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驾驶市场上最性感的飞机一起翱翔

2015-08-25 15:24:40 U-jet私人飞机 Ujet私人飞机专栏

 

一般而言,我喜欢任何飞行物体。但实际上,我并没有享受过驾驶轻型运动飞机(LSA)。我总会觉得这种飞机操作起来太轻,让人产生不安。虽然,美国飞机制造商Icon公司的新型水上飞机A5看起来很酷,但在我要驾驶这架双座两栖飞机时却做了最坏的打算。

在我看来,A5是长期以来投放市场最性感的轻型飞机之一。它通过视频和社交媒体活动宣传热销产品的能力也很出色,通过Facebook已赢得120万粉丝的喜爱。马塞尔-达索(Marcel Dassault)曾说过一句名言,“飞机必须看起来好才能飞得好”。虽然我同意这种看法,但对ICON却不太肯定。比如,我会质疑工程师们是否会为了实现防自旋的设计目标而降低飞行质量。

我怀疑A5飞行特性的另一个原因是,ICON团队花了几年的时间从声明中得知直到第一架生产模型获得LSA驾驶舱适航认证的那一天他们便会研发水陆双栖轻型运动飞机。

640

ICON A5飞机

而这一天就在我前往加州纳帕谷的前几天降临了,当时我作为其中一名被邀请的记者驾驶A5飞机离开纳帕谷东部的伯耶萨湖(Lake Berryessa)。在我们到来前夕,ICON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科克-霍金斯(Kirk Hawkins)向我们详细介绍了这架飞机的历史和设计。A5是一架双座两栖轻型运动飞机,机身框架用碳纤维材料打造,动力方面搭载了一台Rotax 912 iS发动机,最大功率100匹马力。机翼可折叠,这使该飞机易于运输。买家用拖车就可以把一架A5飞机拖回家,而不必担心日益增长的存储成本。

在设想ICON时,霍金斯并不像动力体育和户外运动商业那样把目标定位在航空市场。该飞机本不是运输工具,其构造也并未考虑速度、飞行范围和有效负荷。它被严格设计成终极飞行玩具,即一架带着双翼的私人水艇。

然而,霍金斯对团队也有一些严格的设计目标。在他看来,A5飞机必须安全飞行,容易驾驶。易于驾驶无疑成为一个重要问题,因为在1250多名持有人中大约有40%还不是飞行员。当然,如果他们要像飞行员那样操控A5就必须成为运动飞行员。另一个设计目标也许不太严格,却同样重要。A5飞机必须很“惹眼”(借用ICON术语),来帮助吸引飞行和非飞行大众的想象力。霍金斯的思路与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如出一辙,即设计与功能同等重要。因此,ICON公司的设计团队与工程师融合在一起。

在简报会上,我有幸触摸和感受了A5飞机,我紧握把手折叠起机翼。起初,ICON公司计划为机翼设计一个电控收放系统,但后来证明过于笨重和复杂。

虽然机翼的收放并不容易,但我依然在第一次尝试中独立完成了操作。我十分肯定,经过训练我完全可以独自操控。为了使A5飞机在路面上滑行,其水平尾翼的表面部分需要拆除。整个过程既快速又容易,估计不超过10分钟。我不知道装运和卸载该飞机要花多长时间,但在会议结束后A5就被运到了湖边,准备迎接第二天的演示飞行。

 

640

ICON A5是水陆两栖飞机

除了在收翼时加入把柄外,还要将翼尖刨平,来防止飞机在起降时把翼尖浸入水中。然而,故意将翼尖刨平是不允许的。由于机身两侧的巨大改进(ICON称之为“海翼”),可能还需要在水面上做一些高难度动作来使飞机倾斜。

为了完善A5外观,ICON特邀德国宝马集团(BMW)旗下DesignworksUSA设计公司的创意总监克劳斯-特里斯策勒(Klaus Tritschler)担任设计部副总裁。虽然3D软件也被用于A5建造,但Tritschler团队还像汽车设计师那样构建了飞机及仪表板的全尺寸模型。在该过程中,设计师和工程师可以观看和触摸飞机,还可以进行现场改造。Tritschler 说,“通过观看屏幕来评判飞机是不够的”。

在设计A5的过程中,ICON公司遇到的其中一个最大的障碍是LSA的重量限制。Tritschler称,“把很轻的东西做得很牢固并不容易”,团队需要更多重量。因此,ICON公司请求FAA增加A5飞机重量。经过14个月的豁免考虑,FAA允许把水陆两栖LSA的重量限制从1430磅增加到1680磅,但提醒飞机上必须有降落伞(美国注册飞机)。然而,A5飞机的最大重量为1510磅,这是目标设计重量。

豪华轿车光滑流线型的仪表盘和座舱显而易见,断路器设置在舱顶来减少仪表盘的按钮数量。其设计理念是简化仪表,消除新手飞行员首次坐上驾座时产生的恐慌。结果,我发现A5仪表盘与我见过的其它飞机都不一样。飞行通告也被简化,只剩下油压和发电机等常见警告,以及“清洗污垢”和“飞机着陆”等简单提示,后者在飞行员遇到低电量、发电机故障或燃油压力问题时会出现。

640

ICON A5驾驶舱

为了体验坐在驾驶舱的独特感觉,团队设计了自己的仪表外形,但不包括导航用的Garmin便携式盘装796GPS。霍金斯说,仪表的目的在于帮助非飞行员解读。比如,和大多圆盘空速指示器不同,ICON空速指针是从底部而非顶部旋转(更像是汽车速度表)。

作为美国空军F-16战机的飞行员,霍金斯强调作为一次仪表的攻角。A5飞机的AOA仪表安装在位于左侧驾座前方中间的仪表板顶端。ICON公司并未采用V型尾缘喷管按照攻角从绿色变为黄色和红色的标准概念,而是把微型机翼设计成“指针”指向绿色和黄色弧线或红线来标识临界攻角。同时还有白色虚线,其中一条表示飞机上升和进近时AOA指针的最佳位置。我发现除了高度表外,所有仪表都简洁易读。Tritschler表示,可能会对高度表进行改进。

在清晨,我们朝着伯耶萨湖出发了。我们乘船从其中一个主停机坪驶向ICON团队搭建在湖西南角断崖上的营地。在我们平静行驶时,两架A5飞机在冉冉升起的太阳光中呼啸而来。轮到我进舱时,我心想这很酷。但我依然希望能用自己所有的飞行技能让飞机在空中翱翔,更不用说把它安全停在地面或水上了。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惠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