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分享到:

早期洛马NGAD设想图

“在21世纪的战场上,重要的不是飞机能承载几个G,也不是最高飞行的马赫数,而是对战场的态势感知能力。没有信息,飞得越快,死得越早。”

——美国海军陆战队F-35B飞行员大卫·博克(David Berke)中校

2010年11月,美国空军装备司令部(AFMC)向工业界发布了一份信息征询通告,要求工业界提供关于可在2030年左右形成初始作战能力的新战机计划草案。此举标志着美国官方早在2010年就启动了下一代战斗机的概念探索。

在此之后数年,美国军用航空巨头波音、洛马、诺格公司纷纷给出下一代战机的概念图和设计思想。但是美国空军针对现在和2030年前后可能出现的挑战局面,做了认真的研究。研究结论是:现行作战样式通常首先靠各类防区外武器扫除先进面空威胁后才能挺进执行任务,需要极佳的情报协调且难以应对移动目标。面对未来由大量空中威胁、面对空威胁、移动与未知威胁组成的战场环境,防区外作战无法保证作战效果。未来空中作战平台体系需通过前沿部署、穿透复杂与未知空域来实现空中优势。

因此未来的空中力量构成将是一个整体体系,所有的空中战斗平台都在这个体系内相互配合,发挥各自的作用。过去那种战斗机独撑天下的局面一去不复返了。针对战略判断的变化,洛马和诺格公司都在《2030空中优势飞行规划》出台后对下一代空中作战平台做了修改,力求贴近《规划》的要求。

另一方面随着美国战略部署调整,近期特朗普总统在公开演讲中宣称中俄为对手。美国的军事战略也会重新调整为大国之间角力。实际上《规划》就是军事战略调整后的产物。可以预见,在2030年前后出现的美国新一代空中作战平台,就是以中俄这样拥有强大空中力量和地面防空力量为对手而出现的。

种种迹象表明,在竞争对手技术水平突飞猛进的情势下,美军也在全面加速先进技术转化为战斗力、甚至改变装备采办进程,将采办流程提前。其目的正是为了在当前与接近同等对手的战斗力竞争中实现“以快打慢”。过去,我们习惯了跟随的思维,习惯于观察美国的研究方向与装备情况,然后马上跟进。这种方式让我国航空工业极大缩短了与世界先进航空技术间的差距,今后这种关注仍然是非常必要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与以前发生很大变化,适时做出调整是非常必要的。

中国对空中作战平台的目标与美国空中作战平台的需求肯定是存在不同的,况且现在美国的空军战略已经是非常有针对性,这就要求我们在装备技术发展中要遵循博弈思维而不是跟踪思维,要重视快速转化,要基于体系和系统视角分析美军的技术基础。过去20多年,我们一直在补装备体系完整性低、主战装备代差的课,成绩是突出的。但是从现在开始的几十年,才是我们面对最大挑战的时期,肩负强军主责的航空工业该如何应对这挑战呢?

在刚刚过去的航空工业2018年工作会上,航空工业深刻认识和把握自身发展所处的历史地位,提出“到2035年基本建成新时代航空强国,成为世界一流航空工业集团”的战略目标。为实现这一战略,聚焦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目标、全力推动航空武器装备发展的航空工业已经整装上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责任编辑:李居阳

专栏作者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