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严监管对企业 房地产和居民的影响

分享到:

自2017年以来,金融监管工作力度显著加强,并在风险防范化解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其中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严守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是本轮监管的重点内容。银监会去年以来组织开展了“三三四十”等系列专项治理行动,经过1年的乱象治理,银行同业、理财等风险高发的业务领域已初步得到有效整治,银行整体呈现出主动“缩表”的倾向,充分体现了严监管的影响,有利于银行业风险防控。

目前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位列未来三年三大攻坚战的首位,其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这意味着严监管依然会贯穿2018年全年,甚至成为更长时间内的政策主基调。在今年继续延续中性货币政策和金融严监管取向的背景下,流动性预计仍以紧平衡为主,同时美联储加息导致的外部利率走高也将对国内利率水平产生一定的向上牵引作用,3月美联储加息后,央行再度跟随上调逆回购利率5BP,预计随着全球利率水平趋势性上行,未来国内利率水平易升难降。

严监管和利率高位运行有助于推动金融和实体去杠杆,降低整体金融风险,这对我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而言意义重大。但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也应充分意识到,在金融严监管和去杠杆下,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会趋于缩表,驱动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放缓,同时经济体融资成本难以有效下行,一定程度上会增加经济在中短期内的下行压力。从最新的金融数据来看,今年2月金融机构新增贷款8393亿元,弱于市场预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速下滑,同时社融余额同比11.2%也创出新低。M2同比虽然小幅回升至8.8%,但仍处低位。流动性增速的放缓一定程度上是受到了当前金融严监管的影响。

对实体企业而言,金融严监管会降低市场风险偏好,加剧部分企业的再融资压力,从而加大违约风险。2017年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工业品价格回升,企业盈利整体改善,但从结构上看,上游行业整体改善更加显著,而中下游行业偏弱,因此债务发行人个体分化较大,部分企业再融资难度降低的同时,另一些企业的融资难度和成本反而在提升。在这样的背景下,金融严监管令整个金融体系能够提供的信用趋于收缩,特别是资金很难再继续投向政策限制的城投、地产、两高一剩等领域,会导致相关企业融资量缩价升。尤其债券市场的风险偏好变动通常较快,一旦某企业出现负面信用事件,发债渠道可能会迅速关闭,导致资金链断裂。2016年以来,低资质企业新发债券较为困难,部分严重依赖债券市场再融资的企业由于到期资金难以接续,已出现信用风险暴露甚至违约,未来需继续警惕融资收紧下企业债务违约风险的提升。

对于房地产领域而言,从目前中央的政策方向来看,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定位显示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的政策方向还会继续坚持。去年以来楼市销售增速的回落带动房地产开发投资资金来源中的定金及预收款以及个人按揭贷款增速出现趋势性下滑,房贷利率的走高明显抑制了居民房贷的增长,同时开发商境内融资渠道也持续收紧,金融对房地产的支持力度整体走弱。今年楼市销售依然偏冷的情况下,开发商销售回款增速可能进一步下滑,同时今年开发商进入偿债高峰期,再加上美联储加息,境外融资成本也面临快速提升,上述因素共同导致房企今年现金流压力将较去年有所提升,适度放缓投资以维持现金流或是合理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下,金融严监管或将加剧房地产资金紧张的局面,进一步推动房地产投资下行,而考虑到房地产对各行业广泛的带动效应,这将增加经济下行压力。

对居民部门而言,近两年消费一直保持平稳较快增长,发挥了经济稳定器的作用,在经济中的占比和贡献度不断提升。但消费增长的背后,居民部门杠杆率也在快速走高,2016年和2017年的金融机构住户贷款余额增速均超过20%,远高于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这说明支撑消费的重要因素是房贷、消费贷等居民部门债务的提升,而非收入的提升,这样的消费增长是不可持续的。两会期间,居民杠杆率过快提升受到了高度的重视,降低居民杠杆将成为未来政策的重要方向。由于无论是房贷还是消费贷,其背后的核心驱动因素主要还是房地产,监管对于流入楼市的违规消费贷将会明确打压,再结合对其他渠道消费贷的合规治理,或导致2018年居民部门融资整体趋缓,进而社会消费增速预计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令短期经济增速承压,但对于防范居民杠杆过快上升,降低潜在系统性风险,促进经济长期健康发展具有积极意义。(中航证券)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臧航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