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故乡的人事情

核心提示: 岁月安好,秋去冬来,本应是漫天飘雪的季节,北京的雪却迟迟未下,大家纷纷讨论着、期盼着,就像小孩子期盼过年一样。

沿路金色的麦田、玉米地一眼望不到边际,马路边的野花在草丛中安静地绽放,我抬起头来,那湛蓝透亮的天空中飘着朵朵白色的云,这里美得让人痴迷、陶醉,让人不由自主地大口呼吸,想象自己若有一双翅膀,一定要张开它自由地翱翔在这片我魂牵梦绕的、养育我的黑土地上。我是土生土长的地道东北姑娘,这里是我的家乡——牡丹江。牡丹江是黑龙江省东南部的一个美丽的小城,这里四季分明,属于温带季风气候,夏天不热,但冬天却有些干冷,小时候经常听大人们讲,牡丹江是个盆地,四面环山,所以绝对不会有沙尘暴入侵,因为沙尘全都被西部的山脉挡住了。现在算算离家已有十年之久,目前定居北京的我,趁着放假回家一趟,看着沿路的风景和快要临近城区的新修金碧辉煌的大桥时,心中除了兴奋之外还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我想这大概是许多漂泊在外游子都会有的心情吧。

岁月安好,秋去冬来,本应是漫天飘雪的季节,北京的雪却迟迟未下,大家纷纷讨论着、期盼着,就像小孩子期盼过年一样。其实在我的家乡,冬天看个雪景,那都不是事儿!也许大家不知道,我的家乡还有一个名字叫“中国雪城”所以想要看雪,那必须去牡丹江啊!位于牡丹江内的海林农场有一个叫“雪乡”的地方,冬季积雪较厚,是个看雪玩雪的绝佳地方。

可近日关于雪乡宰客的消息铺天盖地,频频刺痛了我的神经,我不禁重新审视,这个我深爱的家乡现在怎么了?我有点悲伤,闭上双眼,脑海里好像过电影一般,故乡的人和事又一帧一帧地重放。

我,“80后”,我有一个姑姑,姑姑是一个善良和蔼的小学语文老师,后来她由于业务好当了校长。小时候她总是教我好好学习,用心做人。记得当年学校选拔小记者,为了锻炼我,本不喜欢写作的我被她推荐去当了一名小记者。为了不给姑姑丢人,我硬着头皮干吧。后来写了一篇《我的爸爸》还登上了当地的报纸,那时心情别提多高兴了。时间转瞬即逝,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到了高中除了天天埋头学习,准备考大学,也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在高三紧张的学习外,能出去散散心放松一下是特别开心的事情。那时班里有个同学的家在雪乡附近的农场,放寒假我们几个在市里的同学计划着相约去他家玩一趟。我们从市区坐着长途客车,大概不到2个小时的路程,晃晃悠悠的车子安全把我们送到了目的地。下了车,我瞬间就被那里清爽的空气和蓝蓝的天征服了,远处的街道也是整齐干净,马路上一尘不染,仅仅有一层薄薄的雪不时会被风刮起来又落下。我不禁直呼,“这里空气太好了,我们去打雪仗吧!走啊!”说着我们就互相追跑着,笑声在那年冬天的雪乡上空回荡。

同学的妈妈在当地经营着一家小餐馆,平日里客人并不多,我们的到来给她带来了不小的惊喜,晚餐是她精心烹制的东北山珍,当地特色美食都能在上面看到踪影。有小鸡炖山蘑菇、猪肉炖粉条加冻豆腐、大拌菜,还有我最喜欢的锅包肉,看得我们几个小馋猫口水直流。就在这时她端上来一锅香喷喷的米饭,这下可刺激了我的嗅觉,真香啊!盛一碗,看着粒粒晶莹剔透、粒青如玉的米饭,阿姨说:“快尝尝这是只有皇帝才能吃到的贡米!”我才知道这种大米是当地一种特产,产自位于牡丹江世界地质公园镜泊湖流域内,种在亿万年前火山喷发熔岩凝固形成的石头上,由于这里昼夜温差大、并用天然镜泊湖的水灌溉,才有这独特的米香。我不禁想着,皇帝吃的我们也能吃。

说起吃的,牡丹江人讲究吃也爱美食,由于冬季这里的气温常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只有在屋里饱餐一顿美食,才感觉不会辜负生活的美好。所以这里遍地是大大小小的餐馆。要说开餐馆做生意,牡丹江人也有一个特点:什么好吃就做什么生意。

最近家里流行吃铁锅炖鱼。一个大大的铁锅,里面装着早上捕捞的新鲜湖鱼,配上秘制底料,重要的必须是用柴火炖制,还未出锅,阵阵香味扑面而来,吃上一口,在这个寒冷的季节应该是超级满足的,不禁让人想说一句:此味只有天上有啊!这家店的老板娘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她和老公一起做着小生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记得上次回家我们3个人吃了一顿铁锅炖鱼,花了两百元,我问她这能赚钱吗?老板娘莞尔一笑说:“这是我们第二家分店了,第一家在鸡西,我们不宰客,都是回头客来吃,好吃大家多来几次就行了。”听说我是从北京回来的,她还特意大方豪爽地送了我一些小杂鱼,说着就往锅里倒。

一个看着“90后”的小鱼店老板娘都能如此知晓生意之道,有商人的大智慧,不禁让我联想起前几日在北京请朋友吃的一顿饭。一家位于国奥村附近的餐馆,据说一座难求,餐厅经理听说我请的朋友都是重要客人,果断给我协调出一间包间。朋友们吃得聊得很是尽兴,两千元的价格换来了优雅的用餐环境、新鲜的食材、贴心的服务和朋友的开心,虽然我看这顿饭的成本不足一千元。朋友告诉我大城市的消费很正常,就这还订不上座位呢!想来也确实如此,人家也没有非要你来吃,明码标价而已。谁能说一顿两百元的铁锅炖鱼和一桌两千元的精致佳肴哪个更物有所值,我想,也许这里存在许多人为因素,这要看什么环境下你有什么需求,你要的仅仅是一顿美味可口饭菜,还是美味背后的深情。

很多人说不要去雪乡了,那地方宰人。其实,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来想,风景不会因为你不去它的美丽就消失,错误不是风景而是人。就像普里什文说过:“旅行,这不是生活,不是事情,这是爱。”我们不要因为一时一事的失望而放大它。我们要以一种“贵和尚中、善解能容、厚德载物、和而不同”的宽容品格,在个体与群体之间找到和谐,我们民族的理想正在于如此,我们民族的凝聚力,创造力也正基于此。

我睁开眼睛,北京的窗外好像飘起了细细的白雪,但是,我的家乡此刻是晴天吗?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故乡 麦田 玉米地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张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