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发公司杨佩:传承工匠精神 做有态度的航空人

分享到:

中国航空报讯:2003年,杨佩怀揣梦想考入了极具三航特色的西北工业大学热能与动力专业。从单纯向往“高精尖”,到肩负重大型号的军品项目,杨佩始终保持着一颗朝气蓬勃的心和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

“热能与动力专业听起来高大上,来了才了解到是与航空发动机相关,高科技的东西对我来说吸引力很大。”学起来才发现太复杂!直到现在回顾四年的大学课业,杨佩始终觉得自己学得太肤浅:“大学的时候贪玩,学习力度还不够,回想起来挺遗憾。”

大三暑期的实习,是杨佩对发动机制造认知的转折点。在彭州5719发动机修理厂,杨佩第一次身临其境感受发动机试车的轰鸣。“站在现场看着火焰喷射而出的瞬间,我真的深深被震撼了!”杨佩记忆犹新。对于一个只在学校看到过发动机剖面的学生来说,工厂的一线实习经历点燃了他内心深处对发动机行业的向往。

榜样的力量总是无穷的,成发公司某型号总设计师方志强,是杨佩的校友,也是他眼中“工匠精神”的代表。在发动机研制过程中,方志强一面协助行政总指挥对与项目研制生产有关的技术问题提出有效的建议和意见;一面制定研制方案,协助解决设计、工艺、冶金、计量、标准化等方面问题。“全能选手”方志强对工作和团队的要求极高,对自己的要求更高。“轴”的个性让他把严谨的“工匠精神”演绎到极致。“当年发动机长试,方志强硬是在现场跟了一个多月,总设计师的气节和狠劲是我们年轻人急需学习的”,杨佩回忆并认真地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整个航空工业并不景气,西工大人能够坚持下来,并且深耕于此,没有惊人的毅力无法成就如今的辉煌。”            (下转《航空经济》3版)(上接《航空经济》1版)当年杨佩同班的20名同学,有两位在成发技术中心成为主管设计师,而其余的同学则分布在民航、电力、汽轮机、飞机、燃机的发动机行业,几乎无一例外在从事着自己的老本行。

“有事做,有人带”是杨佩总结的“简单粗暴”的成长良方。2007年,杨佩进入成发的第一个工作就是在技术中心燃烧室做设计。画图也能难倒英雄汉,“当时画二维图,虽然学了机械制图,但到成发来需要用CAD,还要从头学。”杨佩心里很着急。厂里严格要求尽快掌握制图方法,并在半年内能够分解发动机,精确到每个零件,不服输的杨佩在一周就做到了熟练制图。在时间紧任务急的情况下,为了抢抓节点,3个月里每周工作6天,每天加班到晚上9点多。“一来就在一线工作非常锻炼人,每天都很紧张充实,我们也是在被逼着成长,”杨佩不无感慨,“当年在燃烧室的70多岁的老专家方德胜还帮忙校图,给我们讲解画图细节和基准,让我们找到修正的方向,非常严谨。”

负责军品项目管理工作与之前的设计绘图工作不同,如今杨佩需要牵头组织团队落实工艺实现。“虽然是项目的协调管理,但有时也要勇于承担风险和责任,例如一些技术抉择,作为牵头人我要把握方向,成为大家的主心骨。”在杨佩看来这都不是难点,真正的困难来自于两个问题:一是设计人员与一线技术人员结合不够紧密,沟通不畅,导致现场工作进度缓慢;二是技术队伍太年轻,平均年龄不到30岁,经验并不丰富,同时经验丰富的老一辈又在这几年流失严重。“但从好处想,正是由于这样,年轻人才得以迅速成长。”积极的心态让杨佩的脸上时刻都挂着笑容。

事实上,每一次产品成功交付的背后都是一场硬仗。尤其是军品要求更加严苛,项目团队往往要肩负巨大压力,瞄准目标,攻坚克难,确保各项生产交付任务的顺利完成。成发把突击紧急任务的工作制度称作“611”,也就是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1个小时,型号紧张时,甚至有过“711”的时候,连续加班到深夜是家常便饭。“做军品要和时间赛跑,有时重压之下就能出成果,”面对这其中的困难,杨佩告诉记者,“能解决就不是困难,过程虽然煎熬,但交付验证成功的瞬间非常有成就感!”

西工大学子扎实、踏实、朴实的工作态度为业界公认,对于西工大学生“三实有余而创新不足”的论断,杨佩很不认同,他表示:“我认识的西工大毕业生基本都在技术领域,专心于技术,一股脑地钻进了自己的领域如痴如醉,却忘了对创新成果进行总结和宣传。”例如,分厂一位从西工大毕业做焊接的技术骨干,牵头完成了第一次电子束焊、盘和轴颈的焊接、盘和盘的焊接,在成发独树一帜,应当鼓励这些在一线踏实苦干的技术人员申报科研成果,收获属于他们的荣耀。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王婵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