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产品、技术、资本 “民参军”的三路向

2017-05-26 10:10:59 中国航空报 赵律 童路

如果要说2017年军工领域最火的一个词是什么,想必非“军民融合”莫属。无论是1月份由习近平总书记任主任的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的设立,还是2月份军委装备发展部推出《推进装备领域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思路举措》,以及3月份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傅莹透露2017年我国国防预算增幅在7%左右,将首次突破万亿大关,这一系列的举措都表明国家在2017年将继续加大投入推动国防军事工业的发展,而且发展的重点就是军民融合。

军民融合有“军转民”和“民参军”两个方向。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的军转民已经走过了39年的历程,经历过繁荣也经历过萧条,曾受万众瞩目也曾被世人淡忘,其中的起起伏伏、前因后果就不在这里赘述,因为军转民并非本文阐述的重点。本文的重点是“民参军”方向,可以说这是许多民营企业面临的历史性机遇,有鉴于此,本文从产品、技术、资本三个层面对民参军的内涵和路径做一些简要解读。

第一个层面是产品的民参军。应该说在三个层面之中,产品层面的路径最清晰,政策障碍也最少。目前不少民营企业的产品已经进入或者正积极准备进入军品配套体系当中,同时许多上市公司也希冀通过并购拥有优质军品配套产品的标的企业从而实现其在军工领域的布局,所以当前投资机会和投资热点也较多。

但这个层面目前还有三个问题。其一,由于历史原因,军工产业链完备而封闭,国有军工集团“大而全”的现状一时难以改变,留给民营企业的选择不多。其二,军品生产配套的准入门槛太高,质量、保密、承制资格、科研生产许可证这“四证”就像是四座大山,令许多民营企业望而却步。其三,民营企业缺乏直接获得军方第一手需求信息的渠道。针对上述几方面的问题,国家近期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推动生产配套“双流水”、“两证合一”降低准入门槛、搭建各类军民融合平台,这将有利于更多民企产品进入军品生产配套体系。

第二个层面是技术的民参军。众所周知,国防军工属于高科技领域,国之利器无一不是由最尖端的科技成果荟萃而成,代表了整个国家的科技水平和工业实力。所以相比行业壁垒、准入门槛以及信息阻塞这些短期限制因素,真正制约我国民营企业参与国防军工的关键还是技术和人才的缺失。毋庸置疑,目前国内最顶尖的军用技术和专家人才仍然集中于各军工科研院所之中。但在各科研院所现行制度之下,这些技术和人才均无法为民营企业所用,站在整个国家的角度看,社会资源并未得到最优的配置。

相比产品层面,这里所涉及的问题则更多地深入体制机制层面,而“军工科研院所改制”可以看作是国家为解决这一问题所迈出的重要一步。国家将军工科研院所这一国防工业体系中最优质的资产拿出来,由事业单位改制为企业,不仅减轻了国家财政负担,更重要的是为军工科研院所现有的技术和人才进入市场,从而为民营企业所用提供了可能。这无疑将增强民企的竞争力,提升民企的投资价值。

第三个层面是资本的民参军。如果民营资本能够入股国有军工企业,参与国有军工企业的“混改”,至少能为军工国有企业带来两方面的好处。其一,随着民营资本的入股可以随之引入比较灵活的体制机制,从而有利于加强对科研人员的激励并提升企业的创新能力。其二,民营资本入股所带来的资金相当于盘活了国有军工企业的存量资产,企业完全可以利用这笔资金突破产能瓶颈或者加大对新技术和新产品的投入,从而提升企业的竞争能力。

但现在的问题是,由于国有军工企业属于关系到国家战略安全的产业,国有独资或绝对控股的要求估计在短期内难有改变,所以虽然年初以来各大军工集团纷纷绘出2017年混改路线图,但大多聚焦于旗下民品板块。由此可见,资本层面的民参军在目前的制度框架之下,在涉及各大军工集团军品核心能力的领域,运作空间非常有限,但随着各军工集团“瘦身健体、提质增效”工作的开展,在一些非核心能力的领域则有可能出现机会。

2017年是军民融合关键之年,如果民参军能够在上述三个层面有所突破,从而实现民营企业与国有军工企业在产品、技术、人才、资金等方面的融通,这无疑将有助于提高整个国家军事工业的效率和水平,同时也是在国防军工领域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贡献。

责任编辑:李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