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机场的惊人内幕:旅客吃剩下的飞机餐去哪了?

2016-03-15 10:21:14 新蓝网

 

机场的惊人内幕:旅客吃剩下的飞机餐去哪了?

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边上,有个新港村。最近有村民反映,每天都有一些小贩过来摆摊,不过卖的东西不简单,上面写着四个字,航空专用。

要说这价格,不是一般的低!

从萧山机场高速出口下来后,再行驶两公里左右,就是新港村。村里有座小桥,村民们反映,每天下午这里就会聚齐一些小贩。比如这位大姐,在地上铺了好几张“塑料袋”,卖的东西无非是一些面包、饮料、榨菜、矿泉水等……

年轻女商贩:“(你说多少钱一个?) 一块钱三个,这种龟苓膏超市两块五,我们卖都很便宜的……”

要说这价钱,不是一般的低。矿泉水一块钱四瓶,龟苓膏一块钱三盒,榨菜一块钱一斤,面包按堆计算,三块钱可以提走一大袋。

商贩:“每天都有,都是从飞机上下来的。”

萧山新港村“商贩”:“(超市里多少钱?)超市里你买不来,(为啥?)俺不是从超市进的,俺从飞机场拿过来的,(飞机场咋拿过来?)……”

商贩说,这些都是飞机上的东西。仔细一看,外包装上很多都打上了“航空专用”四个字,或者标注了某某航空公司的名字和标识。

萧山新港村路边“商贩”:“每天都有,(多少?)你要多少?每天给你弄个五十斤,一百斤都能给你!(你说的单是榨菜?)嗯,其他的还要吗?干货之类的……(过期吗?)怎么可能过期,这都是刚弄的!”

年轻商贩:“我们每天都有,都是刚从飞机上下来的,我们都比超市便宜多了!”

如此便宜?村民道出真相!

明明写着航空专用,却在路边叫卖,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价格为什么会这么低呢?对于这两个问题,这些商贩都不愿回答。但有村民透露,这些东西确实是航空专用的飞机餐,只不过是乘客吃剩下的……

萧山新港村村民:“他们都是垃圾堆里捡来的东西,又不是从机场偷出来的,都是人家飞机上搞卫生,不用的东西!”

机场垃圾分拣点工人:按规定要销毁

飞机餐,顾名思义指的就是飞机上供应的餐食,属于特殊食品,航空公司一般是向专门的配餐公司进行采购,并低温保存。旅客就餐后,没吃的或者吃剩的都会一并扔到垃圾袋里。飞机到港后,这些垃圾又被装上垃圾车运到分拣点。

萧山国际机场西北侧有个大院,挂了一个“环境保护部”的牌子。继续往里走,就是垃圾分拣点,配有萧山国际机场的标志。

垃圾分拣点 工人:“这些都是从飞机上倒下来的垃圾,(全部要销毁的!)捡点都能卖,卖不成的,就销毁了!”

根据工人的描述,这个垃圾分拣点已经交给私人承包。现场的工人,主要工作就是将这些垃圾进行分类。塑料纸箱等垃圾可以回收再利用;旅客吃剩下的一些面包、饮料等食品,按规定必须要销毁。

工人:“捡来可以吃,但不能卖。”

这些飞机上旅客吃剩下的飞机餐,按规定是要销毁的。可实际上又再次流通出去了,难道真的如商贩们所说,要多少有多少吗?

分拣工人的宿舍,在这幢简易房的二楼。每个房间门都锁着,窗户也有遮阳布挡着,但从缝隙里可以看到,房间里堆放了不少食品。另一个屋里,一名男子正在睡觉,床下也放了好几个大的垃圾袋。

知情人士:“他们分拣工人都储存了,这些东西很多……”

从工人宿舍到垃圾分拣室,只有几十米的距离。这间分拣室里,每天早上六点左右,十多名工人开始工作。每个工人面前都放了好几个塑料袋,大包套着小包,里面装的都是飞机上运下来的垃圾。比如这位工人前面,就专门放了一个盛面包的垃圾袋,几乎已经装满。

 

垃圾分拣工人:“当天从飞机上拉下来的,捡下来可以吃一下,但卖是卖不成,是不让卖的!”

到底是怎么流出去?

这位分拣工人说不允许卖,情况真的如此吗?在分拣室门口,记者见到了一位老面孔。就是先前在新港村,见到的那位年轻女商贩。女子站在窗边跟分拣工人简单聊了一会后,便骑着电动车离开了。过了大概五分钟,分拣厂里一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拉着小推车也走了出来。

无法回收的垃圾,一般都会直接扔到这个墙角。但这个男子先从推车里将一大包东西扔到墙角。但紧接着,男子单独拎出一小袋东西,没有扔到墙角,而是直接通过外墙栏杆,递到了墙外。

在墙外接过男子那包东西的不是别人,就是前面刚看到的那位年轻女子,也是更早前在新港村见到的那位年轻商贩。记者决定在墙外进行蹲守。很快有一名戴着安全帽的男子,出现在围墙护栏边,透过围墙空隙从女工手里接过一大袋东西。

男子抽着烟,换了一种拎着的方式,然后走开。

男子将这包东西放到了三轮车上。大概过了十分钟,在新港村桥头,这辆三轮车就停在这些商贩中间。

记者调查时,发现……

飞机上被集中在一起的垃圾,装进垃圾袋后被转运到分拣点,工人们在分拣的过程中,竟然把一些面包、矿泉水、龟苓膏等,从垃圾袋里挑出来,再偷偷地运出去,在路边叫卖。

记者调查时看到,有一部分工人,下班后就加入到桥头的叫卖队伍里。

下午五点,分拣工人开始下班。很多人手里都提了一包一包的东西。与此同时,新港村桥头也开始热闹起来,商贩也越来越多。看到有人路过,都会吆喝一下。记者刚过去,就看到了一个之前见过的分拣工人。

商贩:“(你就在分拣厂上班?)是的,这个东西俺都是偷偷带过来的!”

这个商贩大姐说,她就是垃圾分拣点的工人。下班后刚刚过来,想着把今天刚捡来的这些食物卖掉。一般情况她们只告诉顾客,这些食品是从飞机上弄来的,不会透露更多的细节。

“里面很脏,呕吐物什么都有……”

先前碰到的一位商贩大姐,看到记者再次过来,非得让记者多买些她的食品。

记者花了二十块钱,拿到了整整三大袋的食品,包括十二斤榨菜、一大袋面包和一大袋湿巾。不少外包装上都有一些油迹,靠近闻还会有一些味道。

知情人士:“里面很脏的,旅客的呕吐物啊,什么都有,真的很恶心的……都是别人吃剩下的,现在冬天还好, 夏天就很臭很臭的!”

知情人士透露,有些已经开封过的食品,比如饮料,分拣人员会进行勾兑,将两瓶灌到一瓶,然后再进行出售。购买这些食品的,大多是在机场施工的一些工人或是附近的住户。

年轻商贩:“你看我们龟苓膏一块钱几个,他们都到我们来买,有些也到超市里去卖吧!(也到超市去卖?) 因为龟苓膏保质期24个月嘛,两年呢!他们都知道飞机上下来的,都是好东西的!”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惠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