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带注水大米进会场谈食品安全

分享到:

时间:昨日9时至11时35分

地点:全国人大浙江团驻地第一组会议室

人物:全国人大代表朱张金、张鸿铭、宗庆后等

声音:“今年我带了一种,在座好多想不到的,注水大米”。

镜头1

“话筒!你讲完没有!”许江站起来,伸手要朱张金的有线话筒。大家哄笑。“对不起,我要说”。

说问题,摆证据

代表照例拿实物 激辩食品安全

朱张金已经咳了两下,他用无线麦说想发言,但麦没传出声。他干脆走过去把有线话筒拉过来,等前一名代表发言后,迫不及待地开始。

朱是浙江海宁市斜桥镇华丰村党委书记,去年两会因为带了200多种问题食品到会场做实验,一度名声大噪。他这话张嘴就说:“今年我带了一种,没有像去年那么容易找,在座好多想不到的,注水大米。”

 举报:为一两分钱利润注脏水

朱快言快语解释:“水稻加工工厂70%以上是作坊,去年下半年水稻收购保护价最低是1块5,加工成大米,净成本是2块零2分到5分,一斤米利润约1-3分钱”。

这么低的利润还要注水?朱张金称,好多大食堂是以最低价招标的,限制价格未限制标准,作坊老板为了做成生意便注水,净成本是2块2分到5分,卖到食堂时可能就是1块9毛多。

怎么加水呢?朱张金解释:“一般10吨水稻加1吨水,真正到米里面去的是0 .5吨水,其他0 .5吨可能到米糠、米壳里,加的是就近河里的脏水。米含水率是19%-20%,正常米含水是14 .5%-15.5%,这样加了5个点的水,利润就是1- 2分。这样的米在夏天,放到第二天基本就坏了,稍微再加一点好米,吃的人觉得比前一天难吃,实际上是坏了。现在这种米,哪些食堂销量最大,这不用说。”

举证:搬出发霉大米实物及照片

朱张金拿出4张照片(加工作坊),2桶米(一桶注水,一桶不注水),让旁边的代表闻闻霉味。他说这是自己2月2日在零售市场,以2块钱1斤的价格买的,如果进入食堂是1块9毛7。

朱张金卖完关子,这才说出其建议:提高国内大米加工企业的水平和标准,由政府牵头,关掉一批作坊小加工企业,成立大米加工销售专业合作社,由内行人监管内行人。

“要注意,你带的(证据)是不是浙江的。”杭州市市长张鸿铭说。“不在浙江,张市长你放心”。朱强调,自己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国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协会副会长,走过很多地方”。朱说的时候,有代表笑了。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接过麦说:“去年我们有过很有趣的讨论,我觉得要把核心价值观建立好,心灵培养好,才不会发生这种事。去年黑花生今年注水米,后年天知道是什么东西,良心不能坏”。有一名来自基层的代表鼓起了掌。

反思:政府可购买服务

“话筒!你讲完没有!”许江站起来,伸手要朱的有线话筒。大家哄笑。朱说自己讲完了,但朱又以当年的牛奶加三聚氰胺来解释注水大米。“对不起,我要说”。许江拿过朱的话筒,“刚才有代表提议要对民企放开,你这边说要管起来,我想我们要在中间,就是文化、心灵”。许江字正腔圆。有人鼓掌有人笑。“精神文明要有,物质文明也要有”。好几名代表同时感慨。

“你这个注水大米真的假的,我还是有点怀疑,注水没几天就坏了”。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边笑边说。

“喂,当天送当天吃啊!吃完再掺水。”朱说。

随后,数名代表对食品安全作了反思。祐康集团董事长戴天荣认为有两个因素:无知和无奈。前者包括农药残留等标准体系是否完善,还有风险评估未建立。戴天荣建议,政府可购买服务,专门为农村合作社和农业大户服务。没有这些标准,正好让一些黑心的人钻空子。

镜头2

几名代表发言前,都会一本正经地拿起话筒咳两下———“会传到宁波去?”

引名言,讲笑话

 代表备有材料 却无照本宣科

昨日,该小组十余代表发言,即便人人都准备了材料,但鲜有人照本宣科。其中,祐康集团董事长戴天荣就引用名人名言,表达了对政府工作报告第27页建设生态文明美好家园的看法。

戴天荣说,“所谓好,物质文明上去,钱多起来了;所谓坏,大家还是有担忧,空气、水、食品安全都有问题”。接着他话锋一转,建议国家制定统一城市生态红线标准体系,有利于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不犯错。

此外,浙江团第一组会议现场的笑点还包括“说到宁波去”。由于几个小组会议均设有无线、有线话筒,一名代表担心技术问题让话筒串线到隔壁会场,在发言拿起麦时有点犹豫,“我说话会不会传到宁波去了(隔壁会场以宁波籍代表为多)”。这也引发现场哄笑。

此后,几名代表发言前,都会一本正经地拿起话筒咳两下,并望着隔壁方向———“会传到宁波去?”

 镜头3

不少代表都是提问题、说热点,“我建议国务院啊”之类的字眼,瞬间就能把记者拉回来。

  有热点,有建议

  串场记者未出门 听到料就往回走

一般在人大小组会议上,记者们习惯了串场,碰运气找“批评”多的会场。但昨日上午,有记者在浙江第一组会议现场,刚想转场的记者往往未出门又回来。因为发言的代表在几分钟的肯定与客套话之后,不少都是提问题、说热点,批评时也不少脱稿而出。“我建议国务院啊”之类的字眼,瞬间就能把记者拉回。

 “还是利益集团说了算”

例如,浙江长兴县煤山镇新川村党支书张天任称,“1999年颁发的电动车标准已经17年了,老标准远远不能满足消费者、生产者和交通管理的需要,要出台新标准,但实际变不了,问题在哪?这么一个电动自行车的标准都出不来,不是2亿人说了算,而是少数人在办公室说了算!”

张天任说:“我国新能源机制发展缓慢,十二五期间要发展到50万辆,现在两年过去,只有将近3万辆,差距很大,问题还是利益集团和少数人说了算,他们说车要怎么发展,要多少钱,下面创新主体企业就做什么车。就算民间投资积极性很高,地方政府也很想支持,消费者很想购买低速短程电动车,但国家不支持上牌。上次(两会)提了这个问题,工信部发改委说愿意搞试点,但现在没有动静。”

而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指出,“(本来)税收立法要全国人大同意,(但)现在发改委就可以开始征税。“昨天我看有个税务官员说,本来是说收20%的税,领导说收5%,马上就收5%。我认为是该掉过头来,征收税由全国人大同意,但减免税可以让地方直接做,因为地方知道哪些地方需要鼓励支持”。

宗庆后还表示,“财政报告很难看懂,问题也很多。财税制度改革要促进经济发展,必须降低税收,扩大内需。要靠投资,问题会越来越大。”

 多讲问题,少肯定

整个上午,在两个半小时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过程中,代表们讲肯定与赞同的时间居少,而把更多篇幅留给了讲问题、说反思。对政府反思最深入的是杭州市委副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王金财。他指出要做好政府绩效管理,用法治理念治理国家,政府应该拓宽参政议政的渠道,保证公民有序参与绩效管理。

“创新行政管理方式,提升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我认为十八大这句话讲得好……但很可惜政府报告中找不到这个字句,但有一段话: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坚持放管并举……”王金财直言不讳。

王金财大声说,要在廉洁、高效上做文章,始终不能离开政府绩效,绩效管理应该放到议程中。

王金财表示,政府绩效管理缺乏明确的规划要求;缺乏常态化的制度设计,工作也缺乏可持续状态;绩效管理在理念上比较落后,有的注重专项性活动,在制度设计过程中,没有像年终考核、日常管理普遍,还是零打碎敲的;大多数政府绩效都在封闭状态中,自评自查自考,公平参与度不高。

王金财结合政府工作报告提出4点建议,包括在国家层面设立绩效管理机构,加强对全国政府绩效管理的宏观指导,微观考核等。

责任编辑:李居阳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注水大米 食品安全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