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nginx
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外媒:北约打反恐旗号入侵是21世纪最大恐怖

核心提示: 欧洲政府和媒体在移民危机问题上故意歪曲事实,把自己描绘成“受害者”,这是西方大国操纵国际和国内关系的一贯做法。

拉美社9月11日发表《北约恐怖主义:21世纪的入侵者》一文,作者系阿根廷知名学者斯特拉·卡洛尼。全文如下:

欧洲政府和媒体在移民危机问题上故意歪曲事实,把自己描绘成“受害者”,这是西方大国操纵国际和国内关系的一贯做法。

理由冠冕堂皇难掩入侵实质

欧洲政府让自己的国家深陷帝国全球扩张战略,浪费数百万美元资金用于“支付”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如果它们想要解决方案,就应该让军队撤出它们在21世纪侵略和占领的国家。

如果它们对付的是“伊斯兰国”组织,就不必对移民修建隔离墙,因此所谓打击“伊斯兰国”,不过是为了伪装地面部队入侵和轰炸叙利亚这一新战略。

面对国际组织和整个世界的冷漠,叙利亚小难民溺死土耳其海滩的惨案只不过是整场悲剧的冰山一角。

在这种情况下,某些欧洲分析人士提出,要警惕有人利用难民悲剧迫使北约停止对民选政府巴沙尔·阿萨德政府的轰炸。

例如联合国调查委员会突然公布了关于叙利亚人权状况的最新报告,指出经过详细调查,证明叙利亚尤其是“叙利亚政府”存在侵犯和破坏人权状况。

英国外交部负责中东事务的国务大臣托拜厄斯·埃尔伍德在评论这份报告时说,“联合国的最新报告描述了发生在叙利亚的严重侵犯人权现象。巴沙尔政府在很大程度上是侵犯人权的制造者,他们还在继续使用大炮、火炮、化学武器,实行非法逮捕和酷刑虐待”。

他又补充说,“‘伊斯兰国’组织和其他极端组织的所作所为残酷又不人道,肆意处决平民、掳掠亚齐迪妇女为性奴、强征童子军……英国强烈谴责这些在叙利亚每天发生的侵犯人权事例。我们必须阻止肇事者,必须找到解决这个冲突的政治方案,将叙利亚从独裁中解放出来,帮助铲除‘伊斯兰国’的祸害”。

我们可以理解“将叙利亚从独裁中解放出来”的意义,这就是公开入侵叙利亚冠冕堂皇的理由。奇妙的是,联合国的报告恰恰在这个时候出现,仿佛是为了特别配合西方一直以来难以示人的理由似的。

只有那些真正中立、去过叙利亚的人士才知道那些化学武器、炮弹轰炸、可怕的屠杀和人权侵犯出自谁人之手。叙利亚天主教修女谴责,这些丧尽天良的罪行是那些雇佣军、侵略者犯下的。

打着反恐旗号制造肮脏战争

问题是联合国是否会再次像在利比亚局势中一样,成为“最终方案”的帮凶,也就是说完成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一开始就提前透露的结局。希拉里警告说,美国对对话、叙利亚政府的建议都不感兴趣,拒绝叙利亚政府的自卫权。没有使用任何外交技巧,希拉里女士坚持说,美国政府已经决定,巴沙尔必须下台,当然这是出于“人道主义”和“民主”的原因。

在北约的轰炸或者雇佣军的残酷行动中,成千上万的儿童被杀死,雇佣军是北约用来遮掩自己的“特种部队”的地面行动的幌子。对于这些发生在中东、北非、亚洲和欧洲,伪装成所谓“内战”的战争,正如我们看到的叙利亚战争,全世界应该大声说,够了!

在帝国主义全球扩张战略中,把侵占领土、控制资源的战争说成反恐战争,这是世界历史上最恶毒的论点。

当代最大的恐怖行为是北约利用野蛮的雇佣军对无力反抗大国军事霸权的国家采取的军事入侵。这些大国在入侵行动中,一直在使用新的技术和武器,还有最高级的装备。

与此同时,霸权国家的媒体在世界新闻报道中设置日程和规则,娴熟地利用“媒体恐怖主义”长期进行心理战。现在世界新闻报道的95%已经被五角大楼及其欧洲伙伴控制。

迷茫糊涂的左翼或者右翼新闻界不能继续把叙利亚战争称为“内战”了,它从来就不是内战。从2011年初开始,这就是一场在伦敦或者巴黎策划的伪装成“自由叙利亚”军队的帝国入侵。这与上世纪八十年代依据位于洪都拉斯的基地向尼加拉瓜桑地诺政权发起攻击的尼加拉瓜军队如出一辙,当时美国政府把这些军队称之为“自由战士”。

还是大家已经忘记了发生在与洪都拉斯相邻的尼加拉瓜村庄里的令人发指的罪行?恐怖就如此容易忘记吗?法西斯的面貌就这么难辨认吗?

当美国宣布向叙利亚“持不同政见者”运送武器时,是什么意思?当侵略者被作为“叙利亚人民的朋友”获取百万资金,用以支付雇佣军的薪水,购买更多武器时,这场战争能被当成国家内部冲突吗?

利用边境制造所谓“持不同政见者”起事、实则是特种部队控制之下的雇佣军进攻局势,在这方面,利比亚已被作为很好的测试。

2010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自己承认曾经派遣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特种部队到利比亚边境地区,这些人都是反叛乱和制造肮脏战争的专家。

如果还有疏漏的话,我们应该记得现已退役的美国将军韦斯利·克拉克2007年3月对《立即民主》报记者的讲话,他说他很震惊地得知,布什政府想要在5年内入侵和占领7个国家,分别是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和伊朗。

最近难民悲剧频发,西班牙“我们可以”党的领袖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对“欧盟和美国在中东点燃战火、制造恐怖主义的军国主义政策”进行了谴责。他还表示,“美国各届保守政府带来的是破坏、不稳定和恐怖主义,因为‘伊斯兰国’组织等崛起正是因为它们在背后对冲突煽风点火”。

全球独裁揭示非法殖民本质

必须提醒,美国在阿富汗对付苏联时期崛起的“基地”组织的领导人是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的死敌,他们是怎样进入伊拉克的?就是通过北约之手,当时北约已经占领伊拉克,它把这些人转变成雇佣军精英,参与美国、欧盟和以色列一直以来对该地区不听话国家发起的所有肮脏战争行动。

又如何解释武装到牙齿的“伊斯兰国”组织一夜之间的崛起呢?他们的武器一点儿也不陈旧,拥有崭新的车队、坦克、导弹、化学武器、直升机和飞机,此外他们还拥有电视演播室和沙特的重要支持。

那些发布恐怖视频、实施酷刑和冷酷屠杀的所谓“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们,现在正致力于让所有人类遗产“消失”,他们在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都这么做。

这是最完整的证据,“伊斯兰国”组织背后有情报部门在策划再殖民和控制,其方案的目标远远高出野蛮雇佣军的设计。

摧毁、打散民族的记忆和身份,以及传承数百年的遗产,也就等同于打垮了人类记忆。破坏历史遗迹、抢劫宝藏不可能是雇佣军的目标,这是为了能够更长久地维持殖民,也是以色列政府“扩大中东”的梦想,是要用占领、军队和炮弹摧毁让人想起民族身份和解放计划的文化记忆。

如果欧洲政府想要人道的解决方案,这不应该是“分配难民”或者任由难民船只沉没。它们应该做出“最终选择”,实行真正的人道方案,这就是放弃在该地区的非法殖民占领,停止对人民的可怕屠杀和对国家的破坏。

只要欧洲继续服从没落帝国的地缘战略需要,也就是实行全球独裁,或者实现以色列政府扩展到整个中东的法西斯梦想,那么中东地区的种族灭绝就不会停止,受害者依然会源源不断地涌来要求悲剧制造者为他们提供保护,而没有什么墙能够阻挡他们的到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王婵
0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