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行在毕拉河上的“消防车”

分享到:

大量森林消防官兵准备登机,进入火场。

机组人员利用中午时间休息,准备下一次的飞行。

大雪过后,B-7802利用最后一个架次,成功将滞留在火场最后140人运送到安全地带。

打开后舱,快速卸下大量的森林消防官兵。

机组运送森林消防官兵进入火场机降点。

内蒙古大兴安岭毕拉河林场的森林大火腾起的滚滚浓烟。

5月6日,我们才收到中国飞龙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三个作业机组从内蒙古大兴安岭毕拉河林场发回的照片,这时距离机组人员进入火场已是第四天,大火已被扑灭。四天里没有通信讯号,我们的报道也被“迟到”了。

论空中“消防”,我们才是专业的!

原本一个美好的劳动节小长假,却因为内蒙古大兴安岭毕拉河林场的森林大火,变成了一次人与火的较量。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紧急向毕拉河火场调拨了切割机、油锯、扑火服等扑火物资,调派了12架森林消防飞机参加扑火,同时各路救援力量迅速向火场集结,先后共调动近万人参加扑救。

“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把森林消防官兵们安全运进火场,再安全运出来,中国飞龙从事森林防火已经积累了31年的经验,我们有把握。”B-7802机长贾云龙说,他们机组主要是在内蒙古执行护林任务。大火的初期,整个机组便冲到一线,开始运送人员与物资。随着火势越来越大,等待进入火场的消防官兵也陆续集结到外围等待进入,灭火形势千钧一发。

“一个士兵走了近24个小时,他在换袜子时,我看到他脚上的水泡已经破了,露出鲜红的肉,看样子也就20岁左右。” B-7802机组负责人张树才说,他很心疼那名消防员。大家灭火的心情都很迫切,无论是战斗在地面,还是飞在空中。为了能再多运一些人员、给养和灭火设备进入火场,参与救援的直升机机组人员每天只吃少量的饭,他们心里盘算着,机组人员轻一斤,就能往火场多送一些东西。可即便是这样,火场的运力依然在告急。贾云龙急得在地上来回转圈。过了一会,他的脚用力在地上捻了捻,对准备加油的机务说:“先加七八吨油,减轻飞机重量,多拉一些人。”减少了油量,缩短了加油的时间,飞机载重的域度果然大幅提高。

参与灭火的另一架米-26 是中国飞龙B-7807机组,主要在黑龙江省执行护林任务。2日凌晨一点,B-7807机长吕骥被手机吵醒。内蒙古大兴安岭地区告急,北方航空护林总站紧急调B-7807机组前往支援。吕骥匆忙披了一件外套跑向航站楼。一个小时后,整个机组的人员全部起床,开始待命。对于长期在外作业的机组人员,他们早已习惯应对突发事件。时刻处于待飞状态的“桔胖子”(对米-26的昵称)接到起飞命令后,“撒丫子”冲向目标火场。

两架米-26直升机同时出现,打开了一条空中的通道,大量的人员物资源源不断地运送到火场的中心地带,如同一把降魔杵,深深刺到火魔的心脏上,让大家也稍微松了一口气。“我们到了火场就与B-7802机组打了一个照面,剩下的时候只是远远看着彼此。”这边,B-7807机组负责人蔡沛宁望着远处的另一架米-26说到。在这次扑救行动中,中国飞龙的两架直升机相继往火场运兵3000余人。B-7802飞机,更是在5月1日当天连续飞行11小时、 8架次,运输扑火队员800余人,创单日连续飞行时间最长、机降扑火队员最多的两项历史之最。

三天经历了春夏秋冬

直升机是个娇贵的东西,天热发动机的温度会升高,影响飞行安全;天冷飞机大面积结冰也影响飞行安全。风大时顶风飞,升力有了,速度却慢了,这次救灾,用机组的人话说就是——火是少见的大火,可天气却不是什么正经的天。

正当两架米-26大显神威之时,天气却开始频频发难,一开始硕大的太阳在天上晒呀晒,生怕火场的温度低了,飞机在飞行时大家紧盯着发动机的温度,就算只升个半度都要小心应对;第二天太阳累了,而风又来了,强烈的风伙同沙土遮天蔽日,能见度直接降到停飞的标准,飞不起来,机组人员也只能“望洋兴叹”,只能等风停。

好不容易盼到能见度达到飞行标准,“桔胖子”开始顶风飞行,虽然大风无法撼动它在空中的稳定性,但却实实在在拖了它的后腿,以至于在机降点之间往返的飞机时速由原来的200公里变为160公里。第三天大家已做好战风飞行的准备,谁料冷空气带来了一场 “救命”的大雪。漫天的雪花,将人们带入到冬季,大火立即没有了威风,但却苦了在森林中救火的消防官兵们,寒冷穿透了森林消防官兵的防火服,胸前滚烫,背后冰凉。

5月6日,火灭了。扑火队员开始撤离,承担空中撤离任务的B-7802机组在连续飞行3架次后,临近日落前仅剩一架次飞行时间,按照相关规定飞机在日落前必须落地,而此时火场还有140人尚未撤离。根河航站与机组紧急协商,在保障飞机载重的前提下,计算好飞机现有载油的消耗量,利用日落前唯一的这个架次,将剩余140名扑火队员全部从火场撤离,避免扑火队员在持续降雪温度极低的情况下在火场驻留一夜挨冻。这一飞,又创了承载人数历史之最,在扑火救灾中再添一功。

一飞回到“解放前”

在大家印象中,飞行的机组人员,应该是西装革履,带着高大上的潇洒,而两架救援直升机的机组成员,这次却成了飞行员界的一股“泥石流”——头不洗,牙没刷,睡觉从来不脱鞋。“在火场的机降点,能有一个地方住大家都乐得不要不要的。”张树才指着照片给我介绍,具有东北特色的大通铺,几床看似短期没有清洗的棉被和院外的一口老水井,成了机组人员的临时的“家”,每天用现打的井水洗个脸以此来振奋精神,吃几口饭便出发执行任务去了。中午和晚上回来后,大家也顾不上脱衣服,反正几个小时后还得起来,能省点力气就省点。住处没有信号、没有WIFI,大家的手机变成清一色的“砖头”,仿佛一下子回到“解放前”。保存在他们手机里像素不是很高的照片,虽然里面的人物不修边幅,但却是机组人员这次救援行动最真实最珍贵的回忆。

直升机飞上空中,俯瞰曾经的火场,最后一星火种被大雪所覆盖,达达香急着推开还粘着晶莹雪花的黑土,准备绽放。

责任编辑:李美静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