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阳:用生命托起战机的航空英模

分享到:

歼15从空中俯冲急下,瞬间降速至0,稳稳停在航母“辽宁舰”上——2012年11月24日,中国首批舰载机全部完成航母起降训练,圆了几代航空人让战机从陆地跨向海洋的梦想。

一天后,“辽宁舰”返航。罗阳,这位舰载机研制现场总指挥,时任航空工业沈飞董事长、总经理突发心梗,经抢救无效,于11月25日12时48分在工作岗位上殉职,为了祖国的国防事业献出了生命的最后一丝气息。

罗阳,男,辽宁沈阳人。历任航空工业沈阳所设计员,组织部副部长、部长,所党委副书记、副所长,所党委书记兼第一副所长,航空工业沈飞党委书记、总经理等职,任歼15飞机等多个型号研制现场总指挥。从一名普通的飞机设计员到军工大型企业主要负责人,罗阳用坚守30年的“航空报国”理念,组织完成了多项国家重点航空装备研制和生产任务,矢志不渝献身航空。

1982年,罗阳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空设计专业,被分配到航空工业沈阳所第九设计室,历经歼8Ⅱ等型号研制,也度过了航空工业近10年的低谷期。在那个几年等不来一个新型号的年代,他在清贫中坚守,因为他坚信“一个国家经济强大了,必须有强大的国防来保卫经济发展的成果”。

2002年,罗阳调任至航空工业沈飞,2007年,担任航空工业沈飞董事长、总经理。彼时,航空工业经过漫长的蛰伏,迎来井喷,沈飞也进入型号任务最多、最重的发展关键期,难关难度、难题难点,好像排着队一样。罗阳恪尽职守,不负重托,用生命的最后5年,带领公司员工实现了多个型号新机成功首飞,带领沈飞实现了歼击机从二代机到四代机的跨越,托举起我国歼击机生产的“半壁江山”。

最难的是舰载机歼15的研制。2012年1月,罗阳担任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舰载机歼15研制现场总指挥。项目启动时,国内完全空白,没有经验,也没有现成的关键技术可以借鉴。航空制造大国对技术的封锁,逼着航空人只有自主创新一条路可以走。从接到任务那天起,罗阳一直奋战在研制现场、试验一线,带领团队一起攻坚克难,建立新的组织模式“IPT |快速反应中心”,探索新的管理模式并行工程,带来新的研制流程,使用二维发图、模拟量传递、三维发图、数字量传递、数控加工等新的研制手段,让飞机制造从原来的“大针脚缝棉袄”变成了现在的“刺绣”,最终实现了开头那一幕——2012年,全新研制的舰载机“飞鲨”在“辽宁舰”上成功着舰,自此成为我国海军走向深海的第一把利剑,开始走向南海、赴港庆祝、参加演习、穿越宫古海峡、参加阅兵,动作不断。

罗阳在任的几年,正值航空武器装备高速发展的时期,作为多个型号研制现场总指挥,他带领团队面对科研生产高度交叉并行,特别是科研新机研制周期紧、技术难度高、风险大等诸多困难,强化组织管理,严格落实责任制,通过签发总经理令,亲自与相关单位签订“责任状”,分兵把守关键节点,针对不同时期工作重点,组织部装、总装和试飞“三大战役”,集中力量开展重点型号攻坚决战,成功克服了资源不足、周期紧张、成品供应不及时等一个又一个难关,实现了多个重点新研型号的成功首飞和设计定型,为国家航空武器装备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产品研制过程中,他带领沈飞不断创新项目管理模式,大力实施并行工程,在提高研制质量的同时,大大缩短了项目研制周期,一大批新技术、新工艺得到了广泛应用,产品研发和制造能力实现重大突破,实现了生产能力由三代机向四代机的成功跃升。

在打好科研型号攻坚战的同时,他在内部生产管理上狠下功夫,用超常的办法统筹规划,抢抓进度,完善、延伸了项目管理机构,形成了责、权、利清晰,纵向畅通、横向协调,运行高效的管理体系,使重点型号任务从管理到生产各个环节融会贯通,研制效率加速提高,大批先进战机交付部队,为我国国防武器装备的升级换代和空、海军战略转型做出了重大贡献。

作为航空工业沈飞的“掌舵人”,罗阳以国家之振兴为己任,以企业之发展为己任,兢兢业业,鞠躬尽瘁,将自己的全部精力和生命都奉献在了工作岗位上。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在他生命的最后一个月里,为了让新型战机翱翔于蓝天,为了让舰载机驰骋于大海,他不知疲倦,劳心劳力,在实现了两大重点型号相继成功首飞后,就立即赶赴珠海航展为新型战机呐喊,紧接着又转战“辽宁舰”为舰载机助力,观看每次起降过程,记录和分析飞机状态,出现身体不适,也没有中途下舰,甚至都没有去找医护人员检查。他用全部的精力带领着中国战机冲上了事业的巅峰,用无悔的信念诠释着“航空报国”的真谛,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侯佳明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