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高原上挺立的“青松”

核心提示: 我讨厌冬天,因为他总是一副冰天雪地的模样,没有一点儿人情味!所以,小时候我以为冬就是一片死寂。

我讨厌冬天,因为他总是一副冰天雪地的模样,没有一点儿人情味!所以,小时候我以为冬就是一片死寂。学前班时和舅舅玩,他教我“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我好奇地问:满目凋零的冬真有这样充满生机的绿色吗?军人出身的舅舅坚定地回答:有!在祖国的边防哨上有好多这样挺拔坚毅、充满生命力的“青松”呢!但年幼的我,并不懂舅舅此话的深意……

最近,在有着“小江南”之称的汉中,因为强冷空气的接连袭击,让原以为回到我们汉族人共有的“老家”会倍感温暖的我,反而深切嗅到了冬的寒味儿。下班路上,我像个孩子似的跟电话那头的挚友发泄着对严冬的怨气。朋友无言,却发给我一张图片:厚厚的积雪茫茫无垠,空中鹅毛般的雪花洋洋洒洒,两名战士却挺拔地站着。他们的帽子上、眉毛上,甚至眼睫毛上都凝结了厚厚的白雪,胸前的钢枪此刻已经看不清原有模样,但握枪的手看着依旧坚实有力,他们身上迷彩的绿在冰雪掩盖下隐约可见,但他们庄严耸立的身躯活脱脱是两棵迎风而立的雪松!

刚才还对着电话不依不饶、怨声载道的我,竟一时间成了哑巴。朋友一连询问几声都不见我应答,便善解人意地挂了电话。然而,我的目光却怎么也无法从图片上那被落雪遮挡脸颊,却站得笔挺如松的战士身上移开,内心升腾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鼻子一酸,视线便模糊了……

我打开手机输入“祖国最冷的边境”几个字,自动出现的结果让我久久不能平静。那篇题为“祖国最苦、最冷的三个哨所”,我只读了一遍就深刻心底:海拔5380米、温差最大达30多度、被医学专家称作“生命禁区”、有着祖国“西大门”之称的神仙湾哨所;位于祖国雄鸡版图鸡冠子顶端,因最低气温达零下57摄氏度,一年有近半时间由于江面结冰与世隔绝而被称为“雪域孤岛”的伊木河哨所;海拔5418米,四季飘雪、终年冰封、高寒、缺氧、低压、强紫外线和宇宙射线、寸草不生、藏羚羊都无法生还的河尾滩边防哨所。

看着这一个个冰冷的修饰词,我不寒而栗。我开始嘲笑自己的弱不禁风,开始讨厌刚刚因为这不值一提的寒冷就对朋友抱怨连连的自己。因为,相比这三个哨所的任意一个,我待的环境都优越太多:没有30多度的温差,没有零下57摄氏度的高寒,更没有寸草不生的恶劣条件,相反有热烘烘的暖气,有亲朋好友的陪伴。一瞬间,我好像突然明白“在祖国的边防哨上有很多这样挺拔坚毅、充满生命力的‘青松’”的深远意义。舅舅所说的不正是这一代代、一群群在冰雪高原上站成“青松”的边防战士?

是啊,在寸草不生,藏羚羊都无法生还的“生命禁区”,是那些最坚毅的迷彩,用他们的挺拔身躯为我们守住了祖国的边界线,守住了我们所有人的岁月静好;是他们“冰雪正凄惨,终岁常端正”,忍受着严寒和孤独在祖国的高原遮挡四面八方的“沙尘暴”,换来了我们所有人的现世安稳;更是因为他们这样一群群能打仗、打胜仗的优秀战士,我们才迎来了幸福感、安全感满满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我敬佩这些傲霜斗雪挺立在海拔5千多米边防哨上的战士,敬佩他们不罹凝寒,像青松一样不显声色地与风雪斗争,却从不刻意引人赞誉。他们奉献青春,为祖国和人民带来和谐安宁,正像终其一生为人们带来生命力和希望的青松;他们用一生守护“边境安定、祖国强盛、人民幸福”的纯洁初心,正如将“正直”站成永恒的青松。我要向这些冰雪中的“青松”学习,学他们不惧人生“飞雪漫天”的坚毅,活出不屈向上的生命力,活出坚毅正直的节气!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高原 青松 冬天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张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