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回顾十七年前送别战友“海空卫士”王伟

核心提示: 王伟是“海空卫士”,王伟是我的战友,王伟离开我们整整17年了。

王伟是“海空卫士”,王伟是我的战友,王伟离开我们整整17年了。

今天,可以告慰他的是:17年来,当年您用油画表述的“中国海军航母梦”已经实现,海军航空兵的整体战斗力有了实实在在的提高,我国在南海方向的综合实力有了长足的发展。

王伟是海军航空兵守卫南中国海歼八Ⅱ战斗机群中的一名优秀飞行员。我曾先后16 次乘坐他所在飞行团的歼击机升空,航摄王伟和他的战友们驾驶战鹰编队巡航于南中国海上空的情景。

认识王伟是在1997年,那年我第13次到基层部队与官兵一起过春节,也是第二次来这里过大年。大年三十18点,部队进入了战备状态。在这千家万户团圆喜庆的日子里,军嫂们来到空勤灶为参加值班的飞行员们包过年饺子。我拍完包饺子,又随着来到外场作战值班战位上送饺子。然后是师长、团长和值班的飞行员们一起吃饺子。王伟当时不值班,可也来外场凑热闹,他只穿了一件飞行服,没穿正规的飞行裤子,我说:“对不住,只能拍你上半身了。”王伟很支持我的工作,笑着说:“别拍我了,我给你当个前景吧!”于是照片中王伟是个侧背面。为了让气氛更热烈,他建议大家以茶代酒,一起大喊着。在王伟的带动下,指战员们情绪高昂,我拍下的照片也十分热闹。

王伟对我的佳能相机十分感兴趣,他说:自己喜欢画画,也喜欢拍照片,但不知道能不能拍出点意思来。我说:“爱好美术的人形象思维、美学观念都有了一定的基础,拍照片就是用照相机作画,进步快得很。”这一次,他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年4月1日,王伟和赵宇驾机升空执行任务,美机违反飞行规则,与王伟的战鹰相撞,王伟跳伞后失踪。这一消息牵动着千千万万中国人的心。当天中午,海军航空兵机关的气氛显得异常凝重,一种战斗气氛挂载每个人脸上。我立即就得知了大概的情况,拿起平时准备好的照相设备动身赶往机场,随海军新闻报道组前往凌水机场。因为海南气象不好,所有机场全部关闭。我们只好乘飞机赶到湛江,立即前往码头,登上由湛江至海口的渡船。

3

参加搜救的直升机部队 摄影:牟健为

一夜颠簸,第二天凌晨到达陵水机场。

迎着朝阳,我乘上了南海大搜救的运7飞机,开始17天乘各种战机数十架次的长时间、长距离、高强度、大密度的南海飞行。飞机飞向西沙,这时才发现从北京来我们都穿着毛衣毛裤,这里与北京温差30度,热得像进了桑拿浴室。飞机在西沙海域来回的巡视,像是犁田一样,一圈一圈顺序向南推,然后又一圈一圈向北回。南海的大气透视特别好,能见度大于10公里,海面平平一览无余。飞机上每个可以向外透视的窗口都空着人,他们几乎连眼都不眨一下,专心注视着海面。然而,茫茫大海一望无际,没有一点漂浮的物品,偶然遇到南海舰队的搜救舰艇和海南渔民参与搜救的渔船。

飞机巡回往复飞了4个小时,最后落在凌水机场。这里除了战备值班飞行之外,一切训练任务都已停止,全力保障搜救飞行。那架肇事的美国飞机就停放在机场的角落里,不准任何人接近。机场十分繁忙,轰炸机、运输机、直升机不断的起飞、降落,长达17天的海上搜救刚刚开始。可以说海上寸草不漏,发现任何漂浮物都会立即派直升机进行紧急打捞。

记得搜救的第3天上午,指挥室里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据轰炸机报告,王伟降落海区发祥一个橘红色的物体,疑是一件飞行员救生背心。于是,我钻进紧急起飞的直升机飞往西沙。在轰炸机引导下,很快找到了那个漂在海上的红色物体,原来是破损的船用救生圈的一角。在那些日子里,每当海上有浮动目标被发现,每当有搜救工作的新信息传来,我总是使尽浑身解数设法搭上营救的飞机,希望能拍到王伟获救的第一手资料。在急切的期盼中,我和战友们牵肠挂肚的度过了那焦心的日日夜夜,王伟最终也未能回来,南中国海成了他最后的归宿。

此间,我与王伟的夫人阮国琴接触也比较多。起先,她希望记者多报道王伟的英雄事迹,而后是希望记者们呼吁更多的人参与搜救。当时她身体十分虚弱,为了不让她太伤感,指挥部把她从家里接到卫生队里,派专人陪护并严令:没获批准任何人不得接近。但是,她还是托人叫我来到卫生队。阮国琴躺在床上眼睛哭肿了,神志恍惚面色苍白,只要有人来访就询问搜救的情况,她手中捧着《航空知识》《舰船知识》等资料,还拿着南海地图,上面标着航空兵、舰艇、渔船负责搜救的分工范围,那里明确标定着王伟的出事地点。我劝她好好休息。她总是说:“我没事。”并告诉大家:“王伟身体好,王伟的飞行技术好,还研究过逃生的问题,王伟一定能回来。”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臧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