy

核心提示: 带上一副眼睛,连接一台电脑或手机,就能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最近《头号玩家》再次引爆虚拟现实(以下简称VR),说到这里大喵先给大家说说,什么是VR?什么是AR?

带上一副眼睛

连接一台电脑或手机

就能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最近《头号玩家》再次引爆

虚拟现实(以下简称VR)

说到这里大喵先给大家说说

什么是VR?

什么是AR?

↓↓↓

VR & AR 

VR(Virtual Reality,简称VR)技术,中文即虚拟现实,就是通过一系列技术手段来制造虚拟场景,并模拟各种感官感受来欺骗大脑,营造一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受。

AR(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技术,它通过电脑技术,将虚拟的信息应用到真实世界,真实的环境和虚拟的物体实时地叠加到了同一个画面或空间同时存在。

VR=虚拟世界

AR=真实世界+数字化信息

或许你还不知道,虚拟现实技术起源于航空工业,最早应用于飞行模拟仿真及平视显示、头盔显示等领域。航空工业长期从事虚拟现实技术领域的研发和应用,不只是有着齐全的专业门类,还有着深厚的技术积累和丰富的应用经验。因此说,发展虚拟现实技术,航空工业是“专业”的;发展虚拟现实技术是航空工业走向信息化、智能化的必由之路,也是为航空工业未来的产业拓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微信图片_20180424093250

下面就继续跟随大喵去看看

航空业中有哪些地方

会使用到VR与AR技术

1,C919

微信图片_20180424093257接线是飞机总装中的一个劳动密集型过程,而国产大飞机C919机身中有700多线束,固定线束零件3000多种,零件总数超过15,0000个,而且接线工作往往在狭小空间内进行,其复杂和精细程度考验着每一个接线员,也是总装任务成败的一个关键。在这一轮航空智能制造转型中,VR和AR技术便会大大提升这一过程的效率和质量。

2,F-22和F-35,

微信图片_20180424093301

作为美国军用飞机最大的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同样尝试了将AR技术应用到飞机制造过程中。其中采用爱普生Moverio BT-200 智能眼镜的AR平台加速了F-22和F-35的制造过程,AR平台实时提供视觉帮助,方便地让生产人员了解零件的编号和计划,确保每个部分都能正确、快速的装配。当工程师戴着AR眼镜进行起落架的部件安装时,只需要通过眼镜看着起落架的轮子,就可以跟随安装手册的一步步指导,包括每根线缆和每个螺栓以及它们需要安装的位置和编号等信息,完成安装。在这个平台的帮助下,工程师们的装配速度能够提高30%,准确率达到96%。

洛马公司在维修领域也使用了平板AR技术,维修人员能够提前了解待修飞机的3D模型。通过这种方式能够将维修时间从几天减少到几个小时。

3,B777

微信图片_20180424093304

1990年,波音启动了777飞机的研制工作。波音公司采用AR技术设计了波音777飞机的300多万个零件和整机,大获成功。由此他们创造了“Augmented Reality”这个英文词组,来描述在真实场景下依据用户看到的物体,自动叠加虚拟内容的技术。

4,A330

微信图片_20180424093307

空客曾将AR技术应用于水管安装、舱内连接器和客舱开发过程中。其中,在客舱开发时,空客使用AR技术在通用的设计样机,销售样机上叠加虚拟设计概念或用户配置,能够迅速让设计人员和用户体验到最终效果,减少刚性原型制作的昂贵成本。

2015年上半年,空客在A330的最终装配阶段,引入了AR技术辅助实现座椅及其他客舱装修的精确位置标定,并首次利用了头盔式眼镜实现AR的功能。与此同时,空客在A380、A350XWB和A400M也开展了类似的AR试验项目。

5,普拉特·惠特尼

微信图片_20180424093310

普拉特·惠特尼对拥抱新技术并不陌生。例如在2002年,普拉特·惠特尼加拿大宣布与IBM和达索系统达成合作协议,成为航空航天业中首个在整个设计和制造过程中使用数字技术来开发发动机的企业。

2017年4月,美国联合技术研究中心公布了与普拉特·惠特尼客户训练部门的合作,为航空公司的机械师投资虚拟现实引擎维护培训。普拉特·惠特尼客户培训部门总经理布鲁斯·霍尔(Bruce Hall)表示,他们目前正在教室环境中进行beta测试。借助头显和运动传感器,机械师将能够行走在GTF发动机内部,检查部件并查看运行中的引擎情况。

6,Aero Glass

微信图片_20180424093313

Aero Glass为飞行员提供了一款头显,方便其查看驾驶舱的控制信息,诸如高度计读数,燃料压力,航向和油温等数据都将显示在头显的显示屏上。Aero Glass在2016年10月登上了媒体的头条,当时空中客车商业实验室(Airbus BizLab)选择了他们的技术并帮助其变成一个商业主张。另外,这个头显概念也获得了欧盟“Horizon 2020”研究与创新计划的资助。

7,东方航空

微信图片_20180424093316

中国的东方航空公司在2017年6月举办了“客舱vr培训”体验日。配合VR培训系统,客舱部乘务员身临其境地体验了机上设备检查、使用和特殊情况处置等情境。据了解,这也是VR虚拟现实技术首次在中国民航乘务领域的应用与推广。

8,法国航空

微信图片_20180424093319

法国航空于2017年8月1日开始测试所谓的“沉浸式娱乐系统”,这款Skylights VR设备将配备40部高清电影以及为乘客提供一个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的、身临其境的娱乐体验。

但现阶段这款Skylights VR虚拟现实耳机在功能上还有一些局限性。Skylights VR内置的充电电池续航时间仅为6小时,对于长途飞行的旅客来说续航时间有些短。另外比较重要的是,目前对于在高空飞行时使用全套的虚拟现实设备是否会引发某些疾病,还没有定论。

9,新西兰航空微信图片_20180424093322


微软将其HoloLens头显称为“不受线缆限制的全息计算机设备,能够让你与数字内容交互,并与周围真实环境中的全息影像互动。”这款设备搭载了先进的传感器和全息处理单元(HPU),后者采用了台积电28纳米工艺制造,集成了24个内核。另外,微软为其搭配了8MB SRAM和1GB LPDDR3 DRAM。微信图片_20180424093325

HoloLens 不仅是一款 AR 设备,也是一款 VR 设备。新西兰航空公司正在与IT服务提供商Dimension Data合作,测试把HoloLens应用在机组人员身上。在这家航空公司的未来设想中,佩戴HoloLens头显的乘务人员可以在头显上浏览乘客信息,例如航程细节,上次搭乘该航班的时间,甚至是乘客的情绪状态。

10,日本航空微信图片_20180424093327

日本航空公司最初在2014年檀香山机场的维护工作上使用了谷歌眼镜,目的是提高工作效率。维护人员可以在操作期间接收音频的建议和指导,以及与现场同事分享照片或实时视频信息。

微信图片_20180424093331

工人按照谷歌眼镜的提示进行布线

除上面所讲到的企业外,飞机维修维护企业汉莎技术和法荷航技术同样也有AR技术的应用探索。汉莎技术使用了基于激光投影的AR技术,协助机务实施头等舱舱内设施的安装。这个移动投影系统可以和每个安装场景适配,在飞机机体内可以灵活的固定和配准。所需要的安装模板直接被投影到飞机结构正确的位置上去,这个模板能为机务在正式安装时提供有力协助。据称,这种工作方式可减少50%的工作时间。而法荷航技术正考虑为法荷航提供具有AR功能的登机牌。

航空工业作为工业之花、虚拟现实技术的源头,有责任有能力引领其持续发展,并以此推动智能产业革命不断走向深入。作为高端制造业的代表,航空工业发展虚拟现实技术有着专业门类齐全、技术积累雄厚等方面优势,但如何能够将这些资源以市场为导向进行整合和利用也是要面临的一大难题。

但大喵相信,随着芯片计算能力的提高、各种新型传感器小型化和低成本化、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AR与VR技术在航空工业正在成为全新的宠儿。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韩婉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