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的电子情报飞机 成为专注焦点

分享到:

YS-11EB

日本自卫队EP-3

韩国霍克800情报飞机

图-214情报机

C-130H情报机

在亚太地区,由于朝鲜接连不断的核试验,发生突发情况的可能性也许会大于全球其他地方。如果美国总统重新恢复美国与中国台湾(地区)的合作或与中国大陆爆发贸易战,就更难预料会发生什么情况了。此外,日本可能修改其宪法中有关使用武装部队的内容,也会对该地区现有的有效制衡战略产生巨大的影响。

“对不确定”的不确定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在亚太地区,俄罗斯、日本、中国、韩国、澳大利亚、新加坡都装备有有人驾驶专用信号情报(SIGINT)飞机。美国在该地区也部署了RC-135V/W“铆钉”、RC-135S“眼镜蛇球”、EP-3E、U-2S等信号情报飞机,这些空中侦察平台将会发挥重要作用,成为关注的焦点。

日本

日本的机载信号情报能力由其海上自卫队的EP-3飞机和空中自卫队的YS-11飞机组成。据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在1991年接收了第一架EP-3情报侦察飞机,该型飞机由日本川崎重工制造的P-3C海上巡逻机改装而来,目前海上自卫队共有5架EP-3,编号为9171~9175。EP-3隶属于驻扎在岩国基地的第81航空队(VQ-81),其外形特征是机身的背部(有三个卫星天线罩)和腹部(有两个天线罩)很大,机上安装了由日本电气公司和三菱重工(研制高频段子系统)联合研制的基线任务设备,工作频率是30MHz~18/20GHz,其中日本电气公司研制的是低频段子系统,三菱重工研制的是高频段子系统。其两种型号分别被命名为NH/LR-107和NH/LR-108,不过不清楚其具体的频段覆盖范围。据称,该型飞机能搭载23名机组成员,具备信号情报与遥测情报(TELINT)侦察能力。在这5架EP-3飞机中,编号为9174的飞机在2014年2月发生地面事故,其编号已被注销。在第81航空队内部,EP-3与4架OP-3C多传感器特种任务飞机配合行动。EP-3和OP-3C都在其前机身的下方装备了形状相似的天线罩。

日本空中自卫队驻扎在人间(Iruma)基地的电子情报航空队配备了4架YS-11EB信号情报飞机,编号分别为82-1155、92-1157、02-1159、12-1161。YS-11EB型飞机的外形特征是:机身的背部和腹部有一组天线罩,后机身的右侧有突出的辅助电源装置。2000年左右,YS-11EB 信号情报飞机进行了升级,增加了卫星通信能力,后来又配备了日本东芝公司研制的J/ALR-1和日本三菱重工研制的J/ALR-2任务系统。据报道,日本一直利用YS-11EB监视中国和俄罗斯在太平洋西北部及日本海的陆、海、空活动。此外,日本还用YS-11EB监视朝鲜的导弹试验,这意味着该型飞机除执行其核心的信号情报任务外还具备遥测情报侦察能力。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空中自卫队后来还采购了法国泰利斯公司研制的ASTAC电子情报(ELINT)吊舱,安装在其RF-4EJ/-4EJ侦察飞机上。在日本空中自卫队,该吊舱被称为战术电子侦察(TACER)系统,日本三菱重工集团是其国内的主承包商。

韩国

韩国是亚太地区机载信号情报领域的重要成员,韩国空军装备了4架“霍克”(Hawker)800SIG侦察飞机,该机又被称为RC-800,其编号分别为58-342、58-351、58-352和58-357。“霍克”800SIG的外形特征是前机身下方和尾翼都有突出的设备罩。机上安装有E-系统公司(现在的L-3技术公司任务集成业务部)研制的任务系统,该任务系统的工作频率为26.5~40GHz,具备通信情报和电子情报侦察能力,自动化程度高,能将截获的数据下传到地面站进行处理。

“霍克”800SIG虽然还在服役,但毕竟已经老旧。2010年8月,韩国媒体披露,韩国国防采购项目局准备采购2架配备了先进信号情报与通信情报设备(韩国LIG Nex1公司或三星公司与泰利斯公司联合研制的任务设备)的新一代信号情报飞机,计划在湾流宇航公司或庞巴迪公司生产的飞机机身上安装通信情报、电子情报和信号情报子系统,由韩国航宇工业公司或大韩航空公司负责系统集成。2011年12月,法新社报道,韩国国防采购项目局宣布将采购2架达索公司研制的“猎鹰”(Falcon)2000飞机作为其通信情报平台以及监视朝鲜导弹发射的平台。法新社还披露,这2架飞机将于2017年采购,用以替代韩国老旧的RC-800等侦察飞机。但是,截至目前,该项采购计划还未得到证实。

其他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在亚太地区的信号情报侦察一直很活跃,时不时地利用其伊尔-20M和图-204R在该地区进行侦察活动(重点对日本)。

据传,新加坡和澳大利亚也具备信号情报侦察能力。新加坡在20世纪90年代至少采购了一架由C-130改装的信号情报飞机,机上配备的任务设备是以色列研制的高频和甚高频(HF/VHF,3~30MHz和30~300MHz)侦察设备。新加坡利用该型飞机监视在泰国、马来西亚沿岸以及位于孟加拉湾安达曼和尼科巴群岛的活动。

澳大利亚媒体一直报道称澳大利亚具备机载信号情报能力,但澳大利亚政府对此未予表态。澳大利亚一家非官方媒体曾报道,1990年代后期,澳大利亚“和平伙伴”项目就是将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C-130H运输机和P-3C海上巡逻机改装为信号情报平台,使其能够执行通信情报侦察任务。在“和平伙伴”项目中,C-130的承包商是澳大利亚Tenix公司,该公司后来被BAE系统公司澳大利亚分部兼并;P-3C装备了E-系统公司研制的任务设备,能在目标国空域前沿搜集高频、甚高频和超高频(UHF,300MHz~3GHz)通信信号,包括数字移动电话网络信号。

尽管“和平伙伴”项目真假难以判定,但随后的调查和报道表明:澳大利亚确实拥有机载信号情报平台,隶属于其AP-3C监视飞机机队。从飞机的代号可以看出,AP-3C是由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P-3C海上巡逻机改装而来的,这是澳大利亚在1999年启动的一个项目,承包商是L-3技术公司。在改装的平台中,编号为A9-657和A9-660的两架飞机被改为信号情报平台。从2014~2015年期间披露的这2架飞机的照片可以看出:机上先前的AP-3C的标准声纳浮标已被套管形天线罩以及机腹的天线组所取代。这种外形结构说明澳大利亚已经拥有了专用的信号情报平台,但不清楚是这种结构是否代表了一种专用的信号情报能力,也即飞机具备的是专门开发的电子情报能力还仅是对AP-3C飞机上的标准ALR-2001电子支援系统进行了升级。照片显示的结构可能与专用信号情报能力有关,澳大利亚媒体的报道虽然无法证实但还是可信的,报道称,从2019年后(那时P-8A将取代澳大利亚在役的AP-3C)到2023年前,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将保持4架AP-3C信号情报任务飞机。

总的来说,亚太地区各方都在利用有人驾驶专用飞机积极开展各种机载信号情报活动。不难预测:未来的不确定性会更大,同时所需的监视技术也容易被更多用户所获得。毫无疑问,无人空中平台将在与有人驾驶飞机的配合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Martin  Streetly  王燕

责任编辑:王婵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