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贵航炼胶工:最可爱的人

2016-05-17 10:54:25 中国航空报 刘岩

自从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在1951年4月11日的《人民日报》刊登,并入选中学语文课本后,解放军广泛地被人们亲切地称为“最可爱的人”。谁是最可爱的人?以前的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伟大的人民解放军战士。”而现在,当我真正接触到炼胶工人的时候,我会认真地告诉你——“炼胶工人也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我曾经走访过某些炼胶单位,在我的印象里,炼胶车间里面始终漂浮着黑色的粉尘,地面上流淌着黑色的污水,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气味,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声自耳旁响起,工人们汗流浃背的在机器旁劳作,那场面那么让人感到心酸。现在,还是那样的工作环境吗?2016年4月,我来到了万江公司的炼胶车间,去看看这些最可爱的人,走进炼胶车间,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想象中的黑水、黑雾、令人窒息的气味并没有传来,让我不禁感到诧异,询问了边上正在炼胶的师傅才知道,为了工人的健康,厂里做了很多改善,原来用的粉尘材料已经改成了颗粒材料,所以环境好很多。

和我谈话的雷师傅是这个班的班长。他告诉我,炼胶是一个精细活,同时也是一个体力活,需要将几十斤的胶料在开炼机上不断切割,混合均匀。要精准的控制胶料的温度、厚度、混炼时间以及添加不同试剂的顺序,其中任一环节掌控不好都会导致胶料性能不合格而影响正常生产的进行。而且,炼胶的质量直接决定了后期产品的性能,所以,每个人都会努力地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这样下一工序的人才会轻松些,看着他额角的汗珠,还有那黝黑的面庞,还有拿下口罩时候,在嘴角和鼻孔周围形成的那一圈黑色的纹路,我的眼睛不觉湿润了。

这里工作时候的温度大概是40摄氏度以上,冬天还好,夏天就有点“痛并快乐着”的节奏了,温度直达50摄氏度左右,那滚滚的热浪打在脸上,真的像进了“桑拿间”。为了避免热浪灼伤皮肤,避免粉尘吸入肺中,他们必须按照要求,穿上沉重的防护服。看到那沉重又带着高温的胶料在手上不断翻飞,然后经过塑胶、一二段混炼、出片等工序后,成为可触摸的胶料。

一位炼胶工人说:“炼胶工作很苦,也很累,脸上、身上的皮肤时常有种刺痛感,常年都是红通通的,回家后,吐出来的痰都带着碳粉的黑色,回到家里,常常被老婆笑称画了‘烟熏妆’,其实,我清洗了很多次了,只是工作的碳粉可能浸到皮肤里了,所以总是感觉没洗干净。不过,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那么,我们就会把这份工作做好。”他们的朴实、诙谐的语言,让我感到心酸而敬佩。

2016年万江公司将迎来50周岁的生日,当我问道他们想对公司说什么的时候,他们左右看了看,说起了不让我听的悄悄话。我笑着问大家的意见统一了吗?他们点了点头,竟一同跷起了大拇指,道“祝公司50周岁生日快乐,祝我们的公司越来越好,祝大家的生活越来越幸福”。朴实的语言,却道出了所有万江人的心声。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惠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