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直10海上大机群超低空隐蔽突防实现新突破

点击进入下一页

盛建忠(左二)带领官兵研究飞行技能。

“守不忘战,将之任也;训练有备,兵之事也。”当兵研究打仗,是军人的天职。历史雄辩地一再证明,一支不研究打仗的部队,不可能能征善战、能打胜仗;一个不研究打仗的指挥员,不可能战术高超、指挥高明。研究打仗、练兵打仗,是取胜的前提、打赢的基础。因此,是军队,就要心无旁骛备战;是军人,就要一门心思务战。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要想提高部队战斗力,抓好各级指挥员是关键。指挥员军事素质硬了,才能带出能打仗、打胜仗的部队。今天本版推出的几位精武人物,既有旅长、副师长等中高级指挥员,也有普通基层干部,岗位不同,职责各异,但他们都始终将目光盯向未来战场,把心思聚焦准备打仗,潜心锻造能打胜仗本领,在强军征途上留下一串串坚实足迹。敬请关注!

精武星路:盛建忠,浙江富阳人,1974年5月出生,1992年9月入伍,特级飞行员,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5次。

盛夏,东南沿海,一场多军兵种联合演习拉开战幕。低空隐蔽突防、多弹种点穴打击……参演的“直-10”机群作为主要突击力量,一次次打出“满堂彩”。

连日劳累,现场指挥的南京军区某陆航旅旅长盛建忠看上去略显疲惫。作为特级飞行员、飞行教员、四种气象飞行指挥员、3种机型射手,盛建忠熟练驾驭9种机型,也是首批完成“直-10”各种武器系统射击考核的飞行员之一。

在军事上,人们通常把陆地称为第一空间,海洋称为第二空间,空中称为第三空间,宇宙称为第四空间。然而,距离地面300米以下的空域,地形复杂,地物阻隔,对雷达来说,搜索、发现目标存在“盲区”;于精确制导武器而言,因距离太近,没有充分的预警时间,是很难发挥作用的“防御死角”。但这里却是直升机自由翱翔的世界。因此,高出地面300米以下的空间被称为“第五空间”,也称超低空空间。

战鹰翱翔“第五空间”,需要超强的驾驭能力。2010年底,我国第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用武装直升机“直-10”在该旅列装。“直-10”到底飞到什么高度,才能发挥最大作战效能?说明书只是给了一个大概数据。看着一架架新战机,盛建忠的眼里除了欣喜,更多的是期待。

捧着说明书打不了胜仗。旅里决定向高难训练发起挑战,积极求解新战机战斗力的最大值。

谁来第一飞?时任团参谋长的盛建忠一拍胸脯:“我来!”高度低些、再低些,仰角大些、再大些。在一次次逼近战机性能极限和挑战自我身体极限中,他飞出了“直-10”的最大速度、最近攻击距离和最大攻击角度等战术指标,取得了第一手数据。

凭着这股闯劲,在一无教材、二无经验的情况下,不到3个月时间,盛建忠带领官兵研究探索出全军第一套《直-10武装直升机飞行驾驶手册》;仅用1年时间,就完成了22个课题的研练,初步形成战斗力。

去年5月,该旅到东南某海域进行海上战术训练。有些课目训练大纲里没有规定,但盛建忠认为,必须“瞄着战场飞行”。

离地,侧飞,增速。盛建忠驾驶长机呼啸而起,带领编队冲入海空。

海面上,天气说变就变。突然,海空乌云密布,风高浪急。“各机保持队形,调整速度,保持航向!”正实施超极限远海飞行的盛建忠镇定自若。

200米,100米,50米……战机距海面越来越近。

盛建忠稳稳地握住驾驶杆,缓缓驾机下降,努力寻找参照物,并向机群通报最新情况、发出指令……海上大机群超低空隐蔽突防训练实现新突破。

1个多月的时间里,盛建忠带领大家进行了海上目标攻击、岛上复杂条件起降等10多个课目训练,成功采集到战机海上最大航程、最大飞行速度、最远攻击距离等一手作战数据。

皖东某地,云雾缭绕,目标忽隐忽现。装弹,开车,武器加载。盛建忠驾驶“直-10”进入攻击区域,航炮、火箭弹、导弹轮番怒吼,一一准确命中目标。在前不久结束的一场实战化演练中,盛建忠带领官兵先后攻克了多手段临机协同与联合打击、多方式精确控制与联合保障等难题,一个个训练纪录被不断刷新。

研发的16项成果在全军陆航部队推广,创新了15种战法训法……近年来,盛建忠带领部队创造了一个个“陆航第一”。

精兵礼赞

低空“突击手”,一树之高写传奇。盛建忠,你心系未来战场,勇于担当使命,以舍我其谁的豪气精武强能,用一次次超极限飞行锤炼来之能战的空中铁骑、锻造战之必胜的陆航劲旅。(记者 倪大伟 特约记者 李 勇 通讯员 叶建军)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