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辽宁舰威加海内 悍飞鲨砺剑大洋

2017-01-16 09:53:00 中国航空报

 

岁末年初,中国海军航母编队远海演练首次突破“第一岛链”,驶入西太平洋,而后绕台湾岛一圈进入中国南海。辽宁舰在海浪翻腾中全速前行,宽阔的甲板上响起震耳欲聋的轰鸣,由中航工业自主研制的歼15“飞鲨”重型舰载机穿云破雾,直入苍穹。这是一份沉甸甸的新年宣言:在维护国家核心利益上,中国绝不妥协、敢于亮剑,以“该出手时就出手”的魄力和决心彰显大国实力。

在风云变幻的南海上,“飞鲨”多批次起飞升空,进行实弹演练、空中加受油、空中对抗等多项任务,显示了中国海军作战能力的提升,亦表明从零起步的中国舰载机已露出锋芒。

在人民子弟兵远洋亮剑的同时,还有航空人忙碌的身影浮现。那些奋战在“飞鲨”项目设计研发制造保障一线的航空人,将坚持与梦想写进关键技术资料里、焊在折叠机翼的连接组件上、融入起降引导指令手势中,最后成就了“飞鲨”翱翔海天之间的华丽篇章。

随着国产大型运输机运20服役、新一代隐身战斗机歼20重装亮相,中国航空工业迎来了崭新时代。走过艰难过去、迈入辉煌现在、展望全新未来,航空人的故事最为动人……

创新海天利剑的“航空魂”

“飞鲨”作为我国首型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舰载战斗机,它的研制是一项开疆拓域、由陆地走向海洋的伟大工程。对中航工业而言,“飞鲨”的研制没有任何规范和技术体系可遵循,也没有设计基础和使用经验供参考,是一次从零开始的突破。航空人以自主创新为剑,斩断技术难题的荆棘,将“不可能”变为“可能”,铸造出靡坚不摧的海天利剑。

与陆基飞机不同,舰载机的起降条件十分严苛,仅有普通机场十分之一长的起降跑道,摇摆、俯仰的甲板上复杂的舰艉流场,给舰载机的气动设计和起降装置带来极大的挑战。为此,中航工业沈阳所研制团队在气动布局设计上创新开展舰载机增升装置设计,并针对复杂海况开展大视场的流动测试,创下了多个国内首次。而在起降装置的设计上,针对“飞鲨”滑跃起飞的特点,研制团队借助新型仿真手段,大胆创新试验模拟方式,全新研制了起落装置及拦阻钩系统,最终满足了舰载机着舰和起飞的严格设计要求,让“刀尖上的舞蹈”变得安全可靠。

在舰载机电传飞控系统设计上,创新的火花也在不断迸发。2007年,中航工业自控所承担的飞控系统研制进入攻坚阶段。飞控自检测有四千多个测试步,原先仅凭手工录入和分步测试,三四个人没日没夜地干,一个多月连一千步都没完成。面对紧张的研制交付节点,新人何战斌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如刀耕火种般的研制方式不能适应快速研发的要求,必须要依靠好的工具。他用一周的时间,开始尝试采用MATLAB、ORCAD进行电路和相关算法的仿真,提高了自检测设计和功能逻辑设计的准确性;设计了测试步录入工具,将系统的研发设计“武装到牙齿”,成倍提升设计效率。在余下的一个月时间内,他借助工具高效准确地完成了剩余三千步的测试设计。何战斌成功了!大家对这个一贯腼腆的小伙子刮目相看,由衷的夸赞让他心里燃起的了持续创新的动力。随后,他主导设计的“控制律批量验证工具软件”,实现了控制律试验的自动运行、测试结果的批量比对和试验报告的自动生成,大幅提高了工作效率,使试验时间由以往的一个月缩短为一周。而这个神奇的改进,何战斌也仅用一周时间。上万条试验曲线、数百页的试验报告几乎在“眨眼间”就“热气腾腾”地呈现在课题组面前,大家纷纷赞叹不已。

责任成就“飞鲨”的洪荒力

面对全新的研制任务,航空人践行着“航空报国、强军富民”的责任与使命,抓生产、抢节点、保质量,以无尽的洪荒之力成就“飞鲨”保卫祖国海天疆域的惊天飞跃。

回首研制“飞鲨”的往事,中航工业沈飞温国华感慨万千:“由于技术封锁,在没有任何可借鉴的技术数据和制造经验的情况下,面对纷至沓来的技术难题,只有咬紧牙关、知难而进。”当时,舰载机上许多零部件是全新的设计,沈飞制造团队在生产中遇到的困难不胜枚举。但他们不惧艰难,敢于技术攻关,突破了多个关键技术。

沈飞数控加工厂工会主席焦威东回忆起当时研制拦阻钩和折叠机翼的情形,心情十分激动。他们刚开始进行机翼折叠肋组件和拦阻钩组件的生产任务时,加工出来的产品形状、尺寸基本符合制造工艺要求,但一试验,就屡屡报废。经过取样分析,最终确定是毛坯产生了工艺变形。他们立即成立技术攻关小组,详细制定技术攻关方案。工艺技术主管彩辉术选取零件装夹与刀具使用作为突破口,经过大量试验摸索,终于找到最佳工艺方法,满足生产需要和技术标准要求;钳工班长李学利不甘落后,带领班组人员认真研究工装的使用方法及配套技巧,确保配套后的零件完全符合技术要求;技术副科长倪家强潜心钻研并掌握了我国先进的真空电子束焊接技术,常年深入生产一线,与焊接技术员和工人一道研究焊接工艺技术的细节,解决了机翼折叠肋组件焊接变形、影响生产交付的技术难题。

一个小小的拦阻钩,能否准确钩住阻拦索,实现飞机瞬间减速、短距离降落,是完成“刀尖上完美舞蹈”的关键项目,生产加工的难度最大。为此,沈飞数控加工厂团队重新梳理拦阻钩的工艺方案,改变数控加工方法,避免因机床干涉造成零件精度降低的现象。为提高加工效率,工艺员张承冰开动脑筋,一个程序一个程序编制完善试切加工工艺,仅用半月时间完成了数米长拦阻钩梁的新程序及首件研制生产交付任务,比计划提前近一个月,突破了生产效率这一难关。

在强烈责任感与使命感的驱动下,沈飞人成功实现“飞鲨”的总装下线,创造了新机研制提前18天总装下线的纪录。之后,经过紧张的调试试飞,沈飞人又创造了从设计发图结束到成功首飞仅用一年半的奇迹。

“飞鲨”完美腾空的背后,中航工业多家单位的保障团队以精湛的技术提供支持,默默地辛勤付出。试飞现场技术保障工作十分辛苦,夏天的机场地面温度高达50多摄氏度,整个机场上没有任何遮荫的地方;冬天的机场则寒风刺骨,超低气温经常导致试验设备无法开机。汗水湿透了衣裤,寒风冻僵了手脚,但为了获得第一手信息,李硕作为沈阳所主管试飞保障工作的型号副总师,总是坚守在每一个试验现场,密切关注着团队的工作进展。有时,他连续3个月跟飞在现场,却从不言说苦与累。这些年,他陪伴孩子的时间屈指可数。记得一次出差回来,他难得陪孩子过了一个周末。回家路上,玩得意犹未尽的儿子问:“爸爸,你什么时候回去啊?”一个“回去”,在孩子心里,爸爸就是那个一直工作在外面、偶尔回家的人。虽然愧疚,但李硕却无悔自己的选择。

 

奉献航空人的“从军”行

从完成首飞到实现舰上起降,中航工业的保障人员与“飞鲨”一路相随,将航空人的爱岗奉献精神由平坦的内陆传到碧波浩瀚的海上。在飘摇的海浪中,他们的心里亮起一座座灯塔,坚守初心、保驾护航,是不变的信仰。 

2012年11月,随着我国首艘航母“辽宁舰”成功起降舰载机,“航母style”成为网络热词,“辽宁舰”上甲板机务工作者左腿屈膝下蹲、右臂前伸、食指和中指指向飞机起飞方向的起飞指令动作引发全民模仿。而“航母style”第一人,是中航工业试飞中心机务保障工作者沈意。作为最早参与“飞鲨”舰上保障的人员,沈意和他的团队全力推进保障任务,在深蓝海上充分展示着航空人风采。

在被问及对“航母style”走红的看法时,沈意直言:“国人的热情表达了大家对军工的关心,但这只是我们的日常工作,是我们理所当然应该做的事。”对他来说,做好保障是本职工作,无所谓辛苦与艰难,持之以恒的付出才是常态。

“航母style”中,沈意担任的是起飞指挥助理,引导飞机起飞,其实作为机务人员的他是暂时兼任此职。“这只是最后放飞的一个姿势,整个引导过程中的手势手语有上百个。这些流程中包括了各个岗位、人员的协同合作,不管是机务人员、科研人员还是飞行员都付出了艰辛的努力,经过了两年多的演练,才有了舰载机的成功起降”, 沈意介绍,被称作“航母Style”的威武向前一指,背后凝聚着无数细碎而枯燥的准备工作。由于飞机发动机及其他设备巨大的噪声,无法使用对讲机和声音交流,手势引导最为准确直接。在舰上的有限条件下,保障团队通过总结设计,提炼了许多实际有效的操作方法,助力工作开展。

舰上的生活究竟是怎样?“开灯是白天,闭灯是黑夜。”这是服务保障团队在舰上工作生活的真实写照。在海上的工作生活中,他们远离陆地、远离亲人,工作单调乏味,生活枯燥无趣,没有通信信号、没有电视和娱乐节目,眼前看到的只有茫茫无际的大海。每天在母舰航行时,身心还会受到颠簸、震荡、噪声等方面的影响。他们也有孤独与失落,可更多的是默默坚守与奉献。

“你好!我已经来到舰上18天了。真的好久没有给你写信了,记得上次写信还是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我真的希望能把卫星电话连到房间里,我就不需要用这样原始的方式来记录下我的感受和对你无比的思念。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可惜我又不能在家陪你了。你总是希望我能少出差,但是你清楚,我是一名航空人,科研创新是我的使命。既是航空人就知责任重,既做新装备就得多辛苦。新的机型、新的设备、新的人员、新的使用环境,一切一切全都是新的。每当想到这些,我就充满激情,因为我正在做前人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我正在用双手开创新的历史,构筑祖国的海上长城……”这是一封来自辽宁舰上的家书,漂洋过海,传达给亲人的不仅仅是思念之情,更有一份对航空事业的拳拳之心。它记录了保障团队远离家人,为了实现中国梦、航空梦,默默付出的真切心声。

传承航空精神薪火传

在“飞鲨”实现舰上起降的那一天,英雄罗阳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的名字镌刻在中国航空工业史的丰碑上,他的精神成为筑起大国振兴的牢固基石。以罗阳为榜样,年轻的航空人在自主创新的征途上冲锋在前,在攻克技术难关的战场中勇于亮剑,他们接下老一辈航空人的接力棒,让航空精神更加闪耀,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由于电传飞控系统研制十分复杂,很多人以为,飞控研发团队一定是一群年过半百、潜心研究的老科技工作者。听到这个“传说”,自控所该型机飞控系统主管周成笑了,他其实就是最老的那个!项目启动那年,周成32岁,系统团队成员仅7人,平均年龄不到29岁。就是这样一个年轻的团队,在该型机飞控系统的研制道路上,走出了一条“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创新之路。

2006年底,周成代表自控所向上级机关汇报了电传飞控系统方案,顺利通过了最高级别的评审。他规划了详尽的维护保障设计体系,起初团队中的年轻设计员认为这种设计既浪费了软硬件资源,又增加了设计和实现难度,对他的方案十分不解。事实上,前十年在部队保障中摸爬滚打的周成,深知机载装备测试性、维护性和保障性设计的重要意义。他说:“想当年在部队排故,大家曾为了一个小小的故障爬遍了飞机每一个安装飞控产品的地方,炎炎夏日,汗水湿透了全身。如果在先期设计中充分考虑,就可以大大减少这些后面的‘苦与累’。为了好用、顶用的先进武器装备,现在增加点难度算什么!”一席话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该型机飞控系统历经多年的试飞,表现出了很高的外场可维护水平:几分钟内完成飞行前自检查,一个小小的检测设备十分钟内就能轻松完成系统测试和故障定位。十年前的深谋远虑,造就了飞控产品的优秀品质。

2008年,某型机电传飞控系统逐步进入了集成验证与交付阶段。面对大规模高强度的试验验证工作,刚刚硕士毕业的王琦在做试验的过程中,深刻体会到原有测试技术整体自动化程度不高,费时费力还容易出错,急需改进创新。他在周成的鼓励和指导下,开始飞控系统全自动测试技术的探索和实践。由于复杂军用系统试验验证技术受到西方发达国家的严格限制,王琦查遍了资料,仅找到一个在国内销售的国外航电技术验证软件平台,而获取一个使用许可证至少需要4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

为此,王琦借鉴民用领域自动化调试生产线的设计思路,突破测试样本格式设计、测试资源分布式控制、测试结果自动比对生成等关键技术,突破了自动测试技术难关,大幅减少了人工操作时间,将遍历性试验时间缩短为原先的1/8,该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经过几年的型号锤炼,王琦变得更加自信成熟,但熟悉他的同事都惊讶地发现王琦刚毕业时一头浓密的头发已经露出了大片额头,他笑笑说,“头发渐少”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付出再多也值得!(本版资料提供 李晓滨 刘鲁玉 刘欣 吴加舜 郑奕 张文俊 王兴延)

责任编辑: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