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启动未来空战平台的工程研制

分享到:

2月12日开始,美军陆续公布2019财年预算要求材料和2019~2023财年预算规划。除了预算要求总额高达7160亿美元、其中研发预算要求总额突破900亿美元之外,2019财年预算要求材料中的项目安排已非常明显地体现出美军重回大国竞争之战略转型。

以美空军“下一代空中主宰”(NGAD)项目为例。该项目旨在发展以未来空战平台为核心的未来空中优势系统簇。美军从2018财年开始大幅增加对该项目投资,2017财年投入为2227万美元,2018财年即暴增至近2.95亿美元;在2019财年预算要求中,美空军为该项目安排5亿多美元,在2020财年计划安排13亿多美元,2021财年计划安排20多亿美元,2019~2023财年共计划投资98.898亿美元。这样,2018~2023财年投资总额达到101.845亿。如此规模的投入明白无误地表明,美空军确实是打算快速推进NGAD项目,在2018~2023年间就开展其中未来空战平台的工程研制;分析此间各年投入,可判断出美空军很可能会在2020年年底前启动未来空战平台的工程研制。

NGAD项目工作中包括的未来空战平台,可能会取代F-22A或F-35A或同时取代两者。美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表示希望该军种为与中国发生潜在冲突做好准备,宣称正在迅速创新的中国无疑是美空军“兴起中的威胁”,尽管俄罗斯也对其邻国造成威胁,但它并没有像中国那样迅速前进。威尔逊透露NGAD项目重新突出了电子战能力,但拒绝透露详情;除加速推进NGAD项目外,美空军正在使用美国国会最近批准用于国防的额外资金,通过两个独立的原型化工作来追求高超声速武器能力——“高超声速常规打击能力”与“空射快速反应武器”。

此外,美空军面向未来与中、俄高端对抗的需要,在2019财年预算要求中取消了E-8对地监视与攻击指挥飞机替换机项目,而将先寻求使E-8机队服役到2025年前后,同时寻求基于分布式网络化协同的新解决方案;放弃购买天基红外系统第7颗和第8颗卫星,改为寻求更灵活、小型的卫星星座。美空军还将继续采购F-35A(但与原计划相比放慢节奏)、对F-22A、F-15C/E和F-16C/D进行升级改造,并计划采购新型轻型攻击机用于中东地区,以更具成本效益的方式完成保护地面部队的任务,解放出多功能战斗机以加强后者应对强敌的训练。

尽管我军装备现代化建设取得很大成就,但从现在开始到2030年前后,才是我军和我国国防工业面临最严峻挑战的时期。以未来空中优势装备为例,正如我们此前也曾多次强调的,美空军显然是准备用快速采办程序大幅度加速未来空中优势系统簇及其核心——未来空战平台的发展,力图在中、俄当前最新战斗机尚未完全成熟或刚完全成熟之时,重新奠定“领先一代”的战略优势。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臧航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