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两化融合”力擎研发中心提质增效

分享到:

中国航空报讯:经过五十多年军民机研发实践,中航飞机研发中心/中航工业一飞院逐步发展成为拥有飞机设计、预先研究、试验验证、系统集成、技术保障、科研管理等完整体系,以一批顶尖人才、核心技术、先进设施为支撑的现代化飞机设计研究机构,成为拉动我国航空工业创新发展的重要力量。

然而,近年来型号覆盖几代飞机、多项目并行研发的资源需求与资源相对有限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加之多地办公、跨地域文化冲突等风险相互叠加,均对现行的管理模式构成巨大挑战,仅凭“麻袋绣花”式的局部修补已无法支撑核心能力质的跃升。面对困局, 我们找到破解良方正是“两化融合”。

推进“两化融合”势在必行

“两化融合”是信息化和工业化的高层次、深度结合,意味着信息化进程和工业化进程不再相互独立进行,而是两者在技术、产品、管理等各个层面相互交融、不可分割。可见,“两化融合”是工业化和信息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协同创新是“两化融合”的最高水平,体现了全球新一轮产业变革的发展理念和趋势,推动我国企业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

就包括科研院所在内的企业而言,“两化融合”是指在信息技术不断发展环境下,围绕企业自身发展战略,将信息化作为内生发展要素,夯实能力基础,推进数据、技术、业务流程、组织结构的互动创新和持续优化,充分挖掘资源配置潜力,不断打造信息化环境下的新型能力,形成可持续竞争优势,实现创新发展的过程。

科研院所“两化融合”的核心是信息化支撑。信息化将为科研院所带来开放机会和创新潜能,促使其理顺业务流程,重构和整合内外部资源,建立灵活机动的组织形态,探索开放的价值网络,促使其发展战略全面、准确、及时、有效地落实到相关的职能和层次,从而推动科研院所核心能力的提升。

航空产业被誉为工业之花,而研发是引领其未来的旗舰。在迈向与航空强国同台竞技的进程中,唯有依托“两化融合”所带来的技术创新和管理升级,才能在激烈的竞跑中抢占先机、取得优势。

推进“两化融合”的着力点

“两化融合”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切忌急功近利,将之简单化、工具化。

首先是理解“两化融合”的实质。之前我们将“两化融合”简单理解为信息化应用,在操作层面更是主要集中在推广单元信息技术,不可避免地造成诸多信息孤岛,效果大打折扣。当下,我们需要真正理解“两化融合”是关系到组织所有职能和层次全面优化和升级发展的内生发展要素。因此,推进科研院所“两化融合”,不仅仅是信息化技术的应用,而应是包括愿景、战略、管理体制、文化等各个方面的融合。这就需要我们从战略层面统筹规划“两化融合”工作,将相互依赖和关联的相关活动和过程视为一个系统,从全局角度对“两化融合”的整体运行进行全面管理,实现动态改进和全局优化。      

其次是强化数据的作用。“数据、技术、业务流程、组织结构”被视作两化融合促进企业创新的四个基本要素。在信息化时代,技术、业务流程、组织结构三个要素被融入了新的内涵,而数据的重要性不断凸显,逐步成为企业新的核心要素和创新动力。就科研院所而言,数据既是我们的任务也是我们的资产,上接战略实现,下接能力达成。科研院所推进“两化融合”,就是要把数据资源变成数据资产,并不断推进数据、技术、业务流程、组织结构四个基本要素互动创新和持续优化的过程。换句话说,只有充分发挥了数据集成对技术、流程、组织的牵引作用,“两化融合”才能产生实效。

其三是持续完善管理水平。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首席信息官张新国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千万不要在落后的工业上搞自动化,千万不要在落后的管理上搞信息化。”管理体系是“两化融合”推进的制度保障,确保各“两化融合”项目推进的规范化。所以说,“两化融合”实施效果主要取决于一个单位的管理水平。提高科研院所管理水平,需要多管齐下,既要建立健全适应信息化时代的组织架构,提高人员在“两化融合”实施与应用方面的能力,又要根据自身战略与内外部环境的变化,持续优化业务流程,还要加强“两化融合”过程中的执行力,通过建立健全面向“两化融合”的评估体系、考核指标,把“两化融合”的实施效果与员工自身利益结合起来,把“两化融合”工作真正做到实处。

“两化融合”的实践

以信息化带动飞机研制能力水平的提升是我们始终坚持的努力方向,我们的信息化建设先后经历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全机数字样机、产品数据管理、跨地域并行设计、全三维关联设计及协同研制等四个发展阶段。

21世纪初“新飞豹”研制之初,面对严苛的研制周期及技术要求,我们采用国际先进的CATIA.V5软件进行全机三维数字化设计,做出了国内第一架全机电子样机。我们在国内率先实现了飞机研制三维设计、二维发图和电子预装配,从传统设计一步跨越到国际水平,实现了飞机设计手段的革命。

在空警飞机研制中,数字化设计迈上了一个新台阶——实现了VPM产品数据管理,在国内首次实现用全机数字样机取代物理样机进行转阶段评审。

在ARJ21飞机研制中,我们使用国内首个应用VPM软件实现了跨地域的异地产品数据管理,建立了异地协同数字化设计、制造和管理的信息平台,第一次实现了以我为主、同国内外各参研商并行协同工作等技术和手段的创新,初步形成了具有研究院特色的飞机数字化研制体系。

在国家重大专项研制中,不仅建立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集成数字飞机设计系统、试验数据处理系统、网络化虚拟设计制造系统、虚拟现实仿真系统等,还进一步突破了全三维技术、关联设计技术、并行协同研制技术等新的数字化设计技术难题,成功地构建了跨地域、跨企业的数字化并行协同研制平台,形成了国内第一个基于全三维技术和多厂所联合研制模式的新型飞机研制标准规范体系。其中,全三维及其关联设计技术属于国内首次应用,牵引推动了研制全线的信息化水平。

目前,我们正朝着以基于模型的系统工程、性能样机和设计制造一体化应用为目标的第五阶段迈进。

近年来,随着认识的深化,我们逐步加大了信息化与工程研制、管理的深度融合,围绕产品设计、人力资源管理、物资采购管理、财务管理、行政管理、质量管理、项目管理、档案管理、知识管理等业务,通过业务流程梳理、数据集成和流程集成,形成了信息化综合管理与飞机数字化工程研制等两大体系,构建了项目管理、综合管理、并行协同研制等三大平台,打造了飞机创新设计、全三维关联设计、多厂所协同研制、数字化综合保障等四大环境,努力建设成为与飞机研制业务、方法、流程高度融合的信息化“智慧型”研究院。

“两化融合”的展望

尽管我们的业务过程、管理过程都是在信息化系统支撑下开展的,但不得不承认,此前的“两化融合”实践尚带有自发、无序的特征,未形成真正的规范化和体系化,处于从单项应用向综合集成发展的阶段。当下,我们借助工信部推行的“两化融合”管理体系贯标,从构建体系入手,不断迈向“综合管理信息化、研制流程规范化、创新设计知识化、型号研制数字化、研制体系标准化、研制能力国际化”的应用目标。

基于“成为涵盖技术创新、研发设计和运行技术服务的飞机全生命周期一体化解决方案提供者”这一战略,我们已识别了与战略匹配的可持续竞争新型能力要求,即面向飞机全生命周期管理的研发能力、面向飞行环境基于模型的系统工程演进研发能力和基于大数据的知识工程管理能力。在此基础上,我们建立了与自身战略一致的“两化融合”方针,确定“两化融合”目标,即打造“基于模型的创新研发能力”和“多项目智慧管控能力”,同时明确了“两化融合”步骤,落实了组织机构及保障条件,全面深入推进“两化融合”。 

最后,我们想说的是,“两化融合”是信息化时代生产、经营和决策等全面现代化的过程,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王婵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