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冬日里的乡愁

核心提示: 提及冬天,脑海里一片白雪皑皑。英雄城南昌,一座南方城市。

提及冬天,脑海里一片白雪皑皑。英雄城南昌,一座南方城市。它的冬日让人们练就一身铜皮铁骨,特别是阴雨绵绵时。出差到此的北方人冷得咬牙切齿,无处遁形。当然也有阳光明媚的天气,这时洪都的家属区几乎家家户户都晒几刀腊肉、几串香肠,勤快的人家更会晒腊鱼、腊鸡、腊鸭腿。

冬日的阳台成了竞技场,放眼望去满竹篙的香肠腊肉,空气中似乎都能闻到诱人的香味。晒了十来个日头后,瘦肉起了盐霜、肥肉开始滴油。越来越多的腊肉香肠邮寄远方,成为那些在外打拼游子们最思念的家乡特产。

家乡的腊肉是一抹淡淡的乡愁。1998年秋天我远赴日本岐阜打工,对于从未出过远门的女孩来说是一次难忘的经历,而对于父母来说是魂牵梦绕的牵挂。岐阜的气候与南昌相似,四季分明。除了高强度的工作,每日三餐也得精打细算。我和年纪稍长的钟姐负责炒菜,另一位女孩专门洗碗。岐阜的大米很好吃,也很贵。为了省钱我,们托山东男孩买便宜的面粉,早上或者晚上吃面疙瘩汤。为了让面疙瘩好吃,会加一些炒好的白菜。附近堤坝上长了许多的野芥菜,摘回宿舍把它晒干后用开水泡一晚,第二天拧干、泡在清水里。每次做成肉末腌菜,就着面疙瘩吃得浑身热乎乎。当时我们生怕会瘦让家人担心,什么都吃得香甜,那时还不时兴减肥。每周打电话给父母报平安,吹嘘自己多厉害,能把路边的野菜做得无比好吃。天气越来越冷,带来的厚衣服都穿上才敢出门买东西。那一年的圣诞下了一场大雪,世界白茫茫的。我们在宿舍旁堆了一个大雪人面朝南方,不知道家乡下雪了吗?

时间静悄悄地流逝,农历新年即将来临,对家乡亲人的思念也越来越浓。某天正工作着,社长递过一张单据,原来是包裹单,父亲寄来的。急匆匆吃完饭,骑上车直奔邮局。包裹挺沉,寄出的时间是20多天前。父母为了让我在异国他乡过个开心年,寄来腊肉、墨鱼干、多味花生、瓜子,母亲怕我冷临时赶织了厚毛衣。当时海运一个包裹得两百多块钱,而父母的爱是无价的。从此早晨的空气里常常弥漫着蒸腊肉的香味。那一年的除夕夜,山东男孩邀请我们一起过年。忙活了一天,包饺子、蒸馒头、卤牛肉、卤猪蹄……晚上大家围坐在榻榻米上轮流献上新年祝福,有掌声,有起哄,过年的气氛很浓。我们带去的腊肉蒸饭一抢而空,非常受欢迎。大快朵颐之后收看央视春晚,一首《常回家看看》唱哭了所有人。只有出门在外的人才能真正体会“生活的烦恼和妈妈说说、工作的事情和爸爸谈谈”是多么幸福的事儿。那年的冬天虽冷,我们的心却感觉温暖。

今年我也晒了腊肉,因为女儿喜欢吃藜蒿炒腊肉。等她离我远行,那盘菜将成为她的乡愁。一天女儿告诉我她还记得2008年的冬天,我很诧异,当时她才三岁多啊。那年南昌下了一场特别大的雪,冰冻造成一定的损失,湖南郴州的冰灾引起全国的关注。而女儿记得我们一起堆雪人,放学路过的两个小姐姐还和她打招呼。那天女儿穿着外婆缝的棉衣棉裤,站在雪地尤其可爱。现在十字路口的水果店原来住着一对老夫妻,而我们就在房子门口堆雪人。我记住了那年的冰灾,孩子记住了堆雪人的快乐,心重了就容易忽略美好。

冬天每次静悄悄地来,伴随着落叶与北风,留给人们不同的记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冬天 南昌 乡愁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张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