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美国海军正式装备MQ-4C海上监视无人机

核心提示: 2017年11月9日,诺格公司向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文图拉县穆古角的美国海军航空技术训练中心交付了第一架作战型MQ-4C海上监视无人机,标志着长达十年的“广域海上监视”(BAMS)计划完成了研制、发展与测试阶段

2017年11月9日,第一架MQ-4C无人机飞抵美国海军航空技术训练中心。

未来,MQ-4C无人机将接替EP-3E电子侦察机的角色。

在VUP-19中队组建仪式上,美国海军展示了一架MQ-4C无人机全尺寸样机。

诺格公司在帕特森特河航空站测试MQ-4C无人机。

 

2017年11月9日,诺格公司向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文图拉县穆古角的美国海军航空技术训练中心交付了第一架作战型MQ-4C海上监视无人机,标志着长达十年的“广域海上监视”(BAMS)计划完成了研制、发展与测试阶段,开始了作战训练和维护使用阶段,将在2018年形成初期作战能力,随后部署到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

作为“全球鹰”高空长航时无人机的海上衍生型,MQ-4C“海神信使”(Triton)无人机的主要角色是作为P-8A反潜巡逻机的助手,可以凭借着出色的续航能力和全方位的覆盖能力,在大洋上空执行情报、监视与侦察(ISR)任务,正在成为提升美国海军作战能力的一种全新“力量倍增器”。

满足作战需求

早在20世纪90年代末,美国海军针对在役反潜和监视平台更新换代的迫切需要,开始考虑未来执行多种海上作战任务的新型平台及其发展途径,并初步制定了一项称之为“广域海上监视”的远景规划,旨在打造一个全球海上监视和攻击网络,继续保持自身在海上的绝对力量。

依据这一发展蓝图,美国海军率先制定了一项多用途海上飞机(MMA)计划,最终发展出P-8A反潜巡逻机。与此同时,美国海军决定研制一种陆基长航时无人机,协助海上巡逻机队监控海面上的一举一动。按照设想,BAMS无人机将向美国海军提供一种持久的全球ISR系统,具有探测、跟踪、分类和识别海上目标的能力,为其海上巡逻机队提供预警。此举标志着美国海军正在加快步伐,开始寻求一种低空飞行战术系统或高空长航时无人驾驶平台,将BAMS无人机的设想向前推进了一步。

从BAMS无人机项目浮出水面到RQ-4N方案脱颖而出,直至MQ-4C无人机出厂、试飞和交付,诺格公司在十年时间里通过关键技术验证和各项设计优化,将“全球鹰”高空长航时无人机发展成为一种全球海上作战平台,并为美国海军提供了持久的海上ISR数据搜集与分发能力。

根据美国海军的作战理念,MQ-4C无人机将作为P-8A反潜巡逻机的一个补充,极大地延伸海上侦察的视野。这种无人机的任务范围包括海上监视、敌方作战信息搜集、战场损伤评估、港口监视、通信中继,还有作战支援、海上封锁、战场空间管理、海上定位及攻击瞄准。它可以在更广大范围内持续不断地监视海洋或陆地,大大增强战场态势感知能力,并通过一条通用数据链实现情报信息的无缝连接,将探测到的潜在目标及时地传送给P-8A反潜巡逻机,协助其跟踪和攻击目标,显著缩短“从传感器到射手”的时间。

2017年8月22日,美国国防部负责采购、技术和后勤的副部长弗兰克·肯德尔正式批准了美国海军MQ-4C无人机系统发展计划的“里程碑C”评审结果,由此,MQ-4C无人机获准进入低速初始生产(LRIP)阶段。同年12月29日,美国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与诺格公司签署了一份价值2.55亿美元的LRIP 2合同,用于生产3架MQ-4C无人机。

集成先进系统

美国海军在位于马里兰州的帕克图辛河海军航空站组建了“海神信使”综合测试团队(ITT),主要承担作战评估任务。该团队由帕克图辛河海军航空站、第20飞行测试与评估中队(VX-20)和“先锋者”飞行测试与评估中队(VX-1)等研制与作战测试部门的人员组成。

ITT团队在帕克图辛河海军航空站专门建造了一个设施,配备了3架MQ-4C无人机、一个足够容纳3架MQ-4C无人机的机库以及飞行试验计划所需的不同类型控制站,包括在前方作战基地使用的控制站。随着MQ-4C无人机系统成功完成作战评估,各项数据表明了这种自主无人机系统的成熟度。与“全球鹰”相比,MQ-4C无人机在外部构型上看起来非常相似,但是在蒙皮下加强了机翼结构,不仅增加了一套防冰和除冰系统,还配备了多种机载传感器系统,有别于美国空军的“全球鹰”系列无人机。

2015年下半年,ITT和美国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下属的持久海上无人机系统计划办公室(PMA-262)为MQ-4C无人机集成了最新的系统软件,可以将诺格公司研制的多功能有源相控阵雷达和雷神公司生产的多频谱目标截获系统、电子支援措施、自动识别系统融为一体,达到基本的作战能力,满足国防部规定的“里程碑C”要求。

凭借着出色的长续航能力,MQ-4C无人机在广域监视领域具有无与伦比的优势,而出色完成ISR任务的关键是在机身腹部安装的多功能有源传感器(MFAS),正式编号为AN/ZPY-3型。这种雷达是第一种能够从极远的距离对海洋及沿岸实现360度持续覆盖的雷达系统,采用了2D有源电子扫描阵列(AESA),具备海上模式和空地模式,可以远距探测、识别和跟踪海上和沿岸的多个目标。

根据海上任务需要,MQ-4C无人机在机头下采用了雷神公司研制的多频谱目标截获系统(MTS-B)。该系统可以实现远程空中监视、高空目标截获、跟踪、测距,主要用于侦察和瞄准,在技术上最突出特点是把图像融合能力作为标准配置,增强了图像处理能力,提高了清晰度。

MQ-4C无人机还根据海上巡逻任务需要安装了一种自动识别系统(AIS),可以接收到海面上行驶的船只通过VHF频段广播数据传输系统自动、定时播发的信息,有效地采集到相关的船籍、船型、位置和航向等多种数据,从而可以全面地掌控目标海域的战场态势,完善海上ISR手段。此外,该机还配备了ZLQ-1电子支持措施系统,用于检测、识别和定位雷达威胁信号。

准备作战部署

目前,“海神信使”研制计划已经完成了3个主要阶段,围绕着不同的综合功能化能力(IFC)测试具体的软件,分别为:IFC 1,主要实现在位通信能力和扩大飞行包线;IFC 2,引入和验证宽带和卫星通信能力、初始传感器能力;IFC 3,引入和验证防冰和除冰系统、主动重心控制和其他一些机身系统,以便最大限度地提高燃油负荷和燃油效率,同时针对海岸环境所需的雷达附加作战模式。2017年底,ITT将着手测试IFC 3.1软件。

按照最初的BAMS计划,美国海军计划采购68架MQ-4C无人机,与117架P-8A反潜机组成编队,逐步替代现役的P-3C巡逻机。但是,美国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负责MQ-4C计划的吉姆·霍克上校透露,美国海军可能考虑减少MQ-4C无人机的采购数量,因为它的可靠性高出预期。

2016年10月28日,美国海军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海军航空站组建了第一支配备“海神信使”的无人机巡逻中队(VUP-19),标志着自主系统的历史性转变。该中队由操纵MQ-4C无人机的后方任务人员组成,在2017年底形成初期作战能力。首批两架MQ-4C基准构型无人机和一个负责起飞、回收与维护的团队最早将在2018年夏天部署到位于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着手建立一个前线作战基地。

此举的主要目的是通过海军与空军的密切协作,进一步加强对亚太地区的战略侦察能力。关岛位于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任务范围内,在一年内将部署两架MQ-4C无人机,部署时间为两年。MQ-4C无人机从关岛起飞后,可以直接飞往南海或日本海,在上空实施不间断侦察。在此期间,MQ-4C无人机将在雷达、电子支持措施和自动识别系统方面的功能得到进一步改进,其后,美国海军预计将装备一种早期作战构型。

根据计划,美国海军将陆续组建5个“海神信使”无人机中队,在2020年具备完全作战能力,先后部署到5个前沿基地,从而实现全球部署的目的。到时,每个中队可以根据任务要求,在每年80%时间里,执行每周7天、每天24小时的持续监视任务,覆盖范围达到大约2300千米。美国海军认为,高空巡航的MQ-4C无人机与低空飞行的P-8A反潜巡逻机之间相互配合将有效提高侦察能力。

扩展任务能力

针对BAMS计划的发展要求,PMA-262在2016年底决定将MQ-4C无人机的初始作战测试与评估阶段从2017年第四季度推迟到2020年第四季度,改变了“海神信使”无人机系统的采购策略。这一改变的主要目的是力求与MQ-4C无人机第一种作战构型的研制与交付保持同步,这种构型将具备“海神信使”最为重要的多情报能力。

多情报任务构型将使MQ-4C无人机具备搜集电子和信号情报功能,包括传感器和相应支持的软件与硬件,后者可以处理机密、敏感和隔离的信息。MQ-4C无人机的多情报构型将有效扩大现役P-8A反潜机所具备的海上ISR能力,并最终取代目前执行大多数任务的EP-3E“白羊座”Ⅱ情报搜集飞机,这是美国海军装备MQ-4C无人机的主要目的。

诺格公司将针对根据MQ-4C无人机的多情报任务能力的发展需求,着手研制和验证IFC 4构型,重点增加信号情报载荷,同时根据技术的成熟程度,及时地集成一种空中防撞系统。

2016年12月底,美国海军对IFC 4构型进行了初步设计评审,时隔一年后又完成了关键设计评审。到2019年,诺格公司预计将把2架MQ-4C原型机改装为IFC 4构型,用于测试和评估有关任务载荷。除了一些额外的天线外,MQ-4C原型机的大部分结构保持不变,但是需要重新布设机身内部的线缆,以适应从EP-3E飞机拆下来的机密任务载荷。

按照计划,诺格公司将在2020年开始交付IFC 4构型的MQ-4C无人机,配备新的信号情报载荷,预计在2021年具备初始作战能力。借助于这些任务载荷,MQ-4C无人机在现代海上作战中,可以第一时间识别任何舰船发射的无线电、雷达或卫星通信等电子信号,立即分发相关作战单元,由攻击平台瞄准、锁定目标,直至摧毁敌方的海上舰船。例如,洛马公司的空射型AGM-158C型远程反舰导弹利用来自敌方军舰发出的各种信号进行中段制导。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居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